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生機勃勃

為了刷聲望,趙含章親臨現場為大家發賑濟糧。

賑濟糧是按照裏來發的,因為路程不一,所以裏正們到達的時間也不一,這正好方便他們發賑濟糧,堵在一起的人不會很多,卻又能讓人旁觀到。

最先拿到賑濟糧的自然是城中的百姓,糧食一到,縣衙的公告一貼出去,城中各裏裏正便帶著底下的城民們去領賑濟糧了。

傅庭涵根據他們報上來的戶數和人數,以及縣衙中記錄的數據算出他們裏應該拿到的賑濟糧,趙含章便帶著高縣令一起清點出來,親自把糧食交到裏正手上。

等他們回去後裏正再按戶發下去。

趙含章一邊發賑濟糧,一邊告訴前來搬糧食的人每人應得多少賑濟糧,十二歲以下的孩子減半,這樣各家就能算出自己應得的賑濟糧。

這是防止裏正私吞賑濟糧,除此外,她還要派高縣令出去巡視,一是為了勸課農桑,二便是為了杜絕此事。

說到勸課農桑,趙含章此時就在做這樣的事。

點出賑濟糧,趙含章讓青壯們去搬糧食,她則拉著裏正和村老說話,“秋收在即,如今正是稻子灌漿的時候,豆子也剛剛要鼓起來,可不能讓人再吃青苗了。”

她嘆息道:“我一路從西平過來,看到地裏東一塊西一塊的缺了口子,心痛不已,這些糧食若再留一個月,不知能收獲多少糧食,能活多少人。”

裏正和村老深以為然,立即保證道:“郡丞放心,我們回去便勸住他們,再不讓他們割青苗。”

村老道:“也是餓得受不了,實在活不下去了,這才想著吃青苗的,但有希望,誰願意那麼糟蹋糧食呢?”

“好在郡丞心善,給了賑濟糧,有了這些糧食,我們省一省就能到秋收了。”

裏正消息卻更靈通一些,聽說灈陽那邊正在以工代賑,他便試探性的問道:“郡丞,不知我們這裏可要趁著農閑修一修水利之類的?”

趙含章道:“當下還是以農事為要,回了村裏,要讓他們到地裏去除草除蟲,如今正是多雨季節,並不好修建水利,等入冬了再說。”

趙含章頓了頓後又道:“讓他們不要太過憂心秋稅,先把秋收做好,我會和刺史上書,今年為我汝南郡減免一些賦稅的。”

此話一出,不僅裏正和村老,豎著耳朵偷聽的青壯們都眼睛一亮,紛紛放下糧食和趙含章作揖,“多謝郡丞活命之恩。”

趙含章忙伸手扶住他們,嘆息道:“這本就是含章之責,哪裏當得你們的謝呢?”

此話一出,他們更加感動,連裏正都忍不住深深地彎下腰去,“我們能得女郎做郡丞,實在是三生修來的福氣啊。”

傅庭涵核對完了一裏的賑濟糧,寫了條子交給伍二郎,擡頭看向趙含章的方向。

伍二郎眼眶紅紅的,也是一臉的感動和激動,還和傅庭涵道:“大郎君,我能追隨女郎,必定是我上輩子修了莫大的功德。”

他一開始以為傅庭涵是郎主,但現在已經被聽荷同化,也開始叫趙含章女郎,稱呼傅庭涵為大郎君。

傅庭涵面色平淡,只是看向趙含章的目光中忍不住流露出一些笑意,她還是這樣,或許有用到技巧,也包含了思量,但真誠亦不少。

她總能讓人感到她的用心。

遂平縣城熱鬧了幾天,等到最遠一裏的裏正也帶著青壯來領了賑濟糧,趙含章這才決定離開。

她和高縣令有空就下村去巡視,要安撫百姓,勸課農桑。

“如今除草和除蟲都還來得及,調動起大家的積極性來,到秋收能多得一斤糧食也是好的呀。”

高縣令應下。

趙含章前腳一走,他後腳就帶上衙役下鄉巡視去了。

百姓拿了賑濟糧,總算不再餓得走不動路,有勤奮的已經開始下地勞作,大多數人有了活勁兒,也開始計劃著是不是要下地拔幾根草,他們家田裏的草是比較多哈。

高縣令一來,他們立即動了起來,哪怕是到地裏做做樣子也好。

高縣令卻沒有看一眼就走,而是就站在田邊看,給他們鼓勁兒,“郡丞說了,今年夏稅我們遂平交得艱難,大家夥兒都辛苦了,今年秋稅,她一定和刺史上書,減去一些賦稅,這樣的話,秋收後只交一點兒賦稅,剩下的糧食全是我們的,到時候也能過好一個冬天。”

“縣君說的真的?”

“自然是真的,你們不信我,還不信郡丞嗎?”高縣令道:“她只是西平縣縣令時都能為西平減免賦稅,現在做了郡丞,自然更可以。”

大家聽了覺得有道理,於是懶散敷衍的村民們開始認真起來,交完了賦稅,這多余出來的糧食就是他們的啊。

只要不是和夏稅一樣,基本上所有的糧食都要上交,那他們還是很有動力的。

遂平縣慢慢恢復生機,大家都努力起來,想要趕在八月前把草鋤一鋤,蟲子抓一抓,以收獲更多的糧食。

遂平縣進行得很順利,趙含章直接去了泌陽縣。

泌陽縣算是汝南郡西南角最邊上的縣了,縣令姓胡,趙含章並沒有提前通知他,她一路帶著傅庭涵等人往縣城去,一路上同樣看了各村落和田地的情況。

和遂平縣大差不差,畢竟今年何刺史給汝南郡各縣的賦稅普遍偏重,但還是有點兒不一樣的。

百姓們對他們這位縣令沒多大感覺,提起這位縣令,有的人甚至連他姓什麼都不知道。

因為沒有縣令陪同,趙含章還特意找了兩個裏正談話,正巧碰上一個裏正家裏正在釀酒。

趙含章聞著空氣中散發的酒香味兒,忍不住星星眼看向這位裏正,“裏正家資頗豐啊,竟能釀造出此等美酒。”

在這個人都會餓死的村落裏釀酒,那得多有糧有錢有權啊。

裏正卻苦笑道:“女郎說笑了,釀酒費糧食,小老兒家中雖還有些資產,但這世道也不過是勉強度日而已,哪裏敢說家資頗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