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鐵礦

趙銘皺眉,“就在西平縣內嗎?我怎麼從來沒聽說過縣內有鐵礦?”

“天下礦產這麼多,您難道還能每個都知道啊。”

趙銘一想也是,問道:“鐵礦在哪兒?”

“就在一處曠野上,那裏都是丟荒好幾年的田地,且田地有些貧瘠,要不是敵軍有可能從那裏北下,我都不會想著在那裏設安置點。”

“說了這麼多,你還沒說到底在哪兒。”

“這個,因為那裏是狂野,所以無地名,山也沒名字,我就給那個安置點取名午山,因為中午的時候,那裏陽光照射得特別好……”

趙銘瞇了瞇眼,在心裏將午山兩個字來回念了兩遍,又是在北邊,他抿了抿嘴,“這個午山距離舞陽很近?”

趙含章捏著手指道:“略近一點點。”

趙銘臉黑得不行,“那鐵礦不會是在舞陽縣那邊吧?”

趙含章沖他嘿嘿笑。

趙銘轉身就走,他真是糊塗了,他到底為什麼要停下來聽她說?

趙含章忙追上去,跟在他身後絮絮叨叨,“伯父,那山並不完全在他們那邊的,也有一部分在我們這邊,真的,我都問過了,以前那裏有村莊,便有人的土地在那座山的腳下……”

“這縣與縣之間的分隔,除了界碑那一塊兒比較明確外,其他地方本就是模糊的,我都讓人去查看過了,那一片地,舞陽縣也丟荒了。”趙含章道:“我們去開采,根本不會有人知道。”

趙銘停下腳步,蹙眉問:“那你告訴我幹嘛?”

想開采,那就偷偷的去開呀,為什麼要告訴他?

這是讓他攔著,還是不攔著?

趙含章道:“但煉鐵需要石墨。”

她巴巴地看著趙銘。

原來是看上了族裏的石墨礦。

當然,此石墨並不是彼石墨。

古人將煤叫做石墨,而後世認為的石墨,在這裏卻被稱為黑沿。

所以趙氏手裏的石墨礦其實是煤礦。

趙銘也幹脆,道:“你要和族裏買石墨?回頭我把管這事的人叫來,你與他談去。”

“那能便宜些嗎?”趙含章道:“待我煉出鐵來,我也便宜賣給族裏。”

趙銘就沈思起來,趙含章一看有戲,再接再厲,“而且不瞞伯父,我們新煉制出了質量更好的鐵,我們稱之為鋼,雖然產量也很低,但打造出來的兵器可稱得上是神兵,這種獨一無二的東西,我是不可能往外賣的,只賣給宗族。”

趙銘沈吟起來,瞥了她一眼後道:“走吧,回家談。”

趙含章就喜滋滋的跟上。

跟別人談哪裏有和趙銘談爽快?

他們彼此都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人,也知道對方是什麼樣的人,趙含章可以沒有顧慮的把價錢往下壓。

煤礦並不是趙銘的,而是屬於趙氏一族,不過是他,不,應該說是他爹在管著家族的這些事,所以他才能做一些決定。

不知道趙銘是怎麼想的,反正他沒讓趙含章多努力就同意了降價,以一個很優惠的價格將煤塊賣給她。

趙銘也想看看趙含章到底能夠做到哪一步。

要是真讓她掌握整個豫州,那趙氏塢堡在豫州腹地,將來只要豫州不破,那趙氏就是最安全的。

基於此,趙銘願意在能幫助她的地方幫她。

汲淵知道趙含章買到了煤,大喜,“這樣一來,我們武器上就不受制於人了。”

趙含章收留了這麼多流民,當然,這些人並不全都做士兵,更多的是長工性質。

真正被她當做士兵訓練的只有一千兩百人,但這些人需要的武器也不少。

而剩下的人中,閑暇也要做些軍事訓練,相當於民兵,農忙時屯田,戰時上戰場。

他們也需要一些武器的。

更何況,她現在還需要大量的農具。

這些都需要到鐵,豫州境內的鐵礦不是在衙門手裏,就是在何刺史手裏。

其實都暴露在何刺史眼皮下,和他買鐵,不就相當於把自己的情況和野心都暴露了嗎?

所以汲淵一直想要越過何刺史,到豫州之外去買鐵器;趙含章就比較幹脆了,她想要自己找鐵礦。

豫州的礦產資源不少,雖然她不記得具體的地方,但西平縣既然出現了煤礦,那附近應該就有鐵礦。

不在西平,也會在隔壁縣。

所以趙含章一直讓人留意。

找到午山的鐵礦純屬意外,趙含章之前買了一批鐵礦石,當時就把石頭發給各隊主、什長們看,讓他們記下樣子,要是在野外發現相似的石頭,立即上報。

一個隊主帶著分到的部曲們到達安置點安置,因為天冷,之前預存的木柴不夠,他們就走遠了一點砍柴,無意中就發現了午山。

那是一座極矮的山丘,就邊邊上長了幾棵樹,但那裏防風,所以休息時他們就躲在那裏,感覺不是那麼冷了。

然後他們就摸到了一塊石頭,才一用力,石頭就散了,散成一堆砂石的模樣,那顏色和趙含章給什長們看的鐵礦極為相似。

所以什長就撿了一兜,在午山安置點隊主回縣城匯報情況時帶上了。

趙含章沒想到自己想什麼來什麼,頗有種自己是命運之子的感覺在。

好在事情不是那麼順利,所以減弱了她這種感覺,因為那午山距離安置點有點兒遠,據大家詳細研究,他們確定,被趙含章取名為午山的那座無名山已經出了西平縣範圍,是屬於隔壁舞陽縣的。

因為這個,趙含章很不高興,悶悶不樂了一個晚上後就決定往午山安置點增派一隊人馬,兩隊全都悄悄把安置點挪到了山腳下不遠處。

好在對面舞陽縣人口流失同樣嚴重,而且那邊樹木比他們這邊茂密多了,這也就意味著,午山那頭附近就沒有村莊,甚至連耕地都沒有。

所以他們可以暫時悄無聲息的占下來,等被發現的時候再說。

哦,對了,還有個問題,私采鐵礦是違法的。

不過有何刺史這個先例在,趙含章也不是很在乎就是了,但她現在還很弱小無助,所以得捂住了不能往外說。

也因此,知道此事的人都是趙含章和傅庭涵的心腹。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