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暗示

常寧也不在意,趙含章早說過,傅庭涵等同於她,有事找她,若是她不在,傅庭涵可以做一切主。

因為倆人的婚姻關系,常寧也的確把傅庭涵當做第二主君對待。

他甚至一度擔憂傅庭涵會和趙含章爭權,但……

這位傅大郎君對權力一類的東西是真的不感興趣啊,淡如君子說的就是他了。

只要給他紙筆,他就能安靜的坐一整天,對縣務……他說的最多的話就是,“問常主簿。”

不然就是,“問含章。”

常寧不知道這門親事是不是趙長輿有意為之,但兩位主君相處得這樣融洽,分工明確,他還是很高興的。

常寧扭頭和趙含章道:“女郎,蜀地的諸傳要在宋家舉辦饕餮宴,帖子送來了,我打聽了一下,他要在宴上賣鐵鍋。”

趙含章楞了一下,“他還沒走嗎?我以為那鐵鍋他是要帶回蜀地賣的。”

“沒有,”常寧頓了頓後道:“或許是因為囊中羞澀吧。”

他意味深長的看向趙含章,“畢竟這九口鍋的花費不少。”

趙含章:“……”

想了想,她扭頭對聽荷道:“去一趟珍寶閣,讓掌櫃拿下兩口鐵鍋,就只擺一口,不管誰來問都只有一口。”

她對常寧笑道:“是我的不是,諸公子大方,我們也不能小氣了,回頭我給他送個廚娘去幫忙。”

常寧見她處置得妥當,微微點頭,把帖子遞給她,“這是帖子,到那天女郎和大郎君一起去吧。”

諸傳雖是蜀人,但家業不小,蜀地很多商品他們都能用上,常寧並不想失去這樣一位大客商。

談完諸傳,常寧順口提了一句,“女郎,陳州還沒離開,他也想去參加諸傳的饕餮宴,最近正在找人帶,您要不要見見他?”

趙含章就嘆息道:“我在伯父跟前提過一句,伯父似乎很不喜歡陳家啊。”

所以她能把參加趙氏禮宴的帖子給諸傳,卻沒有給陳州。

一是他的身份沒有達到大家認同的地步,又沒有足夠的才華;二就是趙銘的原因了。

趙銘不喜歡陳家,趙含章當然不能讓長輩傷心了。

只一句話,常寧就明白她的意思了,當即道:“我會給您找借口推辭掉的。”

趙含章摸了摸下巴道:“他要是大方點兒,送給我一個會印刷的工匠,哪怕是學徒工也行啊。”

常寧:……

雖然震驚於她的厚顏無恥,但常寧還是迅速接上,“我會暗示一下的。”

倆人目光對上,眼中都盛著勃勃的野心,現在正是冬日,什麼都慢,消息傳遞也是,等汲淵和趙銘從洛陽裏找到匠人還不知要到何時,書局就要建成,裏面要是沒有工匠她是會很傷心的。

雞蛋怎麼能只從一個地方找呢?

多摸一摸,說不定能摸到漏窩的雞蛋呢?

一主君一謀士相視嘿嘿一樂。

常寧得了方向,當下就要去施行,走到一半想起來,轉回頭叫住趙含章,幽幽道:“女郎,你好幾日沒去前衙處理縣務了。”

趙含章:“不是有你嗎?難道西平縣有大案子發生?”

那倒沒有,西平縣很安靜,雞毛蒜皮的小案子都到不了趙含章跟前,在裏正和宗族那裏就調解好了。

趙含章揮手道:“這些事您處理就好,決定不了的事再問我。”

現在她也很忙的。

常寧想到她剛才還不甚熟練的槍法,勉為其難的點頭,算了,以後他們還需要主君保護,先讓她習武吧。

陳州還是沒能融入汝南的士族中,不錯,就是汝南士族。

因為天冷,文士們又過於隨性,他們來參加完趙氏禮宴,一大部分人離開了,還有一小部分人則是決定留在西平。

有的住在趙氏塢堡的客棧裏,有的借住在趙氏某某房的朋友家中,還有的則借住在宋家、錢家等當地士紳家中。

這些人每日飲宴玩樂,賞雪吟賦,舞劍飲酒,偶爾看一下西平縣在趙含章的治理下忙碌的景象,陳州想要加入他們。

但他們全都拒絕了陳州的加入。

陳州表示很傷心,苦於沒有門路,找了一圈,發現也就趙含章這裏還有一線希望,畢竟他們前不久剛做成了一筆生意。

為表達對趙含章的看重,也為了能夠拿到進入趙氏禮宴的帖子,他幾乎是讓人快馬加鞭的回安成縣把她定的書給取了來。

安成縣距離西平又不是很遠,前幾天書已經到了,可惜趙氏禮宴已經過去,他沒拿到請帖,更不要說前幾天趙銘的私宴了,他更沒有機會。

他覺得諸傳的饕餮宴是最後一個機會了,錯過了這次,那就要過年了,他倒是不介意留在西平過年,但恐怕文士們過年更不想見到他。

所以陳州咬咬牙,再次上縣衙裏拜訪,這一次,他帶上了自家的管事,還帶了一張書單。

趙含章沒空,據說又下鄉巡視了。

陳州覺得她也太愛下鄉巡視了,近一個月了,不管他什麼時候來,她都在鄉下,不然就是在下鄉的途中。

陳州失望的嘆息一聲,和常寧略坐了坐便想告辭離開。

一直對他頗為客氣的常寧突然擡頭看了一眼陳州身邊的管事。

陳州還沒什麼反應,管事最先反應過來,想了想,讓陳州稍候,他則拉著常寧到一旁說話,“常主簿,您也知道我們郎君的心願,唉,可惜我們陳家在西平不熟,還請常主簿指點一二。”

說罷把一個荷包塞進常寧手裏。

常寧推了回去,道:“我也不知怎麼回事,西平縣裏似乎有人不喜陳公子,您也知道,我們女郎以女子之身管理著西平也如履薄冰,所以……”

常寧給他出主意,“若陳公子有驚艷的文賦,何愁不能融入他們呢?”

管事:……他們郎君要是有這個本事,他們何至於如此運作?

直接甩出文賦打文士們的臉不就行了?

他們就是寫不出來啊。

管事又把荷包塞回去,低聲問道:“以常主簿看來,還有別的辦法嗎?”

常主簿一臉遲疑,或許是看他太過真誠,終於道:“我們女郎這縣君雖然不好當,但身份到底擺在這兒,若得她發話,趙公子的事不成問題。”

管事笑著點頭,心中暗罵,屁話,當他不知道呢,說趙含章艱難,艱難個屁。

縣城裏的宋家、錢家等幾家士紳就跟鵪鶉一樣縮著,對趙含章做的決定根本不敢出聲反對。

要說全靠趙氏在後面撐腰,打死他都不信。

但趙含章就是不肯引薦郎君,他們又有什麼辦法呢?

管事盡量讓自己真誠的看著常寧。

常寧這才暗示道:“我們女郎再城裏建了一家書局,想要印一些自己喜歡的書籍文稿……”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