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舂刑

柱子和一群人被送到了一個曠野中。

他們被用繩子牽到這裏,看著一望無際的野地一臉懵逼。

不遠處大家有一堆人正在熱火朝天的幹活。

看到他們,當即有人上來領他們,看到他們手上綁著的繩子,問道:“是犯事的?”

“對,都是犯事的。”

“犯了什麼事?”

“這個,這個,還有這兩個,偷懶耍滑,這三個,偷東西,還有那三個,刺兒頭,帶頭打架鬧事,都被判了十個月的勞動改造。”這是趙含章新定的縣衙法規。

所有犯事的,不涉及人命的,一律由監刑變為勞動改造,按照輕重來判。

重的還需要人看守,輕的則不需要。

柱子的罪刑就屬於不用看守的。

領頭的人將他們牽下去安置,分了兩間茅草屋給他們住,然後做訓話,“你們也都看到了,我們這裏房子還沒建好,所以你們得住茅草屋。”

“因為你們是犯事,所以在這裏,你們幹活是沒有工錢的,”他道:“活有點重,保證讓你們吃飽,好好幹,還能減刑,早點回家。”

“可誰要是還不聽話,偷奸耍滑,或是直接跑,我們這些部曲也不是吃幹飯的。”對方指了一圈附近道:“看到沒,全是我們女郎的人。”

“再者說了,能送到這裏的人,誰也不是光桿一個,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哼!”

沒人敢跑。

柱子悔恨不已,哭得不行。

他犯的事不大,所以被調去磨房裏幹活,其他人則沒有他的好運氣,聽說是要去挖山,挺辛苦的。

鐵礦對於趙含章來說是極重要的東西,而且高爐煉鐵,煉鋼還有些事情要完善,所以她和傅庭涵才來到此處。

柱子他們是住在最外圍,並不知道距離這裏三裏的地方有一處鐵礦,在那裏起了一棟棟房子,煉鐵坊也建好了。

這裏守備森嚴,進出的人都要嚴格檢查過。

工匠們在傅庭涵的指點下又煉出一爐鐵水,在等待冷切的時候,傅庭涵點了點頭,轉身出去。

趙含章正在看人用煉出來的鐵塊打農具,看見傅庭涵,隨手拿起竹筒擰開遞給他。

傅庭涵接過將裏面的水喝光,問道:“他們已經適應這邊的高爐,我們什麼時候回去?”

趙含章:“明天。”

她往外看了一眼,笑道:“今天出去走走吧。”

傅庭涵並不想去,正是冬天,外面又冷又孤寂,唯一的熱鬧還是幹活的人,有什麼好看的呢?

但因為是趙含章相邀,傅庭涵點頭答應了。

於是倆人騎著馬出去溜達。

趙含章直接帶著他往河邊去,“我帶你去抓魚,你這幾天胃口都不太好,我們吃些魚。”

冬天的魚……並不好抓,主要是水冷,不好下水,但很好引誘。

可能是因為這裏人少的緣故,河裏的魚沒見識過人心復雜,所以還傻乎乎的。

趙含章拿出讓人打的魚鉤,把從廚房裏拿的東西調配好魚餌,甩下水。

她一直拿著釣鉤。

傅庭涵站在她旁邊,看見浮標動了一下,驚喜,“咬鉤了。”

趙含章只看了一眼就閉上眼睛,側耳感受了一下手中魚竿的拉力,等了好一會兒才提竿。

魚很大,再用力的往後拉,趙含章溜了一下魚,慢慢將它拉上岸。

一條七八斤重的草魚,趙含章將它提在手裏,一時有些糾結,“魚怎麼做?”

傅庭涵不太確定道:“煮或者油炸?”

趙含章突然很想吃裹著面粉炸出來的魚塊,於是提上魚道:“走,我們去廚房試試。”

他們沒有回營地的廚房,而是就近去了外圍安置點的廚房。

這裏有個安置點,便是給耕作土地的部曲們住的,也是鐵礦的第一道防線。

因為這裏距離最近的村莊也有很遠的距離,因此縣衙直接在這裏建了一個作坊。

因為鐵礦,將來這裏生活的人只會越來越多,一個磨坊是在所難免的。

趙含章路過磨坊,聽見裏面隱約傳出來的哭聲,不由好奇,提著魚就探頭進去看。

就見裏面十來個人,或是在舂米,或是在磨麥子和磨豆子,其中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正一邊推著磨一邊低聲哭。

“哭什麼?”

磨坊裏的人都嚇了一跳,哭的少年也嚇了一跳,認出趙含章,一把沖上前去,傅庭涵下意識的把她拉到身後,秋武則是嗆的一下抽出了長劍。

少年膝蓋一軟,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縣,縣君,我知道錯了,您放了我吧。”

秋武松了一口氣,將劍收回去。

趙含章覺得他有點兒眼熟,但一時認不出來。

傅庭涵只看了一眼便道:“是下角村人,好像是叫柱子。”

柱子連連點頭,“對對,郎君記性好好,我就是叫柱子。”

看到站在一旁的趙含章,他立即找補,“縣君記性也好,縣君還仁慈,您饒了我吧,我再不敢了。”

趙含章好奇的問,“你犯了什麼事?”

柱子抹著眼淚道:“我就偷了一下懶。”

趙含章:“老實交代,只偷懶會送你到這邊來推磨?”

見趙含章作勢要走,柱子忙膝行兩步,上前哀求道:“我,我真是偷懶,然後讓大花她爹幫我幹一點兒……”

大花的爹是個傻子,不聰明,但幹活很賣力氣,基本上是別人讓他幹什麼他就幹什麼。

然後他有個挺厲害的女兒大花,也因為他女兒太厲害,以至於大家直接忘記他的名字,直接稱呼他為大花爹。

趙含章在下角村時便覺得那姑娘不錯,聞言就蹲在他面前問道:“那你是怎麼被抓住的?”

“大花知道了,鬧到了裏正那裏,說不把我抓起來,她就要往上告狀,裏正就把我抓起來送給官爺了。”柱子哭道:“縣君,我就偷懶了一次,真就一次啊,我當時是不太舒服,所以才讓大花爹幫忙的,您饒了我這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

趙含章微微一笑道:“我相信你,但我也不能壞了自己定下的法規,既然你確實犯了錯,那就先改錯,放心,在這裏不會有人欺負你們的,好好幹活兒,爭取早點兒回家。”

柱子又哭了,“可推磨真的好辛苦啊!”

趙含章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一會兒去給你們打魚,晚上你們吃些魚湯,別太傷心了。”

雖然趙含章還是沒赦免他,但聽到她如此關懷,柱子感覺心裏好受多了。

出了磨坊,趙含章便對秋武道:“讓人去下角村把大花父女送到縣衙,我要用她。”

這麼厲害的女孩子,就在下角村挖水渠屈才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