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婉拒

趙含章頓了好一會兒才道:“收是收的,現在進入西平縣的流民多是失地之人,但我們地多人少,需要耕種的人多,此次修理河道你們上角村人出了大力,”

“我看過那些青壯,都是幹活的好手,以後我們西平縣再有這樣的短工,還得找你們幫忙啊。”

聽出了她的拒絕之意,村長有些失望,又有些慶幸,其實不到迫不得已,誰又想離開祖輩生活的村子呢?

趙含章目送村長離開,眼中滿是惋惜。

傅庭涵道:“以現在西平縣和上蔡縣的發展差距來看,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屬於你,沒必要太過惋惜。”

趙含章一想也是,拉了他道:“走,我們沿著主街往下看看,聽說有些商家跟著一起搞活動,也準備了不少禮品。”

商家的禮品多是他們自己的商品,既可以吸引到顧客,又能夠清掉一些庫存。

連珍寶閣都加入搞了個小活動。

活動獎品就是香皂。

連諸傳這樣的貴公子都忍不住拋棄用慣的皂角而選擇香皂,可見它有多好用了。

珍寶閣裏其他東西貴,但香皂的價格卻很親民,就是一般人家咬咬牙也能買下一塊回去試用。

聽說這是趙含章的產業,裏面有可以分毫不差照出人全身的鏡子,還有最近縣城裏流行的炒鍋。

沒錯,饕餮宴後炒鍋火起來了,從諸傳那裏買不到更多的炒鍋,大家這才把目光放在趙含章的珍寶閣上。

但珍寶閣裏的鐵鍋就跟難產似的,很久很久才出來一口,往往剛放到架子上就被買走。

除了各豪強家裏想要買外,還有各酒樓飯館。

趙含章並不隱瞞各種炒菜的方子,好幾道菜味道是很不錯的,有人用釜和罐子試做過,但口感都遠不及鐵鍋,於是鐵鍋就更火了。

現在就有人時時的盯著珍寶閣,只要鐵鍋一放上,立即有人進來買。

偶爾那些公子老爺也會親自來看,既然進來了,自然不能只看鍋,這架子上各種香型的香皂,還有各種琉璃制品和大小鏡子,都可以看一看嘛。

最先的琉璃制品和全身鏡已經趨於飽和,於是琉璃作坊創新了一下,開始做些精美容易攜帶的小鏡子,受此啟發,便有工匠做出了更多式樣的琉璃制品,讓每次進店的人都有被寶物環繞的感覺。

而且這些東西的價格並不是十分貴,家裏略有一些錢的人家便可負擔,更不要說來逛珍寶閣的富商士紳了。

於是他們就忍不住買買買。

尤其是大晉的郎君們,他們並不是很把錢財放在心上。

今日熱鬧,不少夫人小女郎們都出來逛街,於是就逛到了珍寶閣裏。

她們當中很多人都是第一次來,看到裏面這麼多精美的東西,忍不住小聲的驚呼起來。

趙含章只是到門口便聽到了裏面嘰嘰喳喳說話的聲音。

她頓了一下,當機立斷拉了傅庭涵就要走,珍寶閣裏的人已經眼尖的看見她,立即叫道:“三娘?三娘快進來,你娘也在這兒呢。”

趙含章只能扯開笑容轉身,一臉乖巧笑容的進店,“伯母嬸娘們怎麼有空過來?”

“縣城裏這麼熱鬧,我們自然要過來看看的,快來,這是你在新息的姑母,那是陽安縣方家的大太太,也是我們家親戚……”

全都是聽說西平縣熱鬧,趁著出門購置年貨的機會跑來湊熱鬧,順便走一下親戚的。

趙含章暈頭轉向的認這些親戚,留在門外的傅庭涵一直豎著耳朵聽,等她認得差不多了,這才帶著傅安和秋武進門,行了一禮後道:“常主簿有事要請你商議。”

趙含章立即和眾人告辭,一直沒怎麼插上話的王氏立即道:“快回去吧,別讓常主簿久等。”

她和女客們笑道:“這孩子忙,我們也不要她在跟前礙眼,這珍寶閣裏的東西只怕她還沒我熟呢。”

大家一聽,這才放過趙含章,在店裏逛起來,“這小鏡子真好看,後面的漆畫很有靈性。”

趙含章出了店鋪,立即道:“我們不逛了,快回縣衙。”

天知道這條街上有多少親戚?

傅庭涵笑著應下,和她回去。

西平縣的商家們迎來了一波消費潮,上到東家,下到掌櫃夥計,都開心得好像撿到了金子。

就是最窮的佃戶長工,也因為趙含章以工代賑,這一個冬季做工賺了不少錢。

雖然很多家庭想要把錢存下來,但來到縣城看到比往年便宜那麼多的商品,他們還是忍不住買買買。

買了便宜的針線,自然會忍不住買一兩塊便宜的布料給孩子做衣裳,很多消費都是這樣一帶一順著起來的。

趙含章見商業恢復了生機,滿意的笑了笑。

經濟嘛,只有這樣流通起來,那才能長久不衰。

回到縣衙,老衙役立即把收著的籃子交給趙含章,“是育善堂裏一個叫乙貴的小娘子送來的,她說這些東西都是她贏的,帶回育善堂無用,所以想要送給縣君。”

趙含章笑道:“怎會無用呢?交給廚房加餐便是。不過既然送來了,不好再退回去。”

趙含章把籃子遞給傅安道:“交給廚房,讓他們做出來,今日就吃這贏回來的東西。”

又和老衙役道:“你拿一串錢去育善堂,交給那小娘子,就說她的好意我收下了,只是我是西平縣的縣令,得帶頭守我定下的規矩,說了縣衙裏的人不能收百姓的東西,那就是不能收的。”

趙含章看向傅安。

傅安便在身上摸了摸,摸出一串錢來給老衙役。

老衙役收下錢,應下後一臉高興的去了育善堂。

和乙貴不一樣,範穎便是參加了節目也拿不到獎品,不過不要緊,她可以花錢買!

她上午玩兒,下午輪到她值守攤位,她就找贏了的人說話,“你才贏的麥粉賣不賣?”

對方本不想賣的,但見範穎好看,出的價也不低,便賣了。

她又花錢買了些豆油,然後下衙後拿了這些買來的東西就興沖沖的來找趙含章,“女郎,我買了些贏來的東西,我拿這些麥粉和豆油給你做炊餅吃吧?”

趙含章覺得她好有活力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