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好面子

趙含章把自己目前能信得過人扒拉了一遍,發現沒有一個合適的。

主要是,她能用的幾個人都被用上了,手上無人啊。

所以還是缺人。

“《千字文》和《三字經》我都默好了,”趙含章問道:“你的數學教義……”

傅庭涵道:“第一冊也寫得差不多了,按照你說的,寫的最基本的,讓他們先學阿拉伯數字吧。”

趙含章頭疼,“那要怎麼和他們解釋阿拉伯數字呢?”

“為什麼要解釋?”傅庭涵理直氣壯的道:“直接教就是了,這就是名詞替換,一就是這麼寫的,這個需要解釋嗎?”

趙含章楞了一下,反應過來,對他抱拳,“傅教授,你太厲害了,我甘拜下風。”

傅庭涵眼中滿是笑意,伸手將她的拳頭按下,“不必太客氣。”

“那你快寫,等寫完了我們一起去教他們。”

傅庭涵挑眉,“你也要去教他們嗎?”

這的確是他們的老職業了,雖然教的學生不一樣,但都是老師。

趙含章道:“總要他們見一見我,讓他們知道,他們是我培養出來的人才。”

將來才好把他們用在各處啊。

“教材呢,是要抄寫,還是印刷?”

趙含章嘆氣,“我已經讓汲淵去洛陽一帶找會雕版印刷的工匠了,只是還沒確定可以找到,所以教學的話,就抄黑板吧。”

教材之類的,以後再說,讓學生們自己手抄。

建國初期,也不是所有掃盲班的學生都能夠人手一本教材的。

倆人商量了半天,發現這裏還是暫時只能用這個管事。

第二天,趙含章看過造紙坊裏的運作,點了點頭,便帶著傅庭涵回城。

而將客人留在園子裏住了一晚上的趙銘剛坐在下用早食,管家前來稟報,“有幾位客人對鐵鍋和昨日吃到的各種豆制品都甚有興趣,尤其是蜀地來的諸傳郎君,他已經問明了方子,今兒一早便先告辭離開,看方向是往縣城去了。”

趙銘點了點頭,揮手道:“不必再報了,我已經做了我該做的,成不成看天意。”

都做到這份上了,還是不成,說明趙含章的運氣不好。

趙銘慢條斯理的用完早食,管家出去轉了一圈又回來了,“郎君,園子裏的客人們問今天的安排是什麼?”

趙銘一臉嫌棄的道:“沒有安排,讓他們自己玩去吧。”

一點兒眼力見也沒有,連蜀地的諸傳都知道要告辭,他們還留下來幹什麼?

趙銘這個主人不接待了,被下帖請過來的士紳們也不覺得被冒犯,直接自己在園子裏玩起來。

趙家的下仆好吃好喝的供著他們,一直到正午,他們玩夠了,這才相攜著高高興興的離開。

早走一步的諸傳正在縣城的珍寶閣裏逛著,他伸手拿起一塊肥皂,聞了聞,自有一股清香,笑道:“這倒是比我們自家做的皂角香,也要更潤一些,選十塊,香味都要不一樣的。”

夥計一聽,高興的應下,拿起籃子就往裏裝。

諸傳轉悠到鐵鍋前,看到這麼大一口鍋,眼中閃過異色,他伸手敲了敲,很瓷實的鐵啊。

用這麼大一塊鐵做鍋,趙氏還真是奢靡啊。

諸傳問,“這鐵鍋我都要了,全部包上吧。”

夥計一楞,“這……”

他遲疑了一下後小聲道:“貴客,這鐵鍋一個就夠用了吧,買這麼多也是浪費。”

諸傳斜睇了他一眼,“怎麼,買多了你們珍寶閣不賣嗎?”

“不是,”夥計斟酌了一下後道:“這鍋因為是鐵制,所以有點兒小貴。”

諸傳還沒說話,他身邊的長隨大荔就生氣的問道:“怎麼,你覺得我們郎君付不起你們錢嗎?”

“不敢不敢,”夥計一直不敢說得太明白就是怕他們這樣認為,他為難了一下,實在是經驗有限,不知道要怎麼提醒他們,這鍋五十萬錢一口。

最後他糾結了好久,還是沒能開口,只能心驚膽戰的去找箱子給他裝上,同時暗示另一個夥計去找掌櫃。

不等掌櫃到,諸傳就知道這口鍋的價錢了。

因為趙含章他們的車馬從門口經過,看到珍寶閣門前停著一輛馬車,趙含章便拉著傅庭涵進來巡視她的店鋪。

一進門就看見夥計在打包鐵鍋,她驚訝,“誰這麼豪富,買了一二三四口鍋?”

夥計看見趙含章,眼睛大亮,立即起身道:“是九口,貴客一下把所有鍋都定下了。”

趙含章更驚了,“哪位貴客?”

這樣的豪客她得認識認識啊。

諸傳從架子後面轉出來,笑道:“是在下,沒想到今日有緣,竟能遇見兩位。”

趙含章看看他,又低頭看看箱子裏的鐵鍋,頓了一下,還是友情提醒道:“諸公子,這鐵鍋雖好,卻不必多買,畢竟鐵器難得,這價格有點兒高。”

諸傳自覺還是買得起的,他打探道:“難道趙女郎只有這九口鍋,所以不願多賣給我?”

雖然她的確是只有這九口鍋,但趙含章能承認嗎?

見諸傳如此自信,她便沖他笑了笑,由著他下單。

結賬的時候,諸傳和他的長隨大荔都懵了一下,“你說多少錢?”

夥計看了趙含章一眼,覺得自己應該沒有算錯,他小聲道:“四百五十萬零一千錢,其中一千錢是這十塊香皂的。”

諸傳面無表情的問,“所以你們的鐵鍋多少錢一口?”

夥計:“五十萬錢。”所以早讓您慎重了,當時要是能開口問一句價錢多好呀。

但諸傳買這種小玩意從不在意價錢,又怎麼會特特的問一句?

諸傳扭頭去看趙含章。

趙含章沒走,她就拉著傅庭涵站在一旁看,見他看過來,還咧開嘴對他笑。

諸傳便也對她笑了笑,然後回頭和大荔道:“回去取錢來。”

他家的商隊已經帶著他進貨的琉璃制品等回蜀地了,他這會兒當然沒有這麼多銅錢結算的,只能動用他一直留著急用的黃金了。

現在銅錢貴重,和白銀的換算基本是都是一千比一,有時候甚至能達到九百比一,所以四百五十萬錢就是四千五百兩,換算成黃金就是四百五十兩。

諸傳閉了閉眼,這個錢幾乎掏空了他在這裏的家底,但……

大話已經放出去,諸傳沒有臉說不買,他只能認下這個坑,“趙女郎這鐵鍋果然貴重。”

趙含章沖他笑了笑道:“鐵器難得嘛,這可是熔了不少的鐵才煉出來的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