第329章 誤國

先是孫令蕙,因為趙含章身邊的事情多,需要處理的公文龐雜,最後思來想去,把趙雲欣也給撥到身邊來。

跟著一起考試的考生心中頗為不平,「沒想到趙郡丞用人唯親。」

一開始他們不知道趙雲欣、孫令蕙和趙含章的關系,但錄取名單公布出來,上面不僅有名字,還有籍貫的。

而且大家一共事,家世什麼的也就知道了。

所以對能夠更親近趙含章的趙雲欣、孫令蕙很不服氣,尤其是對趙雲欣。

孫令蕙也就算了,她好歹是第一名,雖然也有人懷疑她的第一名有水分,但至少比趙雲欣強吧。

她明明是第八名,憑什麼能越過前面的六人走到趙含章身邊?

倆人在縣衙裏隱隱被孤立。

趙雲欣頗為不忿,和孫令蕙道:「郡丞明明說了,是因為我公文寫得好,這才把我調到身邊的。」

孫令蕙沒把他們話放在心上,不在意的道:「何必介意,你看郡丞,她還是女子之身做了一郡郡丞呢,難道無人非議過嗎?只要我們本事足夠強大,他們以後自會閉嘴。」

趙含章也察覺到了趙雲欣的情緒,因為她年紀小,又是族妹,所以她特意留下她說話,開導了一下,「我要是替你們說話,只怕非議更多,所以這事兒得你們自己來。」

趙含章伸手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道:「他們非議伱們,看不起你們,那你們就拿出自己的本事來給他們看,大家同在一屋檐下,同為汝南郡做事,事務總有交叉,來往的次數多了,他們自然就知道你們的才華,也就會閉嘴了。」

趙雲欣:「三姐姐,他們如此嫉賢妒能,您為何要用他們呢?」

很好,都會告狀了。

趙含章笑起來,「這世上能夠不嫉賢妒能的人可不多,我不能以聖人的品德去要求屬下。」

趙雲欣若有所思起來。

她聽進去了,打算用能力讓他們閉嘴,於是更加的勤奮努力,不僅摸索著處理好趙含章交代下來的事務,還去和汲淵常寧學習如何處理縣務。

汲淵和常寧得了趙含章的叮囑,凡是想要與他們學本事的,只要找過來,隨便使喚。

於是常寧毫不客氣的使喚找過來的人。

讓他怎麼也沒想到的是,最先找過來的會是孫令蕙和趙雲欣兩個女郎。

這讓他不由的感嘆,「女子比男子更雄心勃勃啊,我大晉男兒弱矣。」

汲淵正好在他邊上,聞言翹著嘴角道:「風氣使然,等他們被一群女子淩駕於上,自會改過來的。」

常寧順嘴一問,「若是改不過來呢?」

汲淵就冷笑,要是這都改不過來,那這天就真的該變了。

常寧一寒,不敢再問。

汲淵就似笑非笑的道:「天下如此多的男兒,自不會都是王衍之流。」

的確,當下這個時代,雖然王衍備受推崇,但朝中和民間看不慣他的人也很多,不少人都抨擊他帶壞了風氣,同時罵他只顧自身和家族,不顧國家和百姓。

王衍聽著,但依舊我行我素,你們連東海王都控製不住,光罵我有什麼用?

現在是我亂國嗎?

有本事找東海王去!

的確有人去找東海王了,一是上諫,二則是提議東海王殺了王衍之流。

像王衍這樣有才華的人,有才卻不為國效力,占著位置放任國家混亂,一心以權謀私,這樣的人不殺不足以平民憤;

之所以重點提這一點兒,是因為他們上諫東海王能夠以國為重,出兵和茍晞救豫州,最好將匈奴軍趕出並州,還北地一片安寧。

沒錯,東海王在匈奴軍退出洛陽地界,轉而攻向豫州時便停止了追擊,現在前線上打仗的有三股勢力,一是並州的劉琨並他請來的鮮卑幫手;二是茍晞;三則是豫州的何刺史並來援洛陽的援軍們。

但少了東海王的二十萬大軍,匈奴騎兵了得,何刺史便見了頹勢。

而茍晞雖然在前線抵擋匈奴大軍,卻也怕東海王趁機發難,因此留有余力。

就在這樣的情勢下,何刺史敗退入豫州,匈奴大軍跟著壓境。

援軍們一見,覺得實在是打不過,最主要的是,東海王不出兵,茍晞惜力,他們在此就是送死啊。

反正他們來是為了救洛陽,現在洛陽得救了,大家幹脆隨便找了個借口,紛紛跑了。

何刺史一夜醒來得知與他互為犄角的援軍都跑了,氣得舊傷復發,直接暈了過去。

一醒來他就拉著心腹道:「立即通曉各郡,讓他們來救,快!」

「是!」心腹雖然應下,但還是害怕,問道:「他們若是不來呢?」

何刺史臉色難看道:「我若是兵敗,豫州再無防守,匈奴軍便可揮軍南下,到時不僅豫州各郡,中原也將不復存在。」

何刺史恨恨,「東海王誤國,王衍身為司空和司徒,卻不勸誡,實在可惡。」

他眼圈通紅,猶如項上懸刀,脊背冒汗,「茍晞自以為能掌控全局,卻不知玩火會自焚,我且看著他到底能不能控製局勢,你立即回陳縣,將我家家小全都送往西平。」

心腹驚訝,「使君!」

何刺史拳頭緊握道:「援軍退去的消息一旦傳出去,軍心必定渙散,本來我們對上匈奴大軍便已膽寒,此時……」

他狠狠地閉了閉眼,道:「打仗,有時候看的就是士氣!先瞞著眾將士援軍退去的消息,快快讓各郡來援。」

他咬牙切齒道:「通曉各郡,就說我要不行了,誰來援,誰就有可能掌握我治下大軍,到時候可為一州刺史。」

心腹:……上次被圍灈陽時,您也是這麼說的。

哦,上次只是叫人私底下傳出流言,這次是要自己去明著通知,但他們真的會相信嗎?

心腹也不傻,於是提了出來,小聲道:「只怕他們念著前車之鑒,不肯再來。」

何刺史氣得牙癢癢,到底不敢放匈奴大軍南下。

劉淵的人圍了洛陽那麼久,他們卻沒有攻進洛陽,心頭早積了一懷的氣,若放他們進豫州,豫州百姓只怕要完。

何刺史內心糾結,感受到舊傷的位置一陣火辣辣的,他便咬了咬牙,轉身拿出一枚印章,放在盒子裏交給心腹,低聲道:「送去西平,給趙銘,不,給趙含章,告訴她,她若能帶援軍來救我,下一任刺史就是她!」

心腹:……可趙含章是個女的!

但再一想現在她也是郡丞了,同樣是女的,心腹伸手接過盒子,沖何刺史磕了一個頭後離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