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活動

趙銘自得的笑了笑,很是滿意,於是隨手抓了一把箭,轉手遞給傅庭涵,“你試試。”

傅庭涵接過,因為趙含章,也因為身處亂世,他每天都鍛煉身體,偶爾也練習箭法,所以他挺自信的。

他瞄了一下銅壺,伸手拋去,箭擦著壺口落在了外面。

傅庭涵沒有被打擊,而是很感興趣的調整了一下角度,繼續投,箭飛過壺口,在它的後方落下。

趙銘安慰他,“只是力道把握得不好,角度和準頭是不差的,收一收力就行。”

傅庭涵也是這麼認為的,於是收了一點兒力投出第三支箭,箭擦著壺口前方落下。

趙銘:……

傅庭涵不信邪,拿著手中的箭不急不躁的一支一支投出去,就是這麼巧,一支都沒有中的,全是擦著壺口,差一點點就落下。

有一支都已經在壺口打轉,但或許是角度還偏了一些,轉了一圈後還是往後倒出了壺口。

附近的人都擠過來看熱鬧,投不中的人挺多的,但拿了這麼多支箭,一支都投不中的也只有他了。

趙含章眨眨眼,卷起袖子就道:“我來,我來。”

立即有衙役狗腿的上前把散落在地上的箭都撿了過來交給趙含章。

趙含章取了一支,比了比後輕巧的丟出一支,箭在半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曲線落進了壺口。

趙銘挑眉。

趙含章也高興起來,又取了一支,比了比後丟出,再次進入壺口,人群爆發出一陣歡呼,有人鼓噪起來,“縣君,投夠十支才好呀。”

傅庭涵看著身旁好似在發光的趙含章,不由的一笑,幹脆轉身接過衙役懷裏抱著的箭,遞了一支給她。

趙含章拿著箭想了想,便閉起一只眼瞄準了右耳,手輕輕的一動,箭飛出,直接插進了壺的右耳中。

人群安靜了一下,頓時爆發出更為巨大的歡呼聲。

傅庭涵笑著給她遞箭,趙含章一支一支的接過往前投,每支皆中,壺口,左右雙耳,到最後,她似乎已經不用瞄準和比劃,箭一到手便投出。

最後一支箭擠進了右耳中,趙含章終於收手,周遭人的熱情卻正在最高潮,鬧著趙含章要再來一次。

趙含章揮了揮手,笑瞇瞇的道:“今日是你們的節日,這是給你們玩兒的,現在我退到一旁看著你們玩兒。”

青年和少年們一聽,野心勃勃,立即擼了袖子就要上前表現,女郎們也不敢示弱,擠進人群裏排隊。

有想插隊的郎君被她們毫不客氣的推出去,“羞也不羞,大好男兒竟然插隊,後面排著去。”

趙含章聞聲看過去,被看的青年臉色漲紅,擡起袖子遮住臉就往後面去。

趙含章笑了笑,讓開位置,女郎們立即驚叫一聲,紛紛擠了上去想要站在她曾經站著的位置上。

其中以範穎速度最快,最靈活。

趙含章都懵了一下,見她一臉興奮的抱住桌上的箭,不由糾結起來,她記得衙門裏的官吏可以投壺以作示範,但不能得到獎賞。

畢竟這兩天他們要維持秩序,還要公正判決,裁判都參加比賽,這對考生就有點兒不公平了。

趙含章已經被擠出去,傅庭涵擡手虛攬住她的肩膀,不讓人擠到她。

見她看著範穎一臉糾結就笑道:“他們就是玩兒,不會領獎品壞了規矩的。”

範穎對趙含章的崇敬是全縣衙都知道的,對趙含章的政策,她總是第一個表示支持,並且全力執行,連和趙含章一起制定政策的傅庭涵都比不上她。

趙含章看了興奮的範穎一眼,微微點頭,請趙銘到下一個比賽點玩兒,“伯父,我們設了好多比賽,還有比刺繡和針線的呢,您要不要去試試?”

趙銘瞥了她一眼,“這種比賽不應該你去試嗎?”

話是這樣說,趙銘也很給面子的去看了一下那幾個比賽點,他們的到來讓正坐著比賽的小娘子們激動起來,捏著針的手都打抖了。

這邊是比穿針引線的,誰穿的針最快,最多,誰就贏。甚至那邊還有比磨豆粉的。

趙含章一口氣往那裏放了三口大磨,規定時間內,三人同時動手磨豆粉,誰磨得最多,最細得獎勵。

趙銘點了點頭,這些項目基本上與民生有關,趙含章的確很用心了。

諸傳等人也在人群中看熱鬧,本來他們是不屑來看這種平民比賽的,但外面實在是太熱鬧了,加上諸傳對此很感興趣,熱情相邀,公子們就跟著一起來了。

他們一來就正好碰見趙銘投壺,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見識了傅庭涵的一箭不中,還沒來得及嘲笑就看到了趙含章箭箭皆中。

於是公子們沈默了,連諸傳都驚訝得不行,“趙女郎投壺這麼好?”

有一個公子幽幽的道:“她可是能擊退亂軍的人,聽說在解西平縣城之困前,她還和石勒在塢堡外大戰,擊退了石勒的五千精銳大軍。”

跟在他們身邊的趙氏公子在心裏默默地道:並沒有五千人,也不是精銳。

不過他卻一臉嚴肅的點頭,對看過來的眾人嚴肅道:“不錯,當時她獨戰石勒,絲毫不落下風,還沖殺了不少匈奴和羯胡士兵,這才將他們暫時驚走,我們塢堡暫時得以喘息。當時她身上的戰袍都染紅了血,看著跟個羅剎似的。”

所以趙含章的女羅剎之名,沒有一個趙氏族人是無辜的。

成功讓趙含章在眾公子心中更兇惡了一點兒,也更有威望了些,趙氏公子功成身退。

他左右看了看,看見不遠處正面無表情在做裁判的趙寬等人,立即拉了諸傳等人道:“族弟在那裏,我們過去看看。”

趙寬的攤位上是猜謎,猜中了有獎勵。

但湊上來的人很多都不識字,於是需要趙寬幫著念謎語,然後他們猜謎底。

雖然活動只開了不到半個時辰,但他已經木然,臉上沒多少表情,機械的將這幾個謎語念了一遍又一遍,成功打擊走不少人。

看到族兄們和這麼多公子過來,他臉上也沒多少表情。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