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孫太太

孫太太離開,趕忙回到後院,將長子叫到跟前道:“縣中的情況不對,我竟不能到前衙去了,你快想辦法出去,往陳縣去找你父親,若是找不到,就與何刺史求救。”

孫泰和不解,“混亂不是平定了嗎,外面都安靜了。”

孫太太焦急的在屋內轉圈,最後小聲道:“怕只怕這位趙縣君意在奪取灈陽,亂民的亂是平了,但我們孫家的亂沒平。”

“阿娘,定是你想多了,阿父是朝廷任命的官員,灈陽也不是小地方,怎能說奪取就被奪取?”

“連亂民都能闖進太守府裏殺人,這世上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我們有備無患,你悄悄帶著人快離開,”孫太太道:“她要真心幫你父親,平定亂勢後為何不請我們相見,也不讓我到前院去?”

這於理不合。

孫泰和找不到反駁的話來,只能答應。

趙含章的確沒想起孫縣令的妻兒,按理,她是應該給人家的妻兒一個交代的,但她已經打算把孫縣令排擠出灈陽,自然想不起來他的妻兒。

汲淵也忙得很,只讓人好好保護孫縣令的家人,過後就忘了。

更不要說傅庭涵了,他根本就想不起來這事兒,最後還是趙二郎把往外跑的孫泰和給拎回來,趙含章才想起來,哦,後院住著孫縣令的家眷呢。

趙含章和傅庭涵一天一夜沒睡,從事的又是腦力勞動,這一躺下就有點兒起不來,最後還是院子裏的嘈雜聲把倆人吵醒的。

趙含章一臉呆滯的坐起來,聽了一會兒外面的吵鬧聲,大約明白了是什麼事才穿了鞋子出去,路過屏風時往裏看了一眼,正對上傅庭涵呆滯的目光,她就道:“你繼續睡吧,我去處理。”

傅庭涵楞楞的點頭,倒下去繼續睡。

孫泰和比趙二郎還小一點兒,只有十一二歲的模樣,最主要的是,他不僅人才十一二歲,樣子也像是十一二歲。

和才十三歲,卻已經人高馬大的趙二郎不一樣,所以他被趙二郎抓住,在他手底下撲騰時,看上去就跟他正在被趙二郎欺負一樣。

其實也差不多。

看到姐姐,趙二郎立即把孫泰和往她跟前一放,大聲道:“阿姐,這人鬼鬼祟祟的往外跑,說不定是惡人,我一下就把他抓住了。”

孫泰和大叫道:“都說了我是孫縣令之子,不是壞人,你快放開我!”

趙含章就問四下偷偷瞄過來的吏員,“這是孫縣令之子嗎?”

立即有吏員出來道:“是縣君家的小郎君。”

趙含章這才讓趙二郎把人放開,她上前把孫泰和拉到身前,上下打量了一通後問:“你跑什麼?”

孫泰和臉色通紅,在趙含章的目光下幾欲滴血,他梗著脖子問,“難道我孫家是犯人嗎,不能出門?”

“當然可以,”趙含章溫和的道:“只是外面亂勢雖平,卻並不是十分安全,你們出去還是十分危險。”

孫泰和沒想到她這麼好說話,頓了一下才懷疑的看向她,“所以你不是在拘禁我們?”

趙含章一臉莫名,“我好端端的拘禁你們做什麼?”

孫泰和頓了一下後道:“我母親想來縣衙,但被攔住了。”

趙含章就笑道:“才經歷混亂,縣衙還有些亂,所以不讓人隨意走動,孫太太要來,派個下人過來說一聲,我親自去接便是。”

孫泰和見她不似說假,她態度又好,提著的一顆心便放下。

他悄悄松了一口氣,當即就透了底,“阿父不在家,我們心中擔憂,所以想要去陳縣找阿父。”

趙含章立即道:“這有何難,我這就可以派人護送你們一家去陳縣。”

她嘆氣道:“這是我思慮不周,你們是一家人,互相擔憂是正常的。”

趙含章立即讓趙駒去準備人馬,然後領著孫泰和親自去後院見孫太太。

正在悄悄打包包袱,打算見勢不對就悄悄帶著兒女跑路的孫太太看見前腳才送走的長子和一個年輕女郎走進來,她手裏的包袱差點兒丟出去。

不過她很快穩住,對著趙含章重新揚起笑容,上前行禮,“女郎便是前來相助的趙縣君吧?”

見趙含章點頭,她便一拜到底,一臉感激道:“多謝趙縣君仗義相救。”

趙含章忙扶住她道:“孫太太客氣了,西平和灈陽是鄰居,這本也是我等該做之事。”

“說起來是我等的疏忽,昨晚匆匆送走孫縣令,應該過來見一見嫂夫人的,只是縣衙中的事情忙亂,一直抽不出時間來,讓嫂夫人擔憂了。”

她笑看孫泰和一眼,和孫太太道:“賢侄說嫂夫人想要去陳縣找孫縣令,我已經讓人下去準備車馬,嫂夫人可以立即啟程的。”

“孫縣令是昨晚離開的,雖然比你們先行,但走的是夜路,你們加快速度,說不定能在半路追上。”

孫太太張大了嘴巴,都來不及想跟她長子差不多大的趙含章與她平輩的事,心裏開始快速的權衡起來,她這一走是弊是利。

她覺得走了更安全,但也怕走了是給孫縣令添麻煩。。

她總覺得趙含章的目的不單純,至少不是單純的幫助灈陽和他們。

孫太太不由看向長子。

孫泰和也眼巴巴的看著他娘,見她看過來就立即道:“阿娘,我們去找阿父吧。”

看著和趙含章相差不大的兒子滿眼信任的看著她,孫太太卻並不覺得多高興,內心深處甚至產生了一種倦怠,她木木的扭頭去看趙含章。

趙含章嘴角含著笑容,見她看過來便友好的沖她點頭,還讓她自己選擇,“嫂夫人要是怕和孫縣令錯過,那不如在灈陽等候,現在灈陽縣雖還有些混亂,但大體是安全的,而且我也會保護嫂夫人的。”

孫太太扯了扯嘴角,垂眸思考片刻後道:“那就麻煩趙縣君了,我們一家就在這裏等郎君回來。”

趙含章點頭應了一聲“好”,起身告辭,“前面縣衙還有些事,嫂夫人若需要點兒什麼,可以讓下人通過小門去找前面一個叫聽荷的丫頭,她是我的人,她會為嫂夫人準備好東西的。”

孫太太扯了扯嘴角應道:“好。”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