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羞愧

“唉,早兩年病死了,便是不病死,這樣的世道,也不定什麼時候就被亂軍殺了或餓死,病死倒也不錯,沒受什麼苦。”

趙含章被紮了一心,不得不說,這個結論讓她這個汝南郡郡丞很是羞愧。

她嘆息道:“不知朝中諸公聽到這話會不會羞愧呢?”

他們羞愧不羞愧趙含章暫且不知,反正她是挺羞愧的,而且越往深處走,她越羞愧,連素來寡言的傅庭涵都忍不住道:“大晉的官員還真是酒囊飯袋啊。”

趙含章:……

高縣令:……

高縣令快哭了。

跟在他們身後的伍二郎聽見傅庭涵這樣直白的話,不住眼的去看他,星星眼。

見傅庭涵臉色沈凝,而隨行的人中竟無一人贊同他,伍二郎終於忍不住開口道:“郎主說得對,他們都是酒囊飯袋!”

為了表達自己的憤慨和唾棄,他還“啊呸”了一聲。

趙含章和高縣令:……

傅庭涵終於反應過來,扭頭看了趙含章一眼,“你自然不在其中。”

伍二郎一時不解其中意,直到他們進了遂平縣城,然後直奔縣衙,趙含章坐在了縣衙正堂上。

而一直跟在趙含章身後的高縣令則是轉頭吩咐衙役,“快去叫縣丞和主簿前來拜見趙郡丞。”

衙役應下,小跑著去請人。

伍二郎張大了嘴巴。

他們這一路經過不少村莊,對民情有了初步的了解,再看遂平縣內的各種賬冊數據,了解愈深。

趙含章都感受到遂平縣的百姓到了一個臨界點,此時只是麻木的等待著,他們有可能和以前一樣,無聲無息的渡過這個極點;也有可能和灈陽縣的百姓一樣,瞬間引爆那個點,直接就反了。

趙含章伸手揉了揉額頭,問道:“縣內的糧鋪、富戶和商戶情況如何?”

高縣令斟酌的回答道:“還算有些積蓄,但……”

他悄悄的看了一眼趙含章,小聲道:“衙門也不能征調他們的財產吧?”

趙含章掀起眼皮瞥了他一眼,“誰說我要征調他們的財產了?”

現在她連平民都收不攏,為啥要去得罪這些人?

只要他們奉公守法,那就都是她的子民,她還是很愛他們的。

很愛他們的趙含章決定和他們做生意,直接寫了一封信交給秋武,讓他找人送回西平,“讓汲先生送一批錢來,遂平縣要用。”

高縣令眼睛大亮。

趙含章就與他嘆氣道:“子繁啊,這一路走來,遂平的百姓雖困苦,但他們對你並無怨言,我便知你是好官,我能助伱的不多,希望我們一起努力,至少能讓百姓可以存活下去。”

高縣令,名盛,字子繁,他此時眼淚汪汪的回看趙含章,感動得不得了,二十多歲的青年眼淚跟不要錢一樣的往下掉,“我就知道,女郎心善,不會坐視百姓困苦,您放心,我一定竭盡全力,再不使遂平失民。”

在這個每天都產生大量流民的大晉,這個承諾算是很重的,趙含章也一臉感動的看著他,“好!我們共勉!”

一旁的傅庭涵:……

他抽了抽嘴角,移開目光,轉到一旁就看到已經呆滯的伍二郎,他幹脆走到他邊上,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走吧,先下去安置了。”

聽荷主動來領他。

在她看來,伍二郎叔侄四個都是女郎買來的下人,自然與她是一樣的。

趙含章不住在縣衙,而是住在隔了一條街的驛站,她直接把人帶到驛站,見他們身上還是之前臟兮兮的那套衣裳,便拿出兩串錢給他,“去給你們買兩身衣裳鞋襪,把自己的東西配齊了,今天洗漱幹凈,明天要到跟前聽吩咐的。”

伍二郎終於想起來問,“我,我們主子是……郡丞?”

“不錯。”

伍二郎呆呆的,“難道我竟一直看錯了,那不是女郎,竟是個郎君?”

但聽聲音也不像啊。

聽荷橫了他一眼道:“我們主子就是女郎,女郎怎麼了?”

她道:“我們家就是女郎當家,你之前沒聽說過嗎,西平縣縣君是個女郎!”

“但那是縣君……”伍二郎瞪大了眼睛,“所以我們女郎就是西平縣的縣君?”

聽荷點頭,微微擡著下巴驕矜的道:“現在已經是郡丞了。”

伍二郎捂住胸口,眼睛閃閃發亮,“早知道是她,那兩個燒餅我就不騙了。”

聽荷又忍不住橫了他一眼。

伍二郎一個激靈醒過神來,接了錢,立即拖了三個侄子侄女出去買衣服。

他沒有買貴的,但也沒有買很便宜的,而是買了還算體面的灰色麻衣,那麻比他們常穿的粗麻要好一點兒。

但他好好的挑選了鞋子,尤其是他和大壯的鞋子,他買了好鞋,“你年紀也不小,可以給主子跑腿了,需要好鞋子,二壯和三姑就隨便穿點兒就行。”

大壯一臉認同的點頭。

趙含章和傅庭涵正式入駐遂平縣,傅庭涵在戶房整理遂平縣的數據,趙含章則是在高縣令的引薦下見了縣裏的富戶、士紳和糧商。

趙含章直接和他們買糧食,有爽快的願意賣給她的,也有遲疑著不肯售出的,畢竟富戶和士紳們並不是糧商,這個世道,他們更願意把糧食抓在手裏。

趙含章就勸他們,“秋收在即,到時候你們田地裏又有產出,現下存著這些糧食又有什麼用呢?”

她笑道:“我們耕種田地,除了想要獲得食物外,便是想要用它換得其他的好東西,幾位都不是缺糧的人,已經溫飽,何不用以交換其他的東西,讓生活更自在文雅些呢?”

趙含章表示,她願意用紙張、書籍和琉璃等物品交換糧食。

這一下,富戶和士紳們沒有遲疑,點頭答應了下來。

趙含章嘴角微翹,當即就和他們確定了交易的數量。

於是各家回去準備糧食。

趙含章則是讓高縣令通知各裏裏正來縣衙開會,“等他們到了,我們確定一下每裏的賑濟糧食,可能不是很多,但應該可以讓他們渡過這段艱難的時候。”

高縣令感動不已,“下官代遂平縣百姓拜謝郡丞。”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