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害怕

陳晚和項玉是自願蹲到牢裏的,雖然他們內心深處並不覺得自己做錯了,甚至重來一次,他們還是會這麼做;

但他們折服於趙含章,從律法上來說,他們錯了,所以他們自願綁縛自己到牢中。

進了大牢,他們就沒想過還能出去,所以趙含章突然出現在他們面前,他們還有些驚訝。

倆人激動的站起來,“趙縣君……”

趙含章讓獄差打開牢門,走進牢裏,看著倆人嘆氣道:“我來請兩位義士幫忙。”

陳晚和項玉對視一眼,立即抱拳道:“縣君有事盡管吩咐。”

趙含章一臉感動,“兩位不愧是義士。”

趙含章似乎一點兒也不介意他們帶人造反的事,直接就把倆人領出大牢,請人吃了一頓後就給他們派了一些士兵,讓他們帶人去巡視。

“巡視?”陳晚驚訝。

“不錯,”趙含章道:“我決定開倉放糧,賑濟百姓,但我對灈陽縣不甚熟悉,我放出去的糧食不能保證到達每一個百姓手中,也不能保證每一個需要賑濟糧的百姓能領到,所以需要兩個巡視監督的人。”

陳晚眼睛大量,更為感動,直接跪在趙含章面前道:“女郎信得過我,我願為女郎肝腦塗地。”

項玉見了,也忙跪下,“我也願意為女郎肝腦塗地。”

趙含章忙將倆人扶起來,“好,那讓我們一起為灈陽的百姓努力。”

趙含章立即讓趙駒給他們派兩隊士兵,倆人各領一隊,現在就去監督。

“我已經下令讓人清點庫房裏的糧食,你們就從源頭開始監督。”

糧庫那邊還在清點和篩檢摻了泥沙的糧食,倒是縣衙庫房裏的糧食沒質量問題,只是數目上有偏差。

所以這邊的糧食可以直接放出去。

縣丞幾次欲言又止,等陳晚和項玉真的領著人去庫房那邊監督了,他終於忍不住道:“趙縣君,您現在開倉放糧,那給刺史府的賦稅怎麼辦?”

他道:“這些可都是準備給刺史府的賦稅,孫縣令現在不在……”

趙含章問:“你覺得孫縣令還能回灈陽縣繼續當縣令嗎?”

縣丞就不說話了。

說心裏話,他覺得很難了。

趙含章道:“放心吧,你只是縣丞,賦稅的事該下一任縣令頭疼的,我們就不要管了。”

“當務之急是安撫好百姓,我可不想他們再亂一次。”她道:“說實在話,百姓暴動一次的損失是不是在這些賦稅之上?”

縣丞默默地點頭。

“所以,如果灈陽縣還能承受得住一次暴動,那就一定可以承受得住失去這些賦稅的後果。”

話不是這麼說的,灈陽縣是承受得住,但縣衙承受不住啊。

趙含章卻已經下定決心,在傅庭涵將那些數據遞給她時,她就已經做了決定。

雖然很不想得罪何刺史,但如果代價是把懸在灈陽百姓背脊上的大山朝他們砸下去,那她選擇得罪何刺史。

何刺史還不值得她朝無辜的百姓下手,應該說,這世上沒有任何人值得她那麼做,包括她自身。

她沒有那麼重要,也沒有那個膽氣,可以違背良心去做那樣的事。

她素來果決,既已決定的事,那就不會再更改。

縣丞也只是勸一勸,不敢太強硬,畢竟主簿的屍身剛涼呢。

趙含章垂下眼眸想了想後道:“派人去主簿家裏走一遭,從糧庫裏貪墨去的糧食應該還回來了,百姓們還等著賑濟呢。”

縣丞打探道:“是……抄家?”

“不,讓他們自家人清點後還回來。”

縣丞松了一口氣,忙派人去主簿家裏通知。

主簿家裏正一片哀戚,趙含章今天一早才允許主簿家裏的人去糧庫收屍。

因為趙含章公布了主簿的罪責,主簿家裏沒人敢有怨言,只是悲傷,如今看見縣丞帶著衙役前來,更是悲戚和惶恐。

縣丞直接找了主簿的爹說話。

“還糧?這,這讓我們上哪兒找糧食還回去?”

“他是怎麼從糧庫裏貪出來的,那就要怎麼還回去,世叔,這已經是趙縣君網開一面了,”縣丞道:“本來這樣的事應該抄沒家產的……”

主簿爹立即不說話了。

縣丞低聲道:“若是以前,貪墨糧食夠不上這樣的大罪,可您看這一次死了多少人,百姓因此暴動,怕是連洛陽都知道了。”

“別說主簿,就是孫縣令,只怕也不能善了……”

主簿爹愁容滿面,最後道:“糧食沒有多少了,都換成了錢,還請縣丞幫忙探問一下,能否用錢來抵?”

“您怎麼這麼糊塗,有錢還怕買不到糧食嗎?”縣丞道:“趙縣君說了要糧,那就是要糧,您給她送錢去,她若誤會了,遭罪的不還是你們嗎?”

主簿爹一聽,咬咬牙應下了,然後從家中拿出錢來去買糧食。

但現在灈陽縣最難買的就是糧食了。

趙含章還未來得及控制糧價,這兩天糧鋪也不開張,主簿爹私底下找人買糧,因為前兩日暴動的恐慌,那糧價直接飆到了天上。

主簿爹:……

而趙含章這會兒剛有空管理到這點兒,她下令道:“讓縣城各商鋪照常開業,物價和往年同時間相差不得超過百分之五,若有違反,一律按照哄擡物價,擾亂朝政來處理。”

這樣的規定對於一向自由的市場來說是很嚴格的,但縣丞同樣沒敢說不,亂世用重典,富人們都還被關在糧庫裏清點糧食呢,沒人敢在這時候挑戰趙含章的耐心。

縣丞應下後遲疑了一下,還是問道:“糧庫那邊,各位老爺問,他們能否回家了?”

趙含章就垂眸思考,不語。

縣丞額頭冒著冷汗道:“他們說已經清點過所有的糧食,摻了沙石的糧食也被篩檢出來了,關老爺說,糧庫的數目對不上,他們關家願意為灈陽縣填補一些虧空。”

趙含章嘴角輕挑,問道:“他補多少?”

見趙含章肯搭腔了,縣丞悄悄松了一口氣,小聲道:“他願意補一百石。”

趙含章沒言語。

縣丞咽了咽口水,小聲問道:“趙縣君覺得多少合適?”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