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招賢居

趙銘一直憂心趙含章會和趙仲輿鬥起來,到時候消耗的是趙氏內部,所以他一直放心不下,不僅瞞著趙仲輿趙含章的動向,族中的一些事情他也不會告訴趙含章。

趙含章的招賢令一出他就知道趙仲輿那裏瞞不住了。

他一直在等,等趙仲輿的反應。

卻沒想到趙仲輿的反應不是給到族裏,而是直接給了趙含章。

趙銘將信看完,皺著眉頭沈思,「情勢竟如此危急了嗎?」

族長都考慮南遷了。

事關宗族,趙銘不得不去找趙含章,「你怎麼看?」

趙含章知道歷史,要是洛陽城破,北地的世家貴族的確會遷徙南邊避禍求存。

但需要付出的代價不小,世家貴族尚且如此,更不要說普通百姓了。

八王之亂後五胡亂華,長江以北的漢人幾乎滅族,而匈奴、羯胡、鮮卑、羌族和氐族的普通百姓同樣傷亡慘重,趙含章目光幽深,捏緊了拳頭,「避居江南並不是上策。」

趙銘也點頭,「遷徙,尤其我們宗族上下過千人,再加上仆役佃農和部曲,幾近萬人,這麼多人遷徙太過艱難和危險。」

「而且故土難離,」趙銘嘆氣道:「不是誰都願意離開故鄉的。」

到時候便要分宗分支,留下來的人勢力弱小,怕是更難保存。

趙銘目光定在趙含章身上,鄭重道:「所以,含章你得保住汝南,保存汝南便是保存趙氏。」

趙含章眼中也燃著熊熊野心,第一次在趙銘面前明確的顯露出來,「汝南的力量還是太小,若能占據一州之力,便是匈奴大軍南下,那我們也有周旋的余地。」

趙銘知道她說的是對的,心裏卻還是不由自主的冒出一直以來的懷疑,但這一次,他沒有再出口警告她,而是道:「要徐徐圖之。」

趙含章嘴角翹了翹,應下。

她就知道,只要是為了趙氏宗族,趙銘就會退讓。

得了趙銘的支持,趙含章便開始放開手腳來做,不僅在縣衙邊上設了一個招賢居,以專門面試前來投奔的人才,還在進出西平縣城的官道上設立招兵點。

汲淵看著,便找了趙銘一起聯合認識的人開始大量購進糧食。

以前這種事趙銘是不參與的,但這次他沒有拒絕,不僅做主讓族中不少人將糧食低價賣給趙含章,還主動聯系知道的糧商和豪富,為趙含章購進了不少糧食。

當然不能說他們養兵需要糧食,而是找了個理由。

理由也是現成的,便說是為了籌集給何刺史的軍糧和糧稅。

已經出兵對戰匈奴,且已經身陷混戰中的何刺史並不知道後方有人正假借他的名義行不軌之事。

東海王指揮著大軍拼死抵抗,茍晞從後方夾擊匈奴,又有何刺史等各路援軍策應,已經打到洛陽城郭,眼見要破城的匈奴軍不得不後撤……

目前來看,形式一片大好。

只是所有人心中都不安,因為匈奴也在增兵,且兇惡非常,大有一種即便不得不撤兵也要撕下他們一口肉的架勢。

果然,他們退出洛陽,轉頭就猛攻豫州。

此時,趙含章還什麼都不知道,今天是十五,是她的招賢居第一次納才考試的日子。

因為考卷用過一次就沒用,參考人數又不多,所以趙含章決定現場抄題。

傅庭涵昨晚才把擬定好的題目交給她,她看過沒問題後便定了下來,而她和汲淵也分別出了兩道題。

汝南郡的第一次納才考試就是這麼簡陋和簡單。

時間一到,趙含章便捏著題目進入招賢居。

考生們已經在等著了。

這一次應考的有三十六人,其中有八個還是她學堂裏的學生,除了兩個少年是才學認字一年半外,其他的六個都是軍中的什長和隊主,他們之所以來參考,是因為趙含章說了,軍中去學堂裏認字的人,只要能做出三道題目,趙含章不僅會給他們記一功,還允許他們不用再去學堂。

六人當即就報名參加考試了。

至於其他人則是從各地跑來參考的才子……和佳人了。

不錯,這次參考的人中還有兩個女孩子,雖然只有兩個,趙含章也很高興,特意多關註了些。

其中一個還是她的熟人+親人,趙氏趙雲欣是也。

另一個也是她找來的,她的表姐孫令蕙,兩個小姑娘端坐在最前面,看見趙含章出來,和眾考生一起起身,恭敬的對她行禮。

趙含章點了點頭,擡手道:「免禮吧,在來前,諸位應該已經看過縣衙外的公告,對於考試的規矩都了解了吧?」

眾人應下。

「雖然你們了解了,但我還是要再說一遍,我考場的規矩很簡單,一是不準作弊,二是不準擾亂其他考生作答,三是按時交卷。」趙含章笑瞇瞇地看著他們,問道:「諸位都能做到吧?」

眾人齊聲應下,表示都可以。

趙含章這才滿意的點了一下頭,這才拿出考卷,「現在我出題,今日上午只考兩道題目。」

「一是策論,在其位,謀其政;二是,以你們的見聞寫一篇報上的公文,且要附上解決的建議。」

絕大部分人臉上一苦,好難的題目,怎麼開頭就這麼難?

趙含章將考卷懸掛起來,讓他們一擡頭就能看見,然後就坐在椅子上,撐著下巴看他們抓耳撓腮。

她以前當老師時,因為是教鋼琴的,考試都是聽學生們彈,並沒有機會「看」他們做題,而後來,她因為打架鬥毆,哦,不,是涉嫌毆打同事被調到圖書館,她就更沒有機會監考了。

現在真的能親眼監考,這種感覺還不錯呢。

趙含章目光炯炯地掃過每一個人,誰都沒敢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搞小動作。

這其實是科舉的雛形,她想要將考試取才作為常態,那還有的做呢,最主要的是,現在製度並不完善。

她現在也用不著那麼復雜的,當下肯有人來投奔她就不錯了。

趙含章不問家世,甚至還願意把才華往下壓一點兒,只要有能力進縣衙做個吏員就行。

她現在真是哪兒哪兒都缺人啊,尤其是軍中。

想到這裏,她淡淡地瞥了眼那六個軍中的大老粗,輕輕地哼了一聲,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他們要是能讀書好,將來兵法修列都看得。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