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取中

汲淵:「……女郎不看她後面寫的公文嗎?」

趙含章瞥了一眼,不在意道:「她這是沒接觸過公文,這個不打緊,放在身邊慢慢教便是。」

「思想很重要,她能有此見識,可見是個聰慧之人,且還是同道人,可用。」趙含章頓了頓後道:「可大用!」

「世間多少名聲在外的名士且沒有她這番見識呢,」趙含章把卷子遞給傅庭涵,「你覺得呢?」

傅庭涵一目十行的掃過卷子,點頭,「的確。」

趙雲欣的公文範例就寫得極好,趙含章看到了熟悉的行文,挑了挑眉道:「雲欣這封公文寫的頗有其兄風範啊。」

汲淵就笑了笑道:「趙寬這個縣令當得不錯,灈陽現在的情況已經穩定,到底是年輕人,心思要活絡些,直接截留了不少從灈陽路過的客商,現在有很多客商在灈陽買琉璃製品和紙張,分薄了上蔡和西平的客商。」

趙含章不在意,不管是灈陽、上蔡還是西平,不都是她的地盤嗎?

三兒子也是兒子,他只要是光明正大的搶,不夠陰私手段,她這個老母親便睜只眼閉只眼,

所以趙含章道:「常寧和柴縣令要是有本事,大可以把人再搶回來。」

汲淵:「常縣令聽到這話該傷心了。」

趙含章只當沒聽見,認真的審閱起手中的文章來。

最後他們只挑選出了十二個人,不過這只是第一道關卡,說不定後面丟在竹簍裏的人表現好又能出來了呢?

下午的題目全是有關於律法的,是汲淵和趙含章從轄下各縣近半年的案子裏挑選出來的。

若考生為縣令,他們要怎樣判決。

真是……五花八門什麼答案都有啊。

有個人偌大的紙上只有幾個字,「如此惡徒,殺之!」

三個案子,三個統一的答案。

趙含章差點兒笑出眼淚來,然後在汲淵擔心的目光中將他的卷子丟在第二個竹簍裏,「此人不論後面的題目答得如何,不用!」

汲淵悄悄松了一口氣,頷首。

第二天考的是算學,這是趙含章和傅庭涵堅持加大的考試量。

傅庭涵親自出題,讓他們計算田畝,計算賦稅,計算服役的工段長度和勞役人數等。

考兩個時辰,即四個小時。

都是最簡單的題目,傅庭涵覺得,他們但凡有小學畢業證,那這些題目就都能做出來。

可是,絕大多數人都頭暈眼花,以比昨天還空白的臉走出考場。

就是一直挺自信的趙雲欣都沈默了一下,和孫令蕙道:「表姐,我年紀還小,明年應該還可以再來,但你……」

她有些擔憂,「明年你就要定親了吧?」

孫令蕙不在意,「沒事兒,今年要是考不中,過年的時候我就病一場,就不知道明年趙郡丞還會發招賢令嗎?」

趙雲欣轉了轉眼珠子道:「伱等著,我去問我兄長。」

趙寬哪裏知道,而且他人在灈陽,問他不如問範穎和陳四娘,他給妹妹回信,「你與她們二人不是素來要好嗎?她們在三妹妹面前更得寵,你與其問我,不如問她們。」

但她們是朋友,哪裏好問她們這樣的事?

還是問兄長更好點兒,自家人不必太見外。

趙雲欣沒想到自家大哥如此不中用,一邊嘀嘀咕咕的將信折起來,一邊苦惱起來,要是去問範穎姐姐,該怎麼開口呢?

正思索,趙雲英和孫令蕙啊啊叫著沖進來,沖著坐在窗下的趙雲欣大聲道:「雲欣,我們都被取中了!」

趙雲欣眼睛錚的一下亮起來,手中的信往後一丟,跳起來問道:「果真嗎?」

孫令蕙狠狠地點頭,「真的不能再真了,我親眼看到的,你我的名字都在名單上。」

趙雲欣也興奮的轉起圈圈來,最後忍不住和倆人抱著啊啊大叫,「竟然就取中了,怎麼名單下來這麼快,我以為還要好幾天呢。」

孫令蕙:「我也如此以為,但今天我和表姐去縣城酒樓用飯,便聽到底下衙役敲鑼打鼓的喊說招賢名單出來了,我和表姐便跑去看,我一眼便在公告墻上看到你的名字了,正中間便是你的名字。」

趙雲欣笑得眼睛都瞇了,「那你呢,表姐你的名字在什麼地方?」

孫令蕙眉眼彎彎,「我在你的左上。」

一旁的趙雲英道:「她是第一名,你是第八名,這一次一共取中了十六人。」

趙雲欣:……

但她只頓了一下便又和孫令蕙抱起來,高興道:「太好了,以後我們就是同僚了。」

孫令蕙便與她行揖禮:「同僚好。」

趙雲欣連忙後退一步,也沖她作揖,「同僚好。」

倆人彎著腰擡起眼看了彼此一眼,頓時笑成一團。

一旁的趙雲英羨慕不已,心中酸澀,「你們真好。」

趙雲欣遲疑了一下後道:「阿姐,不然你去和阿娘說一說,也去考官吧,以你的學識肯定也能考進的。」

趙雲英搖頭,「我已經出嫁了,便是要去考學,也應該是問夫家,而不是問阿娘。」

她情緒有些低落,「而錢家是不會答應的。」

她嘆息道:「因我先前去學堂,錢家已經很有意見,不過懾於我們家族的權勢,這才默默忍耐。我如今能留在西平,留在學堂已經很不錯了,不可得隴望蜀。」

趙雲欣哼了一聲道:「他們錢家又不缺姐姐一人操持家務,便是出來教書當官又有何不可?」

孫令蕙道:「人生短短百年,總要過得稱心,雖然出仕未必就是開心的,但那至少是你想做的事。」

趙雲英苦笑,她沒有孫令蕙如此灑脫,說要考官,當即便抄了招賢令,直接就跑來西平應考。

她悵然道:「你膽子真大啊!」

語氣中包含了她說不出來的羨慕。

而此時,王氏也正看著低頭吃面的趙含章,感嘆道:「你膽子真大啊……」

趙含章擡起頭來沖她微微一笑。

王氏沈默地看著她,她對自己的女兒很有信心的,卻沒想到她能做這麼多的大事,不僅當了郡丞,竟然還廣發招賢令,「我聽人說,現在朝廷都知道你的招賢令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