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打抱不平

“我說這是個巧合您信嗎?”

當時午山高爐裏正在煉鐵煉鋼,因為那裏之前是荒無人煙的曠野,哪怕趙含章已經讓人往那裏送物資,但依舊緊缺得很。

每天吃得最多的就是各種粗糧,肉很少,多是燉煮,菜除了些許鹹菜就是豆芽菜。

因為人力緊缺,加上也沒有廚藝特別好的人,所以沒人費力的去做涼拌豆芽之類的,都是直接薅一把就往開水裏扔,加點豆油,再加點鹽巴,熟了撈出來就能吃。

趙含章在那裏待了幾天臉色都發青了。

所以在看到有人在敲打著做刀時,她就忍不住感嘆了一句,“要是有一口鐵鍋,每天炒菜速度也很快的。”

傅庭涵一聽,當即就帶著人把她給鍋做出來了。

天地可鑒,她當時真的就只是順嘴提了一句,真的是巧合啊。

但都做出來了,不用不好吧?所以她就歡快的接受了這口鍋。

趙含章盡量使自己真誠的回望趙銘,還沒等她更真誠一點兒,趙銘一句點頭,“我信。”

趙含章眼睛一亮,正要說話,就聽趙銘問道:“我曾經與你說過,鐵鍋太過奢靡,如今西平縣百廢待興,縣君若奢侈無度,治下百姓必定難過,你怎麼還打了十口鍋?一口還送到了我家。”

趙含章道:“那是我對五叔祖的孝心。”

趙銘點頭,“那剩下的九口呢?你自己不用卻放在珍寶閣裏售賣,還定了一個這麼高的價錢,意欲何為呢?”

趙含章給了趙銘一個贊許的目光,“伯父想的不錯,我的確有別的目的。”

她問道:“您不覺得用鐵鍋做出來的菜別有一番滋味嗎?”

趙銘虛心請教,“所以?”

“這世上總有忍不住口腹之欲的豪富之人,我賺他們的錢一點兒也不虧心,而且,”趙含章道:“最主要的是,我想讓豆油之效廣為流傳。”

趙銘疑惑,“豆油?”

“對,”說起這個趙含章就滿腹怨氣,她覺得她和傅庭涵目前為止對這個時代最大的貢獻不是琉璃肥皂,而是對豆類食品的再開發。

尤其是豆油。

但這個時代的士族一點兒也不領情,他們竟然私底下傳什麼豆油是低賤之物,竟然不願意食用。

上有所忌,下必諱之。

當然了,平民百姓不是覺得豆油低賤不想吃,而是見地主老爺們都不肯吃豆油,還如此嫌棄忌諱,於是私下有傳言,那豆油吃了對身體不好,雖然一時好吃,但吃得多了會蒙住心竅,最後在睡夢中莫名其妙的死亡。

嗯,這還是比較靠譜的傳言,離譜的有,吃豆油會不孕不育,吃豆油會眼盲,吃豆油會中毒……

趙含章沒辦法,只能曲線救國,有了鐵鍋,她再無償傳出大量新的菜式,這些菜式用的油全是豆油。

只要這些豪富之家有一個開始用豆油,慢慢的傳播出去,總有一天他們會接受豆油。

他們接受了,平民百姓自然也接受了。

其實要不是擔心影響不好,她過於奢靡真的會帶壞西平縣風氣,她真的是不介意往家裏放一口鐵鍋,一日三餐換著花樣吃東西啊。

趙含章現在都還在蠢蠢欲動,於是問趙銘,“伯父覺得我以一己之力帶動整個西平縣豆油的消費怎麼樣?”

趙銘瞥了她一眼道:“恐怕以你現在的信譽還不足以完成此舉。”

趙含章就嘆氣,“是啊,所以我才把鐵鍋都放進珍寶閣,並沒有自留。”

兩權相害取其輕,她可是艱難的做出了選擇。

“既然你意在推廣豆油,為何又將鐵鍋的價格定得這麼高?”

“一時意難平啊,鐵器難得,而且,”趙含章道:“現在西平縣最主要的是打造農具,準備明年的春耕,推廣豆油雖然重要,但還在春耕之後,所以鐵塊都先緊著農具打,鐵鍋就只有這麼幾口,物以稀為貴,他們愛買不買。”

趙銘解了惑,心情愉悅起來。

站在窗前看雪的傅庭涵一臉疑惑的看著倆人,不理解他們為什麼要站在雪裏說話,他們頭上的傘都積了不少雪。

見倆人還是沒進屋的意思,他就伸手敲了敲窗欞。

趙含章和趙銘一起循聲扭頭看去,就見傅庭涵攏著手站在窗前,一臉莫名的看著他們,“你們不冷嗎?”

趙含章這才想起來,趕忙請趙銘屋裏坐。

縣衙後院和老宅不同,和趙銘家裏更不同,這裏幾乎看到坐席,全都是桌椅。

哦,另一邊靠窗的位置倒是有個木榻,但那一看就是傅庭涵平時躺臥的地方,主人不請,趙銘不好過去就坐。

趙含章請他坐下。

趙銘不太自在的坐在高椅上,“也不知道你們哪來這麼多奇思,做的東西全都出乎人意料。”

他的目光落在了傅庭涵身上,問道:“那鐵鍋也是你造出來的?”

傅庭涵看了趙含章一眼後道:“是工匠造出來的。”

“若沒有你提點,他們怎麼可能想到去做這種東西?”

這一次傅庭涵沒有反駁。

趙銘就很好奇,傅家到底是怎麼教的這個孩子,他知道的東西怎麼都……這麼奇怪?

他垂下了眼眸,琉璃、豆油、鐵鍋,甚至是肥皂和青磚,每一樣在安定時期拿出來,都可以成為家族斂財的重器,還有他們現在還沒消息的造紙坊……

趙銘心中一跳,擡眼看向傅庭涵,“造紙一事,你有多大把握?”

趙含章精神一振,立即道:“八成!”

趙銘掃了她一眼,“沒有問你。”

他堅持的看向傅庭涵。

傅庭涵:“……銘伯父,造紙的技藝是含章想出來的。”

趙銘卻不太相信的樣子,問道:“我記得造紙坊你們入冬前就開始折騰了,到現在都沒成果嗎?”

傅庭涵道:“天氣寒冷,纖維泡出來得慢,我最近調配出了合適劑量的石灰水,正在漂洗,過不了多久就可以試試撈第一框紙。”

趙銘就瞥了趙含章一眼,為傅庭涵打抱不平,那眼神就像是在說,看到沒有,就這你還好意思認下這個功勞?

趙含章羞愧的低下頭去,趁著趙銘不註意,她卻調皮的對傅庭涵飛了一個眼神。

傅庭涵臉色微紅,有些不自在的移開目光。

趙含章太忙了,這些事完全顧不上,他就只能多盯著一些,她已經默寫了所有她知道的步驟,那剩下的,他再推演和調試就行,她來做,步驟也是一樣的,何必去占用她的精力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