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詐

陳晚很怕她在詐他,但目光掃過她身後的將士,還是默默地和秋武走了。

他一走,趙含章便讓人把收繳的武器都丟在一旁,然後沖等待被抓起來的百姓們道:“我知道,你們怕孫縣令秋後算賬,我也怕他在,我不能實現對你們的承諾,所以還請大家助我一臂之力。”

當即有人問:“你是不是讓我們沖進去殺了孫縣令?”

“但伱收了我們的刀棍,我們沖進去豈不是送死?”

趙含章擡手壓住他們的聲音,“小點兒聲,這兒離縣衙的圍墻不遠,再叫下去就叫人聽見了。”

大家這才收聲些。

趙含章道:“不用你們沖進去,就待在這兒鼓噪就行,多叫囔幾聲,比如什麼殺了狗官啊,隨便你們喊什麼都行。”

“你們該不會想趁此機會誣陷我們,然後殺了我們吧?”

趙含章一激動,立即指著人群問道:“這話誰說的?”

眾人一靜,動了動身子,都不敢說話,也把說話的人遮起來了。

“這是人才啊,”趙含章目光炯炯的從發出聲音的人群裏掃過,“快出來我見見,這樣的人才散在田野中太可惜了。”

也不知道她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但躲在人群之中的人還是分開眾人走出了出來,富貴險中求,萬一趙含章真覺得他是人才呢?

一個臉色暗黃的青年,瘦削病弱的青年走了出來。

趙含章上下打量他,笑問,“你叫什麼名字?”

“小的項玉。”

“好名字,這些人就先交由你帶著,你就帶著他們鼓噪,我們會沖進縣衙裏救出孫縣令,然後送他離開,你們就在這一條街上大喊大叫就行,不得動手,不得損害財物知道嗎?”

項玉沒想到她一上來就布置任務,竟然就真的這麼信任他,一時間楞楞的。

“怎麼,你辦不到?”

項玉一激靈,立即道:“小的可以!”

趙含章這才矜傲的點了點頭,“那就開始吧。”

項玉試探性的舉手喊了一聲,“殺了狗官!”

亂民們面面相覷,頓了好一會兒才稀稀落落的喊起來,“殺了狗官……”

趙含章也不介意,看向汲淵。

汲淵立即大聲道:“談判已破,談無可談,我們沖進去將孫縣令救出來!”

喊罷,他帶著一撥人便越過這些亂民直沖縣衙大門而去。

亂民們剛交了武器,一時不敢阻攔,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他過去了。

項玉突然有種荒誕感,這要是趙含章的誘降之計,他們必定死無葬身之地。

好在這不是誘降,趙含章很守信用,只是汲淵帶了二三十人沖上去,她和剩下的士兵都還站著。

汲淵沒有任何阻礙的沖到縣衙門口,砰砰的敲起門來,沖裏面的人喊道:“還不快開門,西平縣援軍到——”

縣衙裏的人沒動,剛才他們就聽到外面動靜不太對,雖然聽不太真確,但外面那些亂民的反應也不對勁,萬一是詐呢?

汲淵見他們不開門,頓時大怒,一邊讓人砸門一邊喊道:“把你們將軍招來,我是西平縣縣君身邊的汲淵,去年灈陽城解困之戰我也來了,他必定認得我,我們縣君也在……”

喊罷回頭看向趙含章。

趙含章立即招呼眾人,“快喊起來,快喊起來。”

大家就下意識的看向項玉。

項玉咬咬牙,振臂一呼,“殺了狗官——”

大家就跟著大喊,“殺了狗官!”

聲音響徹縣城,也驚動了躲在縣衙深處的孫縣令,他急得團團轉,急忙問丁參將,“那些亂民怎麼又鼓噪起來了?”

正好有士兵來報,“將軍,縣君,外面說是西平縣的援軍到了,正和亂民們打呢,我們要不要放他們進來?”

孫縣令一驚,連忙問道:“有多少人?”

“還不知道,但說是西平縣的縣令也來了,還有個叫汲淵的。”

“趙三娘!領頭的是不是個女郎?汲淵我知道,趙三娘身邊的親信,曾經可是趙公的幕僚呢。”孫縣令激動的道:“快放他們進來。”

士兵看向丁參將。

丁參將也知道趙含章,去年灈陽解圍,他還在城墻上看她鬥將了呢,於是微微點頭,叮囑道:“讓弓箭手準備,不許亂民靠近縣衙,更不許他們進來。”

“是。”

“丁參將,你不是說我們的弓箭沒有多少了嗎?”

“所以要省著點兒用,問問汲淵趙縣君帶了多少人來。”

汲淵等二十多人被放進縣衙,外面亂民們的喊聲震天,好在沒有攻進縣衙,此時天已經徹底黑了,趴在圍墻上往遠處看,只見遠處擠了一堆人,聲音嘈雜而浩大,不知道是不是躲起來了。

而縣城其他處還偶見火光,看樣子情況也不太好。

汲淵一進縣衙便直沖孫縣令去。

孫縣令和丁參將都見過汲淵,因此一照面就認出來了,孫縣令急忙問,“汲先生,趙縣君呢?”

丁參將則問,“趙縣君帶了多少人來?”

汲淵滿頭大汗道:“來不及多說了,孫縣君,我們女郎調虎離山,在前面擋住了那些亂民,還讓人把後門圍著的亂民引開了,我們這就快出城吧。”

“出城?”孫縣令驚疑不定,“為何要出城?我,我怎能棄城而逃?”

“但城中全亂了呀,我們進城的時候,全縣的百姓都出動了,正在大肆搜刮富戶家中財產呢,不然您以為縣衙外頭圍著的人這麼少?”汲淵道:“縣君得趕緊出城,或是去臨縣,或是去陳縣搬救兵,不然不僅孫縣令,連我們女郎都有可能陷在這裏的。”

丁參將一個勁兒的問道:“趙縣君帶了多少人來?我這兒有兩百多人呢,都是經歷過訓練的好手,我們來個裏應外合……”

“一城的百姓有多少個您問一問孫縣令就知道了,”汲淵道:“他們執意要反,我們這點人哪裏能攔得住?”

孫縣令連連點頭,“對,攔不住!”

“所以快走吧,孫縣令,您帶上家小,汲某送您出城。”

孫縣令就遲疑的看向丁參將,怕他阻攔。

丁參將低頭沈思片刻後道:“縣君去搬救兵吧,我們在此堅守縣衙等候。”

孫縣令立即點頭,“丁參將放心,我一定能找來救兵。”

孫縣令就和汲淵往外走,為了取信丁參將,他選擇一個家人都不帶,留他們在縣衙裏做人質。

汲淵:……

不過他也不在意,當即就護送孫縣令往外走。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