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可憐巴巴

趙含章站在門口,低頭看著被壓趴在地上的青年,和他努力向上看的眼睛對上,倆人大眼瞪小眼。

一個衣著還算幹凈,卻也打了好幾個補丁的中年男子沈著臉走過來,目光掃過趙含章和傅庭涵,看到他們手上牽著馬,臉色一緩,待看到門外還站著二十多個人,個個手中都牽著馬,臉上的表情便一滯。

他眼底升起些恐懼,背不自覺的下彎,躬身問道:“貴人們來此有何貴幹?”

趙含章的目光從青年臉上收回來,看向中年男子笑道:“我們要去縣城,路過這裏,因天快要黑了,所以想在村子裏借宿一晚。”

中年男子聽了遲疑一下,“我們村破敗,房屋簡陋,只怕委屈了貴人們。”

趙含章笑道:“只要有個落腳之地便好,村裏好心收留,我們豈敢挑剔?”

中年男子道:“但我們並沒有這許多房屋,女郎不如往西再走一走,下面有大村莊,或許可以留宿。”

趙含章便看向秋武。

秋武立即抓了一把銅錢給中年男子,“天色漸暗,外面野獸蛇蟲很多,還請村長通融一二。”

中年男子看著他手中的銅錢沈思,半晌還是點頭答應了下來。

他收下了錢,轉身讓家裏人給他們騰房間,眼見他們要把所有房間都騰出來,趙含章攔住了他們,表示他們夜裏只用兩間房就行。

中年男子悄悄松了一口氣,就只收拾兩間最大的房間給他們。

趙含章由著他們去忙,她好奇的在院子裏轉了轉,然後就圍著院子中間的人看。

中年男子也看出來了,他們這一行人裏似乎是這女子為主,於是跟在她身後轉悠。

見她盯著伍二郎看,中年男子便解釋道:“這是我們村才犯事的村民,押他在這兒是為了懲罰,女郎不要害怕。”

趙含章搖頭:“我不怕,我就是好奇。”

她問道:“雖然趴著不舒服,但也不多難受,不知他犯了何事,就這樣懲罰就行了嗎?”

提起伍二郎犯的事,中年男子便氣不打一處來,氣憤的道:“這小子偷割我家的青苗,這點懲罰……因為發現得及時,就這麼押著吧,下次再有這樣的事,必不會這麼算了,他最少得賠我雙倍的”

趙含章眨眨眼,問道:“這時候偷割青苗……是為了什麼?”

中年男子就嘆氣,“還能為甚,自然是為了吃,但這時候吃青苗簡直是自絕後路。”

伍生眨著眼睛去看趙含章和傅庭涵,對上他們兩個的目光,他幹脆臉頰著地,很幹脆的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趙含章看著他,瞇了瞇眼,“不知偷割的青苗地在何處?”

中年男子就指了一個方向,喋喋不休的抱怨道:“還是我小兒偶爾撞見,不然真被他割了,不知要損失去多少。”

趙含章也嘆息,“看他的年紀,家裏父母老弱,兒女又小,餓到極處,為了活著也只能吃青苗了。”

“呸,他光棍一個,哪來的兒女?也沒有父母奉養,一人吃飽全家不愁。”

趙含章和傅庭涵默默地低頭去看趴在地上的伍生。

高縣令也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他感覺受到了巨大的傷害,要知道當時伍二郎把剩下那半張燒餅收起來時他還感動的紅了眼眶。

他相信趙含章也是這樣,不然不會又送他兩張餅,結果……

趙含章默默地看了一會兒伍生後看向村長,問道:“這樣的人為何還要留在村裏?破壞財物不說,還壞了風氣,不如驅趕出村。”

趴在地上的青年一下瞪大了眼睛,頭微微揚起,不可置信的看著趙含章。

趙含章沖他輕柔的笑,青年卻生生打了一個寒顫。

中年男子也嚇了一跳,忙搖手道:“不至於,不至於,雖然他不是什麼好人,但也不是壞人,唉,就是餓壞了,世道不好,唉,怎麼說呢,唉,罷了,罷了,大郎,給他松綁,讓他回家去吧。”

正在收拾屋子的青年走出來,悶不吭聲的給伍生松綁,然後將人拉起來,丟下就不管了。

伍二郎一得了自由,立即笑嘻嘻的和中年男子道:“成叔,我以後再也不敢了,真的!”

中年男子罵道:“滾吧,以後再割青苗就沒這麼簡單了。”

他頓了頓後道:“別人家的不能割,自家的也不要割,再等一個月,現在的青苗不知能收獲多少糧食去,你這時候割青苗,不是糟蹋糧食嗎?”

伍生漫不經心的道:“那也得活到那時候啊,不然餓死了,地裏的青苗留著,還不是便宜了別人?”

他嘆氣道:“想想就憋屈,人都死了,竟然還剩下糧食沒收割,沒吃,心裏念著這事兒,下輩子都要不好過了。”

村長見他如此混不吝,氣得伸手去拍他。

伍生縮了一下,但沒躲開,讓村長拍了他一頓,他揉著肩膀嘶的一聲,“這也疼了,成叔您這是吃飽了有力氣啊。”

“滾吧。”

伍生看了眼趙含章和傅庭涵,拍拍屁股就要滾,趙含章卻叫住人道:“既然你是光棍,那就是身無牽掛了,可願跟我走?”

伍生詫異,指著自己的鼻子問,“我?女郎願意用我?”

趙含章挑眉道:“是啊,所以你可願跟隨我?”

伍生一下心動起來,不由扭頭看向村長,村長也驚訝不已,但他只沈思了一下便和伍生道:“去吧,說不定是一條活路。”

拿了五文錢卻沒走的村民見狀,鼓起勇氣上前,“貴人,您看我行嗎?我任打任罵,只要一吊錢,或者您給半袋糧食就行,我吃很少的。”

趙含章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伱有妻兒在家,豈能丟下他們離開?留在家裏種地吧,或許過不了多久會出現生機呢?”

本還有些猶豫的伍生一聽,立即跪在地上,沖著趙含章便磕頭,“小的願意追隨貴人。”

他擡起頭來,又是一臉的可憐巴巴,“貴人,之前騙了您,是小的錯,您打罰小的都認。”

村長立即扭頭看他,瞪眼,“你騙貴人啥了?”

伍生就落淚道:“騙了貴人兩個燒餅,成叔,你也知道,我家裏還有三個孩子呢,我這一走,他們也不知道還能不能活……”

趙含章和傅庭涵:……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