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十八彎外的親戚

趙正小朋友沈思,還沒想好,就聽得一聲幽幽地問道:“定什麼品?”

他一擡頭,看到趙銘,下意識就繃緊了脊背,臉色嚴肅的跟個小大人似的行禮,“銘伯父!”

趙含章嘿嘿樂,“伯父好快的速度啊,我以為您得到傍晚才能脫身過來呢。”

“少嬉皮笑臉的,你知道那是誰嗎?”

“不知道,不認識,”趙含章很光棍,“不過應該是出自沛縣夏侯氏吧?”

“不錯,今年的中正官是夏侯駿,夏侯仁乃夏侯駿的族弟,與他關系不錯,一直在為他廣羅人才,”趙銘道:“若讓他們知道你在西平縣內養了這麼多私兵和部曲,我們誰都別想好過,所以面對他,你最好老實一些。”

趙銘有些頭疼,“放帖子的時候我已經特意避開何刺史和夏侯將軍的人,沒想到夏侯仁還是找過來了。”

趙含章:“無帖而來,是不是聽到了我的聲威特意找過來的?”

趙銘就瞪了她一眼道:“你也知道啊,汲淵四處給你造勢,又是買馬,又是買糧的,加之你射殺劉景的事跡,其他地方還不知,但在豫州內伱現在是個名人了,這次禮宴來的文士,十句倒有三四句在討論你。”

這一刻,趙銘覺得她不出現在禮宴中實在是再正確不過的事。

趙含章卻還是樂呵呵的,“聲望這種事有弊自然也有利,伯父不必太過焦心。”

“我不焦心,”趙銘瞥了她一眼道:“此事若引起皇帝和東海王的註意,大不了把你送到京城裏去。”

趙含章還是一臉笑呵呵的,大包大攬道:“伯父放心,我不會讓他發現我手下那些私軍和部曲的。”

除了她手底下的人和趙氏部分人外,沒有誰知道她手底下養著大批的私軍和部曲,就是趙銘也只知道個大概,並不知道具體數目。

所以趙含章並不怕。

別說趙氏的族人不會傻缺到去告密,就是告了,她也有辦法應對,讓他們抓不到一點兒證據。

趙銘臉色和緩了些。

趙含章看了一眼趙正後往趙銘那邊坐近了一些,樂呵呵的問道:“伯父,您看,我和夏侯家有親,您說我能不能求他們辦一些事?”

趙程想不想定品不知道,但她手底下還有一大堆可以用的人呢,若能把他們提前安插進汝南各縣……

穩重淡定如趙銘都沒忍住伸出手來摸了摸她的額頭,“沒燒啊,怎麼就說胡話了?”

他怒噴道:“你和現在的夏侯家有什麼親心裏沒數嗎?你怎麼不去找皇帝說你和他有親,讓他給你些好處?”

趙含章就認真思索起來。

趙銘見她真的在沈思,驚悚不已,“你認真的?”

趙含章道:“天下熙熙皆為利往,有親只是一個借口,但有了這個借口就要好行事得多,只要我與他們有利,也不是不可以。”

趙銘:“……”

他認真的打量趙含章,忍不住道:“大伯到底是怎麼養你的,他是個名士君子,怎麼你卻……”

趙銘覺得那話對一個女孩子來說不太好聽,於是憋著沒說。

趙含章卻是經歷過現代社會自黑模式的,自在的接口,“唯利是圖,臉皮厚?”

趙銘放棄一般揮手道:“罷了,隨你吧。”

反正不會是她吃虧,她不吃虧,趙氏就不虧,隨她去吧。

趙銘還沒察覺到自己的底線在一退再退,趙含章已經在扒拉手指算她和夏侯仁最親的一層關系,以便見面的時候攀親戚。

趙銘聽到她在嘀嘀咕咕的念叨,“夏侯將軍要叫祖父表叔,那要叫我爹……”

趙銘頭疼的扶額,“你別算了,你太舅姥爺一家被誅三族,現在留下的夏侯與你沒多少血緣關系,你真要攀親……”

他目光定在她的臉上。

趙含章見了便伸手摸自己的臉,“怎麼,我長得像夏侯家的人?”

趙銘一臉復雜的道:“我沒見過那位夏侯先生,但聽說過,你父親長大一些後,所有人都說他長得像夏侯先生,而你長得像你父親。”

趙銘說的夏侯先生是夏侯玄,是趙長輿的親舅舅,也是大晉奠基者之一司馬師的大舅哥。

夏侯玄有多厲害呢,她那麼厲害的祖父以夏侯玄為畢生偶像,同時期的名士不少都以他為榜樣,稱贊他“朗朗如日月入懷”,是曹魏時期的四聰之一,可見他的智商和聲望有多高了。

司馬家想要謀權篡位,而夏侯玄是一道越不過的門檻,所以夏侯玄被冤殺,三族被誅。

所以現在的夏侯家和趙家的關系是很遠的一層,拐了十八道彎都不止了,趙銘還道:“大伯並不喜夏侯駿,自夏侯先生去世之後,我們趙氏和夏侯氏的關系也冷淡了下來。”

所以走關系是走不動的,當然,趙含章拿出足夠大的利益是可能的,但何必呢,趙家的姻親可不少,做事也不是非夏侯家不可。

趙銘起身,“你既然想試,那就試一試,現在豫州是夏侯駿為大中正,若無意外,未來幾年都會是他,族中不少子弟都要成年了,也要定品出仕,和夏侯家搞好關系不是壞事。”

他頓了頓後道:“把庭涵也叫來見一見夏侯仁,雖說他才名在外,家世也不俗,但要定高品,還是要在中正官面前留下足夠的印象才行。”

趙含章這次沒反對,一口應下,但傅庭涵願不願意來就不一定了。

他不會出仕大晉,但在這個時代,有名望總比沒名望要好。

畢竟有時候名望是可以救命的。

隔壁的園子裏在熱熱鬧鬧的舉行宴會,夏侯仁被圍在中間,他盛名在外,加上又是今年大中正的族弟,所以他很受歡迎。

但也有相當一部分人不搭理他,自顧自的湊在一起攬鏡自照,說些自己感興趣的話題。

趙程就是其中一個,他有自己的朋友圈子,見他實在喜歡全身鏡,一直在照個不停,便道:“別照了,回頭送你一面。”

朋友一聽,立即回頭,“你有?”

趙程頷首道:“我屋中便有一面,購買也不難,回頭送你一面。”

朋友一聽,立即回到他身邊坐下,“外面有傳言,說上蔡趙家出了一個琉璃作坊,做出來的琉璃猶如天上仙品,難道那趙家是你家?”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