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能做主的人

馬老爺正是昨天和胡縣令一起喝酒吃藥的其中一個,他被嚇壞了,此時正躺在家中養病。

代表馬家來和趙含章談判的是他弟弟。

他看不過趙含章如此粗魯無禮,而且還想拿著從他們馬家別院裏抄出來的錢和他們馬家買糧食,簡直不要太過分!

所以他直接拒絕了。

趙含章挑眉,看了梁宏一眼,轉身出去。

梁宏對馬軒笑了笑,起身和趙含章出去。

馬軒見她如此無禮,不由從鼻子裏哼了一聲出來。

趙含章在院子裏停下,扭頭問道:“馬家做主的是誰?”

梁宏立即道:“是馬老爺。”

“就昨天和胡縣令一起吃藥的那個?”

“是,他叫馬昊,馬家在泌陽縣算有名的豪富,”他頓了頓後道:“在汝南郡裏自然比不上趙氏,但在泌陽縣裏的確是數一數二的,因此他們也很是傲氣。”

趙含章便擡了擡下巴道:“叫個衙役給我引路,我要去馬家,馬軒這裏你拖著。”

“啊?”

趙含章瞥了他一眼道:“馬軒既然做不得主,何必與他虛與委蛇?”

沒得浪費她的時間和精力。

還想讓她受他的氣,想的倒美。

趙含章轉身就去馬家,嗯,帶了秋武和一眾士兵。

到了馬家門外,馬家上下都緊張不已,家丁和仆役立即拿了刀劍棍棒躲在大門後面,圍墻下面,等著趙含章闖進來便動手。

趙含章擡頭看了一眼馬家的匾額,微微點頭,扭頭對秋武道:“你帶著人留在外面。”

趙含章招呼上伍二郎和聽荷,就帶著一個衙役便要進門。

秋武有些擔憂,“女郎,只你們四人進去,會不會太危險?”

趙含章道:“難道馬家還敢對我這個郡丞下手不成?”

在大門後面心驚膽戰的馬家人心中一涼,立即回過神來,他對家丁們低聲道:“快退下去!”

趙含章說得對,他們的確不敢對她下手,只要她不是要闖進馬家殺人,馬家都不想得罪死她。

現在,她才是汝南郡的主子!

馬佐擠開一個笑,從門後轉出來,推開擋住大門的家丁,連連和走上來的趙含章行禮,“拜見郡丞,郡丞能光臨寒舍,實令寒舍蓬蓽生輝呀。”

趙含章對他笑了笑,道:“我來看看馬老爺,聽說他病了?”

馬佐當然不能說他是被嚇到了,因此找了個借口道:“大哥昨日貪杯,吃醉了酒睡在外面,著了涼,好在不是特別嚴重,豈敢勞煩趙郡丞?”

趙含章道:“還是要見一見的,馬老爺可是我泌陽縣大才。”

趙含章看向門內,馬佐見了,會意,立即側身讓開,笑著請趙含章入內。

趙含章便領著一個衙役,一個跑腿的伍二郎,一個丫頭聽荷便進了馬宅,一路上遇見不少正偷偷打量她的家丁護衛。

他們手上還拿著掃帚和大剪子,有的甚至來不及把手中的木棍和刀劍藏起來,看到趙含章目光掃過來,他們有些驚慌失措的躲起來,有的躲避不及,幹脆就拿著刀蹲在地上,躲在花叢後面,心裏念著,看不見他,看不見他……

然後趙含章的目光就從他頭頂滑過,面無異色的走了過去。

家丁暗道:這是沒看見吧?

念頭才閃過,一個巴掌從天而降,直接打在他頭上,“蠢貨,還楞著幹什麼,讓你悄悄地警視,不是讓你拿著刀在她跟前晃悠!”

“管家……”

“還跟著去幹嘛,沒見她只帶了三個人進門嗎?趕緊滾蛋!”

家丁抱著刀跑了,忍不住在心裏嘀咕,讓他們悄悄在院子裏警戒的是他,讓他們滾蛋的也是他!

趙含章一路含著淺笑走到馬昊屋外,落後她半步的馬佐忍不住心中感嘆,只這份膽氣就不是一般人所有。

但馬佐也不敢把她當魯莽之人,她能以一女子之身占據汝南郡丞的位置,還能讓趙氏支持她,那就不是一個魯莽之人可以達到的。

馬昊也覺得她不是魯莽的人,但她一定是個心狠手辣,膽氣十足的人。

馬昊就怕這樣的人,而且趙含章用劍指著胡縣令的脖子,讓人把胡縣令拉下去砍頭的樣子實在太有侵略性,他沒看到她的時候腦海中都總是重復這一幕,更不要說現在看到人了。

馬昊提前一步知道她要來,已經半靠在床上坐著了,但真見到人時,他還是忍不住心口發顫,差點兒從床上滾下來跪在地上叫她郡丞。

好在他穩住了,沒有太丟臉。

趙含章站在床前,臉上帶著和煦的笑容看他,“馬老爺哪兒不舒服?可請了大夫?”

馬昊脊背一陣陣的發涼,她昨天剛當著他的面讓人把胡縣令拉下去砍了,他為什麼生病她心裏沒數嗎?

趙含章似乎真的沒數一樣,坐在床邊關心了一下他,然後嘆息道:“如今泌陽縣和馬老爺一樣染了重病,馬老爺有醫有藥,泌陽縣卻無良藥啊。”

馬昊:“……郡丞說笑了,泌陽縣在您的治理下,只會越來越康健,何來患病一說?”

趙含章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道:“我這個郡丞雖然是新任,但於診治郡縣政務上還是有信心的,我說泌陽縣生病了,那就是生病了。”

“……”馬昊微微低頭道:“趙郡丞說的是,但不知郡丞說的良藥是什麼?”

“糧食,”趙含章道:“於百姓來說,活著不外乎吃穿住行四項,而其中吃為首要,現在他們餓都要餓死了,泌陽縣失民幾乎去了一半,這個病還不夠重嗎?”

馬昊臉色幾經變化,最後在趙含章的目光下低下了頭。

直到這一刻,他才觸摸到趙含章殺胡縣令的原因,他一直以為她是為了更好的掌控泌陽縣。

畢竟,她是新官上任,又是女子,轄下各縣肯定不都是聽話的。

他垂下眼眸想了片刻,問道:“所以郡丞來找我是為了?”

“買糧食,”趙含章道:“早聽聞馬家是泌陽縣出名的豪富,家大業大,應該有不少存糧吧?”

她道:“我願意花錢與你購買糧食,以賑濟泌陽縣百姓,除了金銀銅錢外,我還能用布匹、絲線、琉璃制品和書籍紙張等付款。”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