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豆制品

“你說,有什麼東西是既便宜,又與民生有關,作為過年的禮物還能讓大家都開心的?”

傅庭涵:“你想過年送禮?那送米面糧油不就好了?”

他道:“學校逢年過節都送的東西,持續了這麼多年也沒衰敗,可見它有多受歡迎。”

趙含章一臉迷茫,“很受歡迎嗎?”

她這麼一問,傅庭涵反倒不確定起來了,“很受歡迎吧,你收到的時候不高興嗎?”

可能是因為太平常了,每年的教師節,中秋節都能收到,所以收到這些福利時她都沒有太大的感覺。

不過應用到當下,大家應該會很高興吧?

趙含章摸了摸下巴,“東西也不用很多,就發一些米面和油就可以了。”

趙含章想起來了,一拍桌子道:“對啊,油,豆油!除了豆油,還有各種豆制品!”

這次她和人在饕餮宴上爭執不就是因為豆制品嗎?

趙含章哼哼道:“我想好了,這次過年,我要送豆油,豆腐,豆粉,還有上蔡那頭,我也要送一些。”

他們不喜歡豆制品,她非要送。

自魏後,大晉奢靡之風漸盛,世家豪族裏的人可以吃細的,那就一定不吃粗的。

這樣的情勢下,世家豪強越來越看不起豆粟一類的粗物,從而演變成了看不起吃豆粟一類粗食的平民。

這是一種畸形的鄙視鏈,當然也有人不認同,並且反過來鄙夷他們。

但大多數人是順應潮流,反正他們也不喜歡吃豆子。

但是,天下適種的土地就那麼多,種植水稻和小麥的土地條件要高一些,最重要的是,人力有限!

現在的種植模式已經足夠粗放了,產量很低。

這裏面固然有種子和肥料的原因,但粗放型耕種也是產量低的原因之一。

而豆子的種植方法要簡單很多,每石產量耗費的人力比水稻和小麥要少不少,所以民間多喜歡種豆。

黃豆,黑豆,綠豆,紅豆,各種豆,既可以少打理,又能夠飽腹,雖然把它們當飯吃是真的不太好吃。

趙含章深知現在她人力有限,而且在她所學的歷史知識中,這一段時間的氣候頗為無常,不管是小麥還是水稻,種植條件都要高一些,相比之下,耐旱堅韌的豆子就比較容易維持平衡的收獲。

所以她希望民間能夠盡量開發豆子的飲食廣度,讓百姓們不僅能夠吃飽,也盡量吃好一點兒。

她本來想走從上到下的普及模式,畢竟,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很多東西,尤其是飲食和服裝時尚這種東西,民間很喜歡模仿和推崇上流社會。

不過她現在改主意了,她要走農村包圍城市的路線。

哼,他們不吃算了,是他們沒口福,不就是趨勢嗎?

她這個縣令帶頭,再搞一下活動,餓著肚子的情況下,她不信百姓會不上鉤,哦,不,應該是理解她的苦心。

等他們嘗到了豆類食物的好處,什麼榨油坊,豆腐攤,豆粉店都可以弄起來,一下就能解決不少人的就業問題。

經濟嘛,只要流通起來,那就活了。

傅庭涵見她扯了一張紙開始寫計劃書,嘴上還碎碎念,顯然對今天白天的事還是耿耿於懷。

不由的失笑。

諸傳的饕餮宴是在宋家的別院裏開的,他的目的很簡單,把手裏積存的鍋賣出幾口去,湊一湊回家的路費。

咳咳,當然,他不可能把這個目的告訴別人,多掉價呀。

除此外就是因為他的確好客,很喜歡熱鬧了。

所以他是很認真的在準備這場饕餮宴,請了不少人,西平縣本縣的士紳,讀書人,還留在西平縣的士人,甚至一些比較大的商戶他也都請了。

諸傳家族不小,雖然在蜀地,但大家都聽說過,加上他本人也風趣幽默,所以大家都很賣他面子,接了帖子後都表示會參加。

連趙程都給面子來了。

要知道這一位可比趙銘還難請。

連趙氏族人都難請到他。

所以饕餮宴很熱鬧。

趙含章一早換好衣服,帶著傅庭涵和陳州就要去,臨出門時想到這次主要是去吃東西,便讓人把趙二郎也給找來。

對於諸傳,趙含章還是很有好感的,雖然他不似陳州那麼傻,跟她做生意時是真的你來我往的談條件,但他一旦說定就很大方,而且好面子(不然鍋是怎麼買走的?)。

所以為了表達對他的支持,趙含章特意和王氏借了家裏的廚娘給他送去,助他辦好這個饕餮宴。

因為她打入了內部人員,所以此次饕餮宴的菜式,很多都有豆制品參與。

就不說每道炒菜都會用到的豆油了,豆腐,豆芽,用豆油炸過的豆腐泡,豆皮,還有用豆粉做的面條、包子、饅頭等,可以說凡是趙含章可以想到的關於豆的菜品,這裏都有了。

哦,還有炒豆子,羊筋燉黃豆,大骨紅豆湯……

雖然諸傳核對過菜單,但真見到擺出來這麼多有關於豆的菜,他還是楞住了。

客人們一開始沒留意,直到一道道菜被送到跟前品鑒,有下人在一旁解說菜的做法時,客人們才慢慢發覺不對。

趙含章是縣令,甭管大家心裏怎麼想,在西平縣裏,她就是老大!

所以她和諸傳這個東道主坐在上首,傅庭涵則帶著趙二郎坐在下首,對面是趙銘和趙程。

底下一溜坐著不少人,花園亭子裏還有一些,既然是饕餮宴,那主要就是吃菜,所以菜是一道一道上的,品嘗完了一道上下一道。

吃著,吃著,就有人提出疑問了,“怎麼盡是豆,連這牛肉都是豆油炒的。”

諸傳最喜歡這道菜,聞言問道:“不好吃嗎?我覺得這道菜最好,廚娘還加了些姜片,去腥微辣,嚼勁十足。”

見一旁的趙含章看他,他便特意給大家解釋道:“這牛之前摔傷了腿,我可是特意留到昨夜才殺的,肉還新鮮著呢。”

“味道倒還行,只是為何用豆油,而不用牛油或者羊油烹飪呢?”

諸傳道:“牛肉是紅肉,用素油最好,緣何又用葷油呢?”

“但豆油低賤,”對方道:“諸公子,今日你這宴上的豆品也太多了。”

諸傳微微皺眉。

趙含章便問道:“是這豆腐不好吃,還是這豆皮不夠入口,有什麼口味上的差錯?”

對方憋了一下後道:“太過粗糙。”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