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說服

雖然趙寬當時不在,但作為趙含章止嬰兒啼哭而在塢堡裏廣為流傳的事跡之一,他可是沒少聽當時在現場的族人轉述。

聽說當時除了五叔祖和銘叔父訓斥阻止了七叔祖外,其他人都是沈默的。

而趙含章一把將七叔祖按在了棺材上,拉著他要一起殉葬,這才阻止了這場鬧劇。

趙東臉色尷尬,橫了他一眼,雖然很不甘願,但還是認真的思索起來。

他內心深處並不想答應,說不上來是什麼原因,就覺得很別扭,他的女兒怎麼能出去拋頭露面的工作呢?

趙寬道:“阿父,教書是一件很體面的事,您不必擔心丟臉,何況還有我呢,我同在學堂裏,會好好照顧妹妹們的。”

東伯母憋了一晚上,終於忍不住小聲的道:“你就答應了吧,你看弟妹,現在族中上下誰敢給她臉色看?就是從來不喜她的五叔都會她和緩了許多,難道這一切是因為已經仙逝的大伯嗎?還是因為二郎?”

“都不是,而是因為三娘啊,”她小聲道:“我女兒若是能和三娘一樣大有出息,那我也能享受到榮光了。”

趙東這才默認下來。

見他不再啃聲反對,東伯母便知道這事成了,忙推了一把兒子。

趙寬就笑道:“我明日就帶兩個妹妹去縣城。”

東伯母大松一口氣,笑吟吟的道:“你照看好他們。”

趙東卻問道:“伱和範穎的親事呢?”

這事想讓他以一換一呢。

趙寬無奈道:“阿父,此事只是您一廂情願,範穎答不答應還不一定呢。”

“你不用管她答不答應,你就說你答不答應吧?”

趙寬思索片刻後道:“阿父若能求到,兒子自然無有不應的。”

範穎絕對不會答應,範家重孝,範穎要為父母家人守孝,至少兩年半內不會說親。

趙東卻有自己的打算,他讓妻子去找王氏,想要王氏請趙含章出面說這門親事。

王氏都沒告訴趙含章,直接就拒絕了,她道:“三娘還小呢,她自己就是個未婚的小姑娘,哪裏能去做媒婆這樣的事?”

東伯母:……

她沒想過是這樣的理由,還要再說,王氏突然收了臉上的笑容,肅穆道:“這話也就是你和我說,要是別人,我必定一茶缸砸到他臉上去。”

東伯母一楞。

王氏道:“我不比你們讀過許多書,但基本的禮節還是知道的,範家重孝,這時候上門去提親,不是在戳範女郎的脊梁骨嗎?三娘也在守孝,誰要是敢這時候上門來提親,我必把人打出去的。”

“範家皆沒了,但我們卻不能欺負人家孤兒弱女,”王氏低聲道:“以後這樣的話嫂子不要再提了。”

東伯母尷尬的道:“我們也知道,也不是立刻就要定親,只是想請三娘幫著提一句,她若有意,也好在這兩年和寬兒接觸一二。”

王氏依舊拒絕,“這不符合禮節。”

東伯母只能失望而歸。

轉過頭王氏就和趙含章吐槽,“我又不傻,你是範穎的上官,她又將你視為救命恩人,唯命是從,你提了這事,她能不答應?”

“但她答應了,心裏未必不介意,”王氏道:“她是你的屬下,和屬下有嫌隙,萬一將來她不夠盡心怎麼辦?我們不做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

“當然了,要是她也有意另算。”

趙含章想到現在一心撲在工作上的範穎,搖頭道:“她還在守孝呢,年紀也不大,等出孝再說。”

“我也是這樣想的。”王氏給她夾各種好吃的,問道:“怎麼今日還是只有你回來,庭涵呢?”

趙含章:“他忙著呢,過兩天我再帶他回來吃飯。”

趙含章其實也忙,但她今天特地回來是為了請趙銘出面照看一下縣衙,她得去上蔡一趟。

“阿娘,雲英姐和雲欣妹妹已經進學堂了,您最近多在人前誇一誇她們,多羨慕一下東伯母。”

王氏問:“你還看上誰家的小娘子了?”

“所有識字,有本事的小娘子,”趙含章道:“學堂裏缺人呢,不僅缺識字的人,還缺會紡織刺繡的人,不過族裏的叔伯們肯定不答應姐妹們去給我做工匠師父,唉,只能在教書上用力了。”

王氏若有所思起來。

紡織這種事情,大晉大部分女子都會,尤其是家境略好一些的,家家都有織機的。

趙家也一樣,王氏雖仆役不少,但也是要親自織布裁剪做衣裳的。

趙含章和趙二郎貼身的衣物基本上都是用她織的布,她親自裁剪做出來的。

還有不少衣物都是,她自覺自己的紡織技術還行,但……

她欲言又止。

她既想為女兒分擔一些,又不太想拋頭露面的去做這樣的事,心裏多少有些膽怯的。

趙含章對人的情緒很敏感,見她面色有異便問道:“怎麼了?”

王氏這才道:“我倒是會紡織……”

趙含章眼睛一亮,立即問道:“阿娘,你要去學堂幫我嗎?”

見她這樣高興,王氏便下定了決心,道:“要是有人想和我學,我倒是可以教一教,不會藏私的。”

趙含章立即握著她的手道:“好,待我從上蔡回來,我親自奉母上大人去學堂。”

“又調皮,”王氏心裏也放開了些,一邊給她夾菜一邊問,“你去上蔡做什麼?”

趙含章嘿嘿笑,“我去看看柴縣令,開春了,不知道他可好嗎?”

柴縣令很不好!

過完除夕,連日的艷陽高照,雖然還是很冷,但野外的雪開始化了。

貓冬的百姓陸續走出家門,準備春耕的事宜,當然,此時大家都還是懶洋洋的,能做的活兒不多,準備糧種是第一件。

於是有人把去年留存的種子拿出來挑選,想要挑選出更好的種子來,柴縣令也要想著下放一批糧種。

實在是去年上蔡縣的百姓日子很不好過,他很怕他們把留的種子給吃了,今年沒有種子耕種,所以他也要買一批種子發下去。

一查庫房才發現,他好窮,買完種子他就不剩什麼錢了,但距離夏收還有很長一段時間呢,縣衙裏這麼多官吏要吃飯,要發俸祿,沒錢怎麼辦?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