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一百聲姐夫

管事將陳州帶回客棧,臉色有些沈凝。

陳州著急,“常主簿說什麼了?”

管事臉色沈凝,道:“趙含章想要我們家雕版印刷的工匠。”

陳州楞了一下後道:“這怎麼可能,這可是我們家立足的根本。”

管事垂下眼眸道:“他們說沒有工匠,給二三個學徒也行。”

陳州皺眉,有些不願意。

管事也不太願意,但常主簿給的條件太好了,他壓低聲音道:“常主簿說,如今趙含章正是需要人手的時候,郎君要是入了她的眼,那留在她身邊做事也是可能的。”

陳州:“……你讓我去當小吏?”

他的目標是明年,或者過兩年的九品中正宴好不好,只要能定上品,哪怕是下品,出來也是個縣令,他為什麼要留在西平做小吏?

一旦做了小吏,那就定了基調,將來再無定品走仕途的可能。

管事道:“不是做小吏,就在身邊做個幕僚做事,跟在她身邊,那見到的人皆是名士,而且我打聽到,夏侯仁和她關系很好,那明年大中正選才,她說不定能為郎君美言幾句。”

夏侯仁的族兄夏侯駿是豫州的大中正。

陳州沈思起來。

管事等著他思索。

陳州一再問道:“只是學徒?”

“只是學徒。”管事壓低聲音道:“而且他們沒有雕版,便是開了書局,也得重新積累雕版,是遠比不上我們家存貨的,郎君擔憂什麼呢?”

大量印刷的情況下,為什麼說雕版印刷比活字印刷要便宜很多呢?

因為一個雕版可以反復使用,在不用的時候就收起來,很多書局藏有好幾個屋子的雕版,那都是歷代,歷年積存下來的。

趙家為什麼從沒考慮過自己開書局?

難道他們真的沒辦法找到一個雕版工匠嗎?

當然不是,而是因為不值得。

當下的書籍,除了印刷外就是一本一本的手抄,絕大多數高深的知識都是手抄流傳,能被印刷出來的,多半是很常見的教科書。

趙氏又不指著用書局賺錢,自然不會想著去費這個力。

因為真是太費力了,每一版雕版都需要木匠一個字一個字的雕出來,新起之家要想在存書和存版上比上有底蘊的書局,不是需要耗費十幾二十年的時間,那就是需要付出大量的人力物力,所得根本就匹配不上付出。

誰那麼傻會不計成本做一個書局?

所以陳州思索過後,最後咬咬牙道:“行,答應他,你即刻回家挑兩個學徒過來,就知道怎麼印刷書籍就行,手上的工藝不必太好。”

“郎君,我卻覺得要選一個好的,一個不好的。”

“為什麼?”

“這樣趙含章才知道我們是用心了的,先把手藝好的學徒提為師傅,讓他帶著另一個學徒過來。”

陳州瞪大眼睛看向管事,“這樣……不好吧,豈不是騙人嗎?”

管事:“……也不叫騙人吧,那學徒手藝好,本來也該提為師傅了。”

陳州這才呼出一口氣,“你說的有理。”

管事也呼出一口氣,有點兒心累。

趙含章對這些全都不知道,她正在軍營裏撒歡一樣跟趙駒對招,她一開始還會刻意去記固定招式,打嗨了以後她完全忘記了,就還記得傅庭涵的一些原理要求,動作越來越順暢圓滑。

她漸漸與趙駒打成平手。

即便已經見過多次,趙駒還是沒忍住又感嘆了一句,“三娘天賦絕佳。”

趙含章抿嘴一笑,她在眼盲的時候都能打架,哦,不,是練好武藝,現在自然更可以。

趙含章收槍,用袖子擦了擦汗,趙二郎立即拿著帕子跑上來,殷勤的給姐姐擦汗。

趙含章幹脆仰著臉讓他擦,擦完了才問,“你有什麼要求我的趕緊說,我一會兒還得去城中巡視呢。”

趙二郎立即道:“阿姐,你把盒子裏的另一個槍頭送我好不好?”

趙駒才擰開竹筒喝水,聞言咳嗽起來,被水給嗆住了。

趙含章看了一眼他,和趙二郎道:“你不是練刀嗎,怎麼要槍頭?”

趙二郎眼睛發亮道:“我覺得長槍更威武,也更方便在馬上殺人,而且還和姐姐用的兵器一樣,所以我要換!“

趙含章倒是不介意,不過:“那槍頭是庭涵的,你要還得問過他。”

她頓了頓後道:“算了,還是我去問吧。”

這是傅庭涵特別送她的禮物,她要轉送人,得問過他才行。

趙二郎一聽,立即跟著她回縣衙去。

一下馬,他就趕在她前面跑進去,一路跑到書房,果然,傅庭涵正在桌前寫寫畫畫。

趙二郎立即跑上前去,“姐夫,我叫你一百聲姐夫,你答應我一件事好不好?”

傅庭涵擡頭,“什麼事?”

“你答應我姐姐把盒子裏的另一支槍頭送我好不好?”

傅庭涵挑眉,“你現在都能說這麼有邏輯的話了?”

他問道:“這句話是別人教你的,還是你自己說出來的?”

趙二郎一臉懵,“我自己說的啊,怎麼了?”

傅庭涵問:“你讓我答應你姐姐,那你姐姐呢?”

“這兒呢,”趙含章從門外進來,抱怨道:“特意比我快一步跑進來,也不知道何時學得如此精明了。”

趙二郎憨憨的笑。

傅庭涵笑了笑,不等趙含章開口便點頭道:“我答應了。”

他在一旁的畫稿裏翻了翻,翻出往下第二張的畫稿給她,“這是我給你畫好的槍身,你看可有修改的,要是沒有我就讓工匠去做了。”

趙含章看到槍身上還有圖案,不由湊近了看,“這是什麼圖案?”

“這是你名字的大篆。”他頓了頓後道:“我本不想加東西的,但銘伯父說,你既然想要常用槍,那這槍還是應該有自己的標識才好。”

最主要的是,這槍一看就貴重和厲害,不加上點兒什麼,趙銘覺得浪費。

趙含章一點兒意見也沒有。

傅庭涵這才看向趙二郎,“那一會兒你也去練一下長槍,我給你設計一下槍身。”

趙二郎眼睛大亮,立即開始叫,“姐夫,姐夫,姐夫,姐夫……”

見他大有馬上就把一百聲姐夫叫完的意思,傅庭涵連忙阻止他,“不急,等你以後有空了再叫也行。”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