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素裹世界

趙銘沈默了一下後道:“造紙坊若有消息告訴我一聲。”

他有些坐不習慣,因此起身告辭,“我先回去了。”

趙含章習慣性的挽留,“伯父不留下吃了飯再走嗎?”

“吃晚食嗎?”趙銘瞥了她一眼問道:“剩下半日時間我們就這麼幹坐著?”

趙含章就不言語了,拉上傅庭涵一起送他出門,她發現了,趙銘是真喜歡傅庭涵,面對他時臉色都要好三分,一點兒不似面對她時的樣子。

趙銘一邊往外走一邊道,“鐵鍋和豆油的事你別折騰了。”

“哦。”趙含章應下是應下了,但聽不聽除了她,估計也就傅庭涵知道了。

趙銘也不知道信沒信,反正他走了。

雪景如此美麗,正是賞玩的好時候。

趙銘回到家中,站在窗前看了好一會兒雪後,招來長隨,把一疊請帖遞給他道:“今晚雪應該就停了,你送幾張帖子出去,明日邀請他們進園子賞雪。”

長隨接過帖子,躬身退了下去。

趙銘叫來管家,問道:“用到鐵鍋的新菜式有幾種?“

不等管家回答便道:“讓廚房準備準備,明日我要在園中宴客,讓他們做炒菜,送上來的菜務必要美味,且不能冷,全部用豆油烹飪。”

管家楞了一下後應下。

趙銘道:“人手和鍋要是不夠,去老宅借。”

管家應下,等了一會兒,見趙銘沒別的吩咐了便躬身退下。

王氏想也不想就答應了,還把自家做炒菜做得最好的廚娘給借出去了。

她一直給妯娌們推薦炒鍋和豆油的,奈何收效甚微,外面甚至有傳言說她為了支持女兒甘願冒著生命危險日日吃豆油。

王氏:……平日裏大家也沒少吃豆子做的東西,豆腐,豆芽都能吃,為何豆油就不能吃?

這會兒終於有個賞臉的人了,王氏恨不得把菜都給人準備好呢。

趙銘,字子念,趙氏在豫州的年青一代代言人,他要請客吃飯,沒人能夠拒絕。

所有收到帖子的人都欣然應允。

一直不肯離開,只是派了商隊回去蜀地,自己還帶了幾個護衛停在此處的諸傳也收到了帖子。

他高興的要去趙氏塢堡,但他現住在宋家城外的莊園裏,要去趙氏塢堡,得先進縣城,從城門這頭走到那頭城門出城才能到,才要進城門,他就遇到了正要出城的傅庭涵。

兩輛車相對而馳。

因為昨天趙銘提起造紙坊,所以傅庭涵決定今天去看看。

落了半天加半夜的雪,此時大地一片素裹,出了縣城,入目之處全是白茫茫一片。

傅庭涵披著披風,抱著手爐坐在車中,偶爾往外瞥了一眼,看見天地間都是雪白的顏色,特意讓車停下,他下車來,踩在雪上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

這樣的大雪他沒少見,但像這樣,天地間都是白色的完美雪景卻是第一次見到。

傅庭涵踩在雪上慢慢往前走,心思卻飄得很遠,含章更少見到這樣的雪,她知道城外的雪景竟這樣美嗎?

天地都很安靜,還很高遠,人走在雪中,就跟一只小螞蟻一樣,是那樣的渺小。

他們現在馬不停蹄,真的可以改變含章記憶中的歷史,保住豫州,讓它不被亂世毀去嗎?

傅庭涵停下腳步,望著目之所及的天盡頭,在自然面前,人是那麼渺小,那在原有的歷史進程中,他們兩個人的作用又能有多大呢?

傅庭涵站在路邊望著遠處發呆,一輛馬車從遠處駛來,到了近處便慢下來,最後停在路旁。

傅安站在一旁戒備的看著。

諸傳撩開簾子,看到是傅庭涵便笑道:“傅大郎君怎麼站在路邊,是車出了問題嗎?”

傅安見郎君還在發呆,便伸手推了推他,“郎君。”

傅庭涵回神,只是還有些呆,木木的扭頭看他。

傅安就示意他往後看,“是諸公子。”

傅庭涵回過身來,這才看到諸傳,他好奇,“你怎麼在這兒?”

這話委實有些不客氣,但諸傳沒在意,而是笑道:“趙氏的銘公子在府上設宴,我去參加,怎麼,傅大郎君不曾收到帖子嗎?”

傅庭涵老實的搖頭,他略一思索就明白趙銘為什麼要設宴了,看來趙銘雖然嘴上不贊同含章,私下卻沒少為她運作。

這算不算口嫌體直?

傅庭涵忍不住笑了笑,他讓車夫把馬車牽到一旁,讓諸傳先走,“諸公子先行吧。”

諸傳楞了一下,看了眼面上毫無異色的傅庭涵,突然間有些羞愧,他就不急著走了,而是問道:“傅大郎君寒冬出行,不知要去何處?”

傅庭涵頓了一下後道:“去別院裏看看。”

倆人又沒話了。

傅庭涵突然有點兒想念趙含章,有她在,場面一定不會冷下來。

傅庭涵一臉無辜的看著諸傳,很希望他趕緊離開。

諸傳竟然讀懂了他的意思,楞了一下後忍不住笑開來,擡手行禮道:“那就不打攪傅大郎君了,在下先行告辭。”

傅庭涵回禮,見他上車便開始自己走自己的。

傅安忙跟在身後,車夫也拉了馬車跟上。

坐到車裏的諸傳撩開窗簾探頭出來看,正看見他踩著雪慢悠悠的往前走,兩仆一車落後他一丈遠的位置跟著,並不打攪他,此一刻,他自己好像自稱一片天地。

諸傳若有所思。

長隨見他沈思的時間有點兒長,忍不住叫了一聲,“郎君?”

諸傳回神,放下窗簾,“走吧。”

諸家的馬車也動起來,傅庭涵已經把他忘在了腦後,甚至把身後跟著的傅安和車夫都拋在了腦後,誰也不知道他的腦袋瓜裏又在想什麼。

傅安縮著脖子跟在後面,只在需要轉彎時上前示意他們家郎君該轉彎了。

三人一車就慢慢走到了造紙坊,好在造紙坊距離城門也不是很遠,就在趙含章的一個莊子邊,這裏都是她的佃戶和長工,還有一條河,造紙坊就建在河流的下遊處,距離莊子不是很遠。

作坊裏水坑一個個,工匠看到傅庭涵,立即迎上去,“郎君,有三個坑的材料都泡出您說的纖維了。”

傅庭涵這才緩慢回神,點了點頭道:“去看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