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忽悠人抄書

趙含章雖然失望,但那還是跑去趙瑚家裏把那幾本書都給拿上了。

因為她也缺。

這時候的書太難買了,即使是簡單的啟蒙書也很難買得到。

一般縣城裏的書鋪,裏面賣得更多的是筆墨紙硯等各種文具,而書反而是最少的。

至少汲淵去買的時候就沒買到幾本適合給啟蒙學生讀的書。

趙含章的存書也不少,但都沒有多余的書冊,就是她自詡大方,也不舍得把這些書給剛啟蒙的人用。

所以只能抄書!

這麼重要的任務,趙含章交給了才被挖過來的兄長和弟弟們。

趙含章把才從趙瑚家裏取出來的紙發下去,“兄長們,我知道你們都很想早點兒找到答案,我也是的,所以為何不從現在就開始尋找答案呢?”

接過趙含章遞過來的紙和書,少年們一臉懵,“這是什麼?”

趙含章:“你們要抄的書。”

少年們更懵,低頭看手中的書,“《急就篇》《訓纂篇》《勸學篇》,這不是啟蒙的書嗎,我們為何要抄它們?”

趙含章一臉嚴肅的道:“兄長們要因為這三本書只是啟蒙書籍,所以輕視它們嗎?”

她道:“要知道這三篇文可是把楊雄和蔡邕等人續寫修撰過的《倉頡》三篇都取代了。”

少年們一凜,趙寬立即道:“我們並沒有看不起這啟蒙書,只是不解,我們要找的答案和這三本書有什麼關系?”

“這三本雖只是啟蒙書,但也是百家之基,包羅萬象,裏面的典故,道理,涉及百家,你們要想知道數學到底是不是百家之母,那就從這裏開始研究起吧。”

趙寬道:“我們都背下來了。”

趙含章:“但只有抄寫才能讓人更深刻的思考到其中字義,而且先前就說好了,進了縣衙你們得聽我的調度,現在我就讓你們抄書!”

眾少年:“……要抄多少?”

趙含章:“先每本來個十遍吧。”

眾少年眼前一暗,趙寬作為代表問:“……每人?”

趙含章點頭,“每一個人!”

也就是說,一個人得抄三十本書……

趙寬正要反抗,趙程已經從亭子裏走出來,直接下令,“含章說的不錯,這三本雖是啟蒙書,但其中道理不少,你們這些年讀書是多了,且遊歷豐富,但對於啟蒙時學的道理卻未必還能記得,更不要說做到了。”

“所謂溫故而知新,你們是應該好好的重新讀一下啟蒙書了。”趙程道:“就從今晚開始抄書,每日交上一篇來,我要檢查的。”

少年們忍不住哀嚎一聲,紛紛後悔,早知道就不跟趙含章打這個賭了。

找答案的方法有很多種,他們為何偏偏選擇了最不受控制的一種呢。

趙含章見抄書的人也有了,這才放下心來,吃過羊肉宴後就帶著傅庭涵回縣城。

趙二郎留在塢堡裏繼續承歡膝下,明天再回去。

他和才八歲的趙正交上了朋友,兩個人看著關系還不錯,所以趙二郎對於被留在家裏一點兒意見也沒有。

趙含章和傅庭涵騎著馬慢慢往回溜達,順便談一些機密事,秋武等人便落在後面遠遠的跟著。

“你是打算讓趙程給育善堂裏的所有孩子啟蒙嗎?”

趙含章直接搖頭,“這是不現實的,一來,我現在沒這麼富裕,二來,趙程也未必會答應上大課,有教無類。”

有教無類四個字說得簡單,但在這個時代,真正能做到的沒有幾個。

育善堂裏的孩子有曾經出身還不錯,只是因為城破而家破人亡的;也有出身貧民之家,甚至有在城破之前便在育善堂裏的孤兒;還有從小便在城中乞討的乞丐。

當下連當官都要先定品,而九品中正制最先看的就是家世。

所以她不確定趙程會願意教授這些孩子,有教無類。

在還不足夠了解趙程的情況下,她不打算在有可能引起紛爭的區域出手,以免痛失良才。

傅庭涵點頭道:“教育是很重要,但也要循序漸進,我的建議是先培養縣衙中的衙役、差吏和軍中的伍長什長之類的。”

“英雄所見略同,”趙含章興奮的道:“我當時看到趙程和我那些兄弟們,就好像看到了一個個老師。”

“除了縣衙中的衙役、差吏、軍中的小軍官外,還可以從育善堂裏挑選一些年紀稍大又機靈的孩子來學,”她道:“我的要求並不多,只要他們能讀完這三篇啟蒙書,認識那上面三成的字外再知道簡單的加減法就行。”

雖然可能只有小學三年級的知識儲備,但也可以使用了,一些簡單的縣務工作都可以派給他們。

趙含章現在很缺人啊。

傅庭涵問:“你有沒有想過自己編寫啟蒙教材?”

“你是說《千字文》和《三字經》嗎?”

傅庭涵點頭,“你不記得了嗎?我都還能大半,我以為以趙老師你的記憶力和對文史的了解,更應該記得。”

“記得呀,”只是她從沒這樣想過而已。

趙含章摸了摸下巴道:“倒不是不可以,我回去就寫,到時候兩套啟蒙書籍一起使用,看看識字的速度,最後決算出一套最好的來。”

話是這樣說,但趙含章和傅庭涵心中明白,《千字文》和《三字經》應該能打敗《訓纂篇》等三篇。

畢竟經過了千年的歷史驗證。

“可惜,我默出來後還是只能用手抄傳播,我們沒有印書坊。”

傅庭涵心算了一下將來育善堂有可能耗費的物資,搖了搖頭道:“要想擴大教育,那書籍必不可少,只靠抄書太難了,印書坊雖難,但還是得做。”

見趙含章意動,他便問道:“直接一步到位,讓人研究活字印刷?”

趙含章想了想後搖頭,“算了吧,現在整個縣城也沒幾個認字的,更不要說認字的匠工了,搞活字印刷,恐怕要舉全城之力才能弄出來。”

“當下糧食也很重要,所以我們不能占去耕作的勞動力,”趙含章道:“還是研究一下雕版印刷吧,如果只是印刷啟蒙書籍,那雕版印刷是最便宜,也是最方便操作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