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招賢令

秋收即將結束,各地在轟轟烈烈催繳秋稅時,趙含章公告各縣各地求才。

既然已經做得這麼大,趙含章當然不會只求一二人才,她無限量的求才。

公告上說:「民生雕敝,奸宄不禁,天下有識之士莫不傷心,含章力有限,只求在這汝南郡內給百姓一片凈土,願與諸君共努力,讓百姓在此不至衣不蔽體食不果腹。」

「天下有才者,凡聞此公告,有願與含章同道的,都可往西平而來,含章在此靜等諸君。」

公告張貼而出,消息很快從汝南傳到豫州,甚至是豫州之外。

商人們來往,旅人們出行,都帶上了這個消息,有的甚至還抄了一份公告帶到外面。

酒樓飯館裏,有人眼含熱淚的看著這張被傳遞許多次的公告,喃喃道:「讓百姓衣能蔽體,食能裹腹嗎?」

旁邊一人聽到他的低語,也略微激動起來,拉著他問,「王兄可要去汝南嗎?」

王臬沈吟片刻,最後咬咬牙道:「去!」

對方立即眼睛一亮,與他道:「我與你同去!」

「好,那我們這就回去收拾行李,即刻啟程。」

「走。」

說走就走,這個時代的士人就是這麼任性,倆人回家一收包袱,和家裏說了一聲便跑了。

家人追出老遠,見追不回來人,只能無奈的放棄,不過家人們覺得他們應該過不了多久就會回家來,「那是個女郎,雖已做了郡丞,但未來能走多遠?竟然就被一求賢的公告勾去,真是任性妄為!」

王臬和好朋友謝時就這麼跑了。

這則公告還在流民苦力中流傳,但他們關註的是另一面,「那去了汝南,豈不是可以安居樂業了?」

「這世道哪有安居樂業之所?」

話是這樣說,但大家還是忍不住往汝南的方向去,甭管那裏能不能真的安居,至少上位者流露出了這個意思,那裏說不定活路就比較大呢?

也有野心勃勃的青年捏了捏拳頭,看了一下自己勉強強壯的臂膀,覺得他們或許也可去那位女郡丞那裏求個職位呢?

雖然他們不識字,但他們有力氣,敢不惜命啊,才嘛,總不能只看識字與否,沖鋒陷陣也算吧?

也有非世家貴族,但讀過書,只是無緣定品的人看到或聽到這封公告,加之汝南郡各種消息的沖撞下,他們也決定去汝南。

「觀她這兩年在汝南郡的所為,不是沽名釣譽之輩,或許可以一試。」

「聽說現在西平縣縣令就不是定品出身,而是寒門,之前是上蔡縣的縣令的幕僚。」

「那遂平和泌陽縣的縣令也不是定品出身,而是原來的縣丞,可見她取用人才並不看定品與否。」

潛臺詞是,我們都是有機會的。

寒門出仕艱難,他們有心為國效力,但苦於沒有門路。

家世不顯,在中正官定品時就被刷下來了,所以寒門出仕只能給人當幕僚開始。

有的人終其一生都難有所成,近些年比較有名的寒士就是孫秀了。

他算是最成功的寒士了,為司馬倫出謀劃策,權傾一時,可以說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廢太子,殺名臣,不該幹的全都幹了一遍,但就是那樣,他也只是幕僚,終生沒有得到一個官品。

哦,這位死得也恨慘就是了,寒門士人表示不屑於學習他。

但道理是共通的,孫秀那麼變態,未必沒有他怎麼努力也不能出仕的原因。

孫秀難道沒有才華嗎?

不,他比當下許多人都優秀,不然也不能在一片混戰中站到最頂峰,把朝廷玩弄於鼓掌之中,可他就是沒有光明正大站在朝堂上的機會。

而如今趙含章給了他們一個機會,哪怕只在汝南郡內,那也是一個天大的,難得的機會。

於是不少人相約著往汝南郡去。

趙含章巡視過所有的轄縣,帶著她的移動小朝廷回到西平,此時秋收已經結束,汲淵主持著讓各縣收足了趙含章規定出來的賦稅,連趙含章欠何刺史的那批軍糧也湊出來了。

汲淵如此能幹,趙含章感動不已。

看到越發精瘦的女郎,汲淵也很感動,倆人相執淚眼,趙含章眼含熱淚,「先生辛苦了。」

汲淵:「我不辛苦,女郎才辛苦。」

一旁的趙銘看不得他們怎麼黏糊,眉頭一皺就看向趙含章,「你這次出巡時間也太長了,竟然花費了兩個多月。」

趙含章就嘆息道:「這是無法之事,伯父不知,各縣情況都不好呀。」

趙銘瞥了她一眼後道:「你廣發招賢令,朝廷那邊應該知道了,族長應該也收到消息了。」

趙含章此時並不慫,笑了笑問:「那叔祖父可有恭賀我?」

趙仲輿有沒有恭賀趙含章不知道,但朝廷對何刺史竟然把汝南郡給一個女子掌管很有意見。

要不是此時洛陽正需要各方來救,此時一定不能善了。

而此時,洛陽自身難保,朝臣們雖有很多意見,卻不好讓這樣的小事占去精力,當務之急還是催促何刺史和茍晞出兵擊退匈奴軍。

不過,朝堂上大家沒說什麼,私底下大家卻對趙仲輿陰陽怪氣起來,「尚書令,要說厲害還是伱們趙家啊,那趙含章是趙公之孫?我怎麼記得繼承趙公爵位的是令公子?」

趙仲輿面色平淡道:「多謝誇獎,三娘在家中時便時有人稱贊,她也的確賢惠大方,何刺史看中她的才華是正常的,她若身為男兒,我大哥和祖上不知多榮耀,但女子之身也不差。」

他瞥了嘲諷他的眾朝臣一眼,似笑非笑道:「若朝廷得用,我那侄孫女又何至於為這些俗事奔波?」

還不是你們沒用,何刺史才用了他侄孫女,所以你們有啥可以嘲諷的?

趙仲輿甩袖便出宮回家。

回到家裏,他臉色一下就沈了下來。

趙濟也聽到了外面的流傳,甚至還在酒樓裏看到了抄來的公告,上面含章兩個大字寫得真真的。

所以看到父親回來,趙濟立即迎上前去,趕忙道:「阿父,西平老家似乎出事了,三娘竟做了汝南郡郡丞。」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