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出兵

趙含章將圖卷起來,對依依不舍的十一叔祖道:“十一叔祖放心,我很快就又拿回來了,到時候您繼續畫。”

十一叔祖不解,“你拿這圖要去幹什麼?”

打灈陽的事可以告訴趙銘,卻不能告訴塢堡裏的其他人,趙含章隨便找了個借口,“庭涵想要檢查一下已經畫好的山川地理是不是正確的,以免一項出錯,後面都出錯。”

十一叔祖被說服了,點了點頭道:“拿去吧,不過你讓未來姑爺不要太緊張,都是一家人,要查漏補缺,大可以來塢堡裏來嘛,幹嘛非得把圖要走?”

十一叔祖絮絮叨叨念了好久,趙含章抱著圖趕忙跑了。

有了圖,趙含章他們這一路走得就更有信心了,傅庭涵坐在車上將地圖背下來,他微微閉上眼睛將圖在腦海中回憶了一遍,再睜開眼睛核對,發現沒有錯誤以後就把圖卷起來放在一邊,只閉上眼將圖上的山川道路和城池回憶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再也不會忘記。

趙含章騎著馬走在最前面,邊上便跟著灈陽縣的小吏,見趙含章說出兵就出兵,還帶了這麼多人,很是感動,“趙縣君,待救出我們縣君,以後您但有所請,我們定竭盡全力。”

趙含章對他笑了笑,頷首道:“好說,好說。”

他們急行到達灈陽,趙含章沒有立即發動攻擊,而是駐紮在城外,然後讓斥候前去打探消息。

這已經是她第二次帶兵來灈陽了,一回生二回熟,上次他們來的時候,她可逛了不少地方。

這一次他們面對的對手是一群沒有組織力,比較混亂,也未曾經過訓練的亂民,比上次的匈奴軍好對付多了。

他們占領了縣城的大半部分,卻連城門都沒幾個人守,斥候很快回報,“城門處只有十來個士兵,城樓上人也很少,大約二十人左右,城門是打開的。”

趙含章問:“城門空嗎?”

“不空,很多衣衫襤褸的百姓正往裏湧,說是城裏有糧食,裏面的大戶隨便搶。”

趙含章眉頭一跳,想了想後道:“讓人休息片刻,等城門處的人少一些後我們即刻沖進去。”

汲淵嚇了一跳,忙表示反對,“直接沖?女郎,這也太危險了,萬一城中有埋伏……”

趙含章道:“城中若有埋伏,那些普通百姓不會那麼義無返顧的往裏擠。”

她頓了頓後道:“不過先生要是擔心,倒是可以讓人先混進去查探,關鍵時候還能裏應外合。”

混進去的人在她的軍隊裏可太好找了。

因為有一半的部曲是難民出身,他們太知道這時候湧入城裏的亂民心思,也知道要怎麼表現得更像一些,只要回想八九個月前發生的事就好。

所以很快便選出幾十個人來,他們想辦法弄來了幾十套臟兮兮的衣服,換上以後把臉一抹,頭發一散,便三兩個互相攙扶著悄悄混入亂民中。

城門口竟然有檢查的人,但檢查的人很粗心,只是隨手抓著人問是哪裏人,只要口音不出錯就都給進。

他們很快混進去,跟著人群往裏走了一段後就窩在巷子裏不動了。

他們觀察了許久,沒發現有埋伏,便道:“我出去告訴縣君。”

夥伴忙一把拉住他,“你傻呀,怎麼出?”

“這會兒只有進城的人,有誰出城?你這時候出城不是表明了自己有問題嗎?”

“那怎麼辦?”

“等著,縣君給了我們信號彈,說有埋伏才點火發射,既然沒有問題,那我們就不點,這不就好了?”

趙含章一直在外面等著,見夜幕開始降臨,而縣城裏依舊什麼動靜也沒有。

湧進城裏的人減少了,趙含章翹起嘴角轉身回去,和趙駒道:“我來沖鋒,千裏叔壓陣。”

趙駒應下。

趙二郎立即擠上前,“阿姐,我呢,我呢?”

趙含章笑道:“你與我一起。”

她叮囑道:“不要亂殺百姓,除非有人先動手,不然都以震懾為主。”

趙二郎應下。

於是趙含章上馬,趙二郎和傅庭涵一左一右騎著馬在她身側,身後則跟著秋武等騎兵護衛。

趙駒帶著人在後面掠陣。

趙含章一踢馬肚子,率先朝著城門口沖去。

城樓上的人率先發現他們,立即手忙腳亂的敲打鑼鼓,下面的人聽到不是關城門,而是下意識的擡頭看向城樓。

城樓上的人大氣,沖著下面就大聲吼道:“敵軍來襲,快關城門,快關城門啊……”

守著城門的那十幾個人這才手忙腳亂的要關成門,正排隊進城的百姓一看,立即哄的一下往裏擠,城門本就重,這下更關不起來了,騎兵快速靠近……

趙含章右手執長槍,左手韁繩,最先一步沖到城門口,她用槍身將擋在前面的人掃開,大聲吼道:“西平縣援軍至,所有亂民繳械不殺,爾等還不快退下……”

手無縛雞之力的百姓四散逃開,趙含章並沒有去抓他們,連守城門的那十來個人也是掃到一邊,並未傷及性命,她帶頭沖入縣城,道:“接管城門!”

跟在後面沖殺進來的步兵迅速接管城門和城樓,他們有條不紊的把守要點,從這一刻起,誰都不能再輕易進出城門。

提前進來的人立即從街道裏跳出來指路,“縣君,縣君,亂民們正在搶掠城中的大戶呢。”

趙含章問:“縣衙那邊情況怎麼樣?”

“還在圍著呢,孫縣令把所有的衙役和駐軍都招到了縣衙,他們還有許多箭,所以亂民攻不進去。”

還算聰明。

趙含章想了想,招來趙二郎,“你去救人,註意分寸,不要亂殺百姓,我們的目的是招安,告訴他們,只要肯放下武器,朝廷既往不咎?”

趙二郎狠狠地點頭應下,也不管他姐姐能不能代替朝廷。

趙含章看向傅庭涵,微微點頭道:“二郎就托付給你了。”

傅庭涵應下,“你小心點兒。”

趙含章笑了笑,和汲淵往縣衙去。

圍著縣衙的亂民不少,看到有朝廷的援軍到,一時慌得不行,有的人根本不聽指令,害怕之下,舉起手中的刀就哇哇大叫著沖趙含章殺過來。

趙含章根本沒讓他靠近,直接揚起馬蹄踢了他一腳,然後不等眾人反應,她跳下馬一把將倒地的他拎起來,目光沈沈的對上圍上來的百姓道:“罪魁郡丞已死,繼續下去可就是犯了大錯,你們還要繼續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