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乞活

遂平縣距離西平縣不遠,因此西平的很多消息都能夠傳到遂平來,尤其是和西平相聚不遠的那幾個村莊。

他們都知道,隔壁西平去年被亂軍攻入縣城,殺了不少人,然後換了一個女縣君。

據說那位女縣君很心善,不僅給他們賑濟糧,入冬之後還以工代賑,讓他們修路修水利賺錢,他們縣內的糧價都被她壓了下來。

聽說隔壁村子有人是西平那邊嫁過來的,因此偷偷帶了人過去幹活兒,也賺了不少錢,買了不少糧食,他們今年進春就過得比他們好。

他們收到的消息晚一點兒,也沒有門路,只能羨慕的看著,但後來他們也結伴去了西平縣城。

他們去買糧食。

聽說西平的糧價要比外頭低很多。

一去,果然要低很多。

大家日子都難過,雖然羨慕西平縣人,但去年他們也損失不少,死了不少人,這種羨慕是打折扣的。

但這種羨慕在繳納夏稅後便漸漸升級到嫉妒,都是汝南郡人,憑什麼他們就要足額納稅,而隔壁的西平卻只需繳納一半?

本來他們對高縣令很有怨氣的,覺得隔壁的西平縣令還是女郎呢,她都有膽只繳納一半的賦稅,他一個大男人卻只會逼他們繳納足額的稅;

但很快,同樣和他們隔壁,且接壤更多的灈陽縣消息傳來,聽說他們郡丞給他們的賦稅又增加了一些,然後孫縣令也跟著逼他們加稅。

然後遂平縣百姓的心就平和下來了,且開始躺著裝死,算了,算了,好歹他們縣令不會再加稅,其實他們真的交不上賦稅,高縣令也不會真的把他們抓到牢裏去。

正是這種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心態讓他們躺平,但躺平並不能填飽肚子,人該餓的時候還是會餓,所以有人離開故鄉,往遠處去流浪。

他們不知道在外面能不能活,但總要試一試,留下是必死的;

有人則忍著心痛去割青苗,用還沒成熟的豆子和水稻勉強填一填肚子;

更多的人是等著,等著八月的到來,等著水稻和豆子成熟。

他們以為日子就是這樣過了,熬到秋收就好了,誰知道裏正去了一趟縣城後回來和他們說,“叫上村裏的青壯,跟我去縣衙拿賑濟的糧食。”

村民們都驚呆了,紛紛問道:“縣衙能拿得出賑濟的糧食?”

裏正就一臉高深的道:“灈陽反了……”

“我們知道,聽說打得很厲害呢,縣令都被殺了。”

裏正:“……縣令沒被殺,被殺的是郡丞。”

“殺就殺了,幹我們什麼事?”

“所以我們換了一個新郡丞,”裏正道:“新郡丞就是西平縣的女縣君,她心善,看到我們遂平百姓日子過得苦,便拿出許多錢來買了糧食,我們現在就去領賑濟糧。”

村民們驚呆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立即誇道:“女縣君是好人啊!”

“縣君啥縣君,現在是郡丞了!”

他們立即改口,“女郡丞真是好人啊!”

裏正道:“我們這位郡丞姓趙。”

村民們記下了,打算去了縣城就要好好的拜一拜這位趙郡丞。

這是一裏,還有另一裏,裏正從縣衙裏趕回來時,正好遇上村裏好幾家拖家帶口的要出去乞活兒,他連忙攔住人,“你們這是上哪兒去?”

“出去乞活兒。”

“你們家裏都種了田地……”

“所以我爹娘沒走,他們老了,走不動,我給割了一把青苗,慢慢吃,能熬幾天,熬到八月豆子或者水稻熟了就好。”他道:“我們年輕,還能走,出去乞活兒,一家子留在一起是活不了的。”

說罷就要走。

裏正忙攔住他們道:“別,縣衙有賑濟糧了,你們留下。”

他們一臉懷疑,“裏正,您別為了留下我們就說謊,我們真的活不下去了,您留我們,您養我們嗎?”

裏正沒好氣的道:“我不養伱們,自有人養你們,我們汝南郡換了一個新郡丞,是隔壁西平縣的女縣君,她給我們縣送賑濟糧食了。”

村民們一聽,轉身就走。

裏正瞪大眼,“你們幹嘛去?”

“回家!”為首的漢子沖天大喊一聲,“我們能活啦!”

一旁的人就解釋道:“我們本來打算去西平縣的,聽說西平縣那邊的女縣君心特別善,流民過去都收的。”

所以他們很羨慕西平縣的人,現在嘛,女縣君也是他們的郡丞啦,他們都是女郡丞的子民啦!

想著,村民們眼眶一紅,心中無比的酸澀和慶幸。

各裏各村的青壯都在裏正的帶領下往縣城趕,路上,裏和裏匯合,村和村碰面,大家就湊在一起交流各種似是而非的消息。

“……聽說灈陽縣特別慘,死了一縣城的人呢,女縣君帶著援軍趕到,看到那等慘狀,忍不住流下淚來,於是沖冠一怒,為百姓們殺了孫縣令,直接上書皇帝要當郡丞,皇帝就答應了。”

“是殺了孫縣令嗎,我怎麼聽說女縣君殺了郡丞?”

“郡丞是灈陽的鄉親殺的吧?”

“哎呀,甭管殺了誰,反正現在我們的郡丞換了。”

“早知道造反可以換郡丞,我們也反了。”

“別,萬一換來一個更差的怎麼辦?我們村的老瞎子說了,這還得看時運,早一步不行,晚一步也不行,而且就得灈陽的人造反才管用。”

“為啥?”

“不為啥,老天爺這麼安排的。”

因為知道趙含章當了郡丞,要發賑濟糧,往縣城趕的村民們放心了不少,不知不覺間身上閃著勃勃生機。

敏銳的裏正察覺到村民們的變化,忍不住和跟著一起的村老嘆息道:“多少年了,大家終於有了點兒活氣。”

村老眼底含淚,“這是好事兒。”

裏正也點頭,“是好事。”

遂平縣的百姓都很輕易的接受了一個女郎做郡丞,甚至歡呼雀躍,進到縣城後,直奔縣衙。

汲淵已經派人送來一批錢,還有她要的紙張、書籍和各種琉璃制品。

趙含章夾帶私貨,書籍只有《三字經》和《千字文》兩本,只是每一本都印了一千冊。

她的定價不高,至少相比其他書籍來說便宜許多,但這時代的書籍,再便宜也便宜不到哪兒去。

就這兩本書她就能換來不少糧食。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