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聲望

她知道這事也就能暫時瞞住趙銘,等鐵礦正式開采,她瞞不了多久。

而她也不是很想瞞,畢竟用木柴來煉鐵……太耗費木柴了,效果還不好,所以她需要煤炭。

傅庭涵已經用高爐煉出鋼來了,那高爐被一改再改,現在已經可以確定下來。

他沒有再插手此事,只是將建造高爐和會煉鐵煉鋼的工匠交給趙含章,然後拿著趙含章的佩劍去了新建的高爐處。

路鐵匠此時就渾身是汗的在高爐邊上打鐵。

外面寒冬臘月,冷得掉渣,屋裏卻是熱烘烘的,打鐵的工匠們雖然覺得辛苦,卻並不覺得難過。

看到傅庭涵,所有工匠都停下手上的活兒,恭敬的與他行禮。

傅庭涵不在意的揮揮手,把劍遞給路鐵匠,“用我們前段時間煉出來的鋼將它重新打一遍。”

路鐵匠雙手接過劍,把劍鞘放到一旁,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劍身後道:“這劍已經很不錯了,其利可稱得上一把名劍,為何還要重新打呢?”

“比不上鋼。”

其實要不是他力氣不夠,他就自己來了。

不過打鐵也是技術,並不是有力氣就可以的。

傅庭涵有理論知識,但動手能力相當於零,所以只能交給路鐵匠了。

要打下豫州,趙含章將來肯定還要上戰場的,一把鋒利的寶劍是他目前能給她的最好保障。

“鋼要是有剩下的,全部打成槍頭。”

路鐵匠應下。

傅庭涵在屋裏巡視起來,工匠們立即湊上來問,“大郎君,管事讓我們收拾東西,說要去另外的地方建高爐,不知要去什麼地方?”

傅庭涵道:“等你們去就知道了。”

工匠們遲疑,“不知遠嗎?若是太遠,我們能不能帶上家人?”

傅庭涵沒回答,但出來後還是去找趙含章詢問此事。

趙含章正在調材料,讓人把建造房屋和高爐的材料運過去,聞言道:“現在房子還沒建起來呢,等那邊都建好,我會優先安排他們的家人過去的。”

冬至過後,天越來越冷了,城中大部分婦孺老人都在家裏窩著,而青壯則陸續走出家門,到縣衙裏接了工後出去幹活兒。

這一次趙氏禮宴,趙含章賣出去了不少琉璃制品,其中全身鏡的銷量最高。

沒有哪一個魏晉時期的男子可以拒絕一面全身鏡,如果有,那一定是對方沒有禮貌。

作為士族,化妝是最基本的禮節,不管是敷粉還是穿衣,有一面全身鏡,讓他們能夠清晰而全面的正視自己是多麼的重要。

不僅他們自己需要,他們還想給他們爹,他們哥,他們的叔叔伯伯和弟弟們帶一些。

所以琉璃作坊出來的全身鏡供不應求。

汲淵不得不帶著管事先記下他們的地址和求購的數量,表示做好以後會送貨上門。

不錯,他們的服務就是這麼周到。

因為他們決定把全身鏡送出去後順便購買一些糧食。

趙含章收留的人太多了,雖然之前囤積了不少糧食,但因為以工代賑,那糧食儲備量哢哢的往下掉。

所以天氣越發冷了以後,趙含章就不再發布工作,大家都貓在家裏過冬,糧食消耗減少了不少。

但通過冬至禮宴,她不僅大賺一筆錢,還和好幾家商定好了以琉璃制品換糧食的協議。

手中的存糧一多,趙含章的心又大起來,於是趁著冬天沒有農活,她一回到縣衙便將各裏正和隊主們都叫來,發布了新的用工要求。

實際上還是以工代賑,不過這次不是發糧食了,而是發錢。

趙含章羅列出了十幾種工作,每種工作一天的工錢在八文到十五文不等,十天結算一次。

拿了錢,百姓們可以選擇和縣衙買糧食,也可以購買其他東西,反正不像之前只發糧食了。

各裏正帶著消息回去,當下就有不少人出門參加了這次用工潮。

軍隊的隊主們更不用說了,他們手底下的人全是收留的難民,無家無根,更不會放過這樣賺錢的機會。

只是隊主們還是和趙含章確定了一下,“他們也能拿到工錢嗎?”

“當然,”趙含章道:“此是冬季,本就該休息的,在應該休息的時候幹活,我自然要給他們工錢。”

隊主們松了一口氣,表示明白,立即帶了消息回各自的安置點,將這個好消息告訴他們。

於是,在來西平的客人們離開得差不多的時候,整個西平縣都動了起來。

不管是西平縣城中的百姓,還是鄉野下的佃戶農民,全都跟著裏正或者隊主出門,一邊縮著脖子抵禦寒風,一邊幹活。

等多幹幾下,身上便開始變熱,不那麼冷了。

全縣青壯的主要工作是挖水渠,水庫和修建房屋。

冬天的地不是很好挖,才下過兩場雪,最上面的土有點難挖,需要耗費很大的力氣,但他們只要一想到每天十文的工錢,他們就充滿了幹勁。

而在西平縣四個方向,四個磚窯建起,開始為各安置點輸送做好的磚塊。

趙含章就每天騎著馬四處巡視,現場解決各種問題,她都為自己的勤奮感動了。

以前拿著工資工作她都沒這麼積極。

不過這樣一來,西平縣的百姓也對這位“縣君”快速熟悉起來了。

普通的百姓並不在意上位者是男的,還是女的,他們只要過得不那麼苦就行。

對於免掉了他們今年秋稅的趙含章,他們雖然有些懷疑她的能力,但更多的是感激;

而等到後來她以工代賑,又讓裏正將村子裏因為亂軍而變成孤寡的人送到縣城育善堂裏撫養時,大家便開始從心底認同她,並希望她能夠一直做西平縣的縣令。

畢竟能和她一樣仁慈的縣君是很難遇到的。

到今天,她在深冬發布以工代賑令,百姓對她的崇敬之情更是節節攀升,加上趙氏禮宴傳出了她有情有義至孝的美名,百姓就們的心就完全傾向她,從心底覺得,這就是他們的縣君!

作為宗族的實際代理人,對於趙含章民間聲望的變化,趙銘第一時間就察覺到了。

看到她短短的三個月便收服了西平縣全縣百姓的心,趙銘心底的那一點遲疑也消散了。

他召開宗族會議,正式道:“讓趙寬幾個準備準備入世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