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共同的誌向

趙含章起身回屋,趙雲欣小碎步跟在後面,到了屋裏,青姑把早已經準備好的曲裾深衣拿出來,倆人幫著趙含章穿上。

這是一套紅色帶黑邊的曲裾,是王氏早兩年便為趙含章準備的及笄服,只要略一修改尺碼她就能穿上。

紅的像石榴籽,上面是祥雲圖案,衣領和袖子及曲邊都是黑色,趙含章束上腰帶,見身前的人停止了動作,便微微一掀眉看向對方。

趙雲欣臉色通紅,緊張地看著趙含章,“三,三姐姐真好看……”

青姑也激動不已,連連點頭道:“女郎真的好漂亮。”

趙含章便沖她微微一笑,轉身就往外走,“走吧,別讓賓客們等急了。”

雖然穿著曲裾,連腳都看不見了,但趙含章動作也不慢,但她也不顯局促,而是悠悠灑灑的往前去,端的一派風流。

傅庭涵和汲淵沒有在底下的賓客中,他們和趙二郎一起站在廊下看著,充當她的家人。

第一次看到這樣打扮的女郎,汲淵眼中不由的閃過驚艷,然後就扭頭看向傅庭涵。

傅庭涵眉目溫和,並沒有他預想的那樣失神,甚至在他看向他時,他還扭頭回看了一眼,目光清澈,明亮有神,見汲淵看他,眼中還閃過疑惑,“怎麼了?”

汲淵微微一笑道:“大郎君好定力。”

傅庭涵目露不解,汲淵已經看向場中,並示意他去看。

場中和汲淵一樣驚艷的人不少,甚至還有人失神了,都怔怔的看著趙含章。

趙含章走到敞軒裏,對坐著的賓客們含笑行禮,然後又面向趙淞行禮。

趙淞微微頷首,等她面東而坐後便凈手,為她取掉發釵,換上釵冠,高聲祝福她道:“以歲之正,以月之令,鹹加爾福。兄弟具在,以成厥德。黃耇無疆,受天之慶。”

趙含章起身,再次向趙淞行禮,然後面向賓客,微微一笑道:“笄禮到這兒就差不多了。”

眾賓客懵,怎麼就差不多了,你不得下去再換禮服來拜嗎?這才進行了一半,哦,不,是一大半。

趙含章說差不多就差不多了,她目光炯炯地盯著眾人看,“按照禮節,及笄禮自然沒有結束,甚至依據禮,在場的很多人都不應該出現在這兒,這場及笄禮也不該辦。”

眾人沈默,一時拿不定她的意思。

“我在孝期,在座的很多人都在孝期,自賈後亂政,禮儀崩壞,再難有人可以完全遵從禮而生活。”

趙含章此話一出,眾人都沈默了下來,氣氛有些凝滯。

趙含章一臉嚴肅道:“這是我不願看到的情況,古禮是為仁、義、孝、智、信而立,但到現在,秩序崩壞,百姓流離,父母兄弟分離,禮都成了笑話。”

“我們為自己找借口,說要應勢而變,但每一次應勢而變都有痛苦的事發生,”趙含章道:“去年匈奴軍南下,我們汝南郡遭難,特別是西平縣和灈陽縣,皆受損嚴重,其他各縣也被亂軍搶掠過,在座的,有幾人沒有親友在這一場混戰中死去?”

賓客們眼睛微紅,特別是範穎,眼淚一滴一滴的落下,去年的戰亂,她是在場的人中受傷最重的,比她還重的,便是全家滅門了。

“我之所以在這時候舉辦笄禮,也是想見諸位一面,”趙含章道:“在座的,不僅有各縣的縣令,還有各縣有名望的賢者,我見你們一是想通告各位,從現在開始,我是汝南郡郡丞,汝南郡轄下十個縣全部歸我管轄。”

賓客們面色稍緊,緊緊地盯著趙含章看。

趙含章也一臉嚴肅而認真的盯著他們看,擲地有聲的道:“二是想請諸位協助,協助我管理好汝南郡。”

趙含章沖他們深深地揖了一禮,沈聲道:“如今朝廷落難,各地紛亂,汝南郡貧困交加,百姓流離失所,而我們的家就在汝南,百姓落難,便是我等落難,諸位救百姓,便相當於自救。”

“我請諸位助我!”趙含章再次深深地一揖。

柴縣令都忍不住眼眶濕潤起來,忙起身回禮,但有比他更激動的人,一旁的高縣令滿眼是淚的起身沖趙含章深深一揖,大聲道:“趙郡丞不棄,我等必竭力而為,同為百姓!”

趙含章看著陌生的高縣令,激動起來,直接走下敞軒扶住他拜下的手臂,大聲道:“好,有高縣君如此,我汝南郡何愁不安呢?”

眾人也被說得心中激蕩起來,暫時忘掉了趙含章的年齡和性別,齊聲拜下,應了一聲“是”。

趙銘定定地看著這一切,他就知道,她身上自有一股魔力,總能讓人信服她,好像她說的將來就都能做到一樣。

汲淵也很激動,兩只手都緊緊地握起了拳頭。

倒是一旁的傅庭涵淡定得很,只是看著趙含章的目光帶著笑意,專註而又溫柔。

趙含章反客為主,哦,不,是由羞澀矜持的笄者變成了領頭的正賓一樣,直接在院中會客起來。

趙含章毫不掩飾自己對汝南郡的計劃,她對眾人道:“我希望將來汝南郡能固若金湯,百姓生活在其中安居樂業,我等也能夠不受戰亂之苦。”

縣令們還罷,跟著來參加及笄禮的士紳豪族們卻很懷疑,輕聲問道:“豫州若是都亂了,汝南郡又豈能獨善其身?”

趙含章嘆氣道:“所以我們才要更努力啊,至少在豫州被匈奴軍或者亂軍攻入時,我們汝南郡能夠將敵人擋在外面。”

她道:“我沒有劉越石之才,所以需要諸位的協助啊。”

“劉越石?可是並州的劉琨劉刺史?”

趙含章點頭,“正是。”

“聽說他據守晉陽,並州都被匈奴軍占了,但在晉陽勢力範圍內,劉淵的大軍寸步不能入,如今晉陽是並州唯一的樂土了。”

趙含章連連點頭,“是啊,是啊,我就想汝南郡若能和劉越石的晉陽一樣就好了,他只有一人,而我們有這麼多人,通力合作之下,未必不能讓汝南郡成為樂土啊。”

高縣令激動的道:“一定可以的,從趙郡丞管理西平便能看出您的能力,假以時日,汝南郡必和晉陽一樣,甚至勝過晉陽。”

趙含章受寵若驚,她沒記錯的話這位高縣令是遂平縣的縣令,他竟如此崇拜我,好意外,好驚喜。

趙含章笑得眉眼彎彎,樂道:“好!那我們就共同朝著這個方向努力!”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