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六韜

趙二郎出去跑步回來,一臉懵的被秋武帶到花園。

少年們一起扭頭看向他這個名義上大房的繼承人。

趙二郎不似以前,一點兒也不在意他們的目光,直接跑到姐姐身邊:“阿姐!”

趙含章將他拉過來,“快去拜見伯父和叔父。”

“哦,”趙二郎去給倆人行禮,就叫了一聲伯父和叔父,然後轉身就要走。

“等等,”趙程喊住人,問道:“你知道我是誰嗎?”

趙二郎:“叔父。”

趙程:“哪個叔父?”

趙二郎就扭頭去看他姐姐。

趙含章笑道:“這是程叔父,以前和父親一起讀書的。”

趙二郎:“程叔父。”

趙程心中有些失望,但面上沒顯露出來,而是繼續問道:“現在讀什麼書?”

趙二郎很老實,“沒讀書了。”

趙程蹙眉,“那你一共讀了幾本書?”

趙二郎就感覺見到了先生一樣,他忐忑的看向趙含章。

趙含章沖他微微點頭,笑看他。

每當姐姐露出這種表情時,便是讓他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於是趙二郎膽子大起來,理直氣壯的道:“我一本書都沒讀完。”

趙程溫聲問,“那你近來在做什麼呢?你才十二歲,年紀還小,總不能虛度光陰。”

“我沒有虛度光陰,我每日都很忙的,”趙二郎掰著手指給他數數,“我每日要給五叔公和阿娘請安,要帶我的手下們習武和騎射,還要聽書,背書,時間還總是不夠用呢。”

趙程驚訝,仔細的打量他,這才發現他雖然才十二歲,卻長得高高大大,比他姐姐還略高一些了,一身窄袖胡服,顯得肩寬臂長。

他起身走到他身邊,伸手捏了捏他的手臂,微訝,“書還能用來聽嗎?”

“當然了,”趙二郎理直氣壯的道:“別人念書,我在一旁聽就是聽書了。”

“那能背得下來嗎?”

趙二郎猶豫了一下後道:“可以吧,聽好多遍好多遍就背下來了。”

“那你背給我聽聽。”

趙二郎看了一眼姐姐,見她微微頷首,這才漲紅了臉,磕磕巴巴的開始背起來,“文王問太公曰:天下熙熙,一盈一虛,一治一亂,所以然者,何也?其君賢不肖不等乎?其天時變化自然乎?”

這是他第一次在那麼多人面前背書,竟然還背出來了,一時激動,臉都紅透了,於是越發激動,背得更大聲,“太公曰:君不肖,則國危而民亂;君賢聖,則國安而民治。禍福在君,不在天時。”

趙程眼睛微亮,“《六韜》?誰給你念的?”

趙二郎就扭頭看向傅庭涵,“我姐夫教我背的。”

趙程看向傅庭涵,甚是滿意,點頭道:“教得不錯,多少人教過這孩子都無功而返,沒想到最後是你教會他。”

傅庭涵看了一眼趙含章後道:“是含章的主意。”

“但事情是你做的,不是誰都有耐心教他的。”趙程以前雖沒見過啟蒙後的趙二郎,但常和趙長輿通信,在大伯的信中,他知道趙二郎有多難教導。

他不是不聽話,而是聽話了也教不會,比調皮搗蛋不願意學習更讓人無力的是,怎麼努力乖巧的學習都學不會。

所以在知道大伯要把爵位給趙濟繼承時,他才一言不發,只是更加的心灰意冷。

想想看趙二郎逼走了多少個啟蒙先生啊,而傅庭涵不僅能堅持下來,還能讓他背下這麼一段《六韜》,可見有多厲害。

趙程欣慰於傅庭涵,趙銘聽到的卻是趙二郎背下來的內容,他看向趙含章,“這段文章你是特意讓他背的?”

趙含章楞了一下後反應過來,立即道:“當然不是了。”

她道:“《六韜》是兵書,二郎一看書就頭疼,這輩子顯然是不能讀書識字了,那我就只能教他兵書,將來若能在武上立功,那我和阿娘就放心了。”

趙銘:“若是讀兵書,大可以讀《孫臏兵法》,我記得你家裏有一本手抄本。”

趙含章:“那為何《六韜》就不行呢?”

趙程聽到了他們的爭執,扭頭問趙二郎:“你知道這段話是什麼意思嗎?”

“知道,”趙二郎道:“文王問太公,天下混亂是不是因為天命,太公說不是,認為天下混亂或者強盛是由君王的賢明決定的。”

趙二郎有些忐忑的看向趙含章,再次得到姐姐的點頭認同,頓時高興起來。

他竟然都能對答了,他真是太厲害了!

趙程也驚訝,雖然這個譯白過於簡略,但的確說對了中心思想,看得出來,這是他自己的理解。

趙程點頭表達了認同,贊道:“譯得不錯。”

趙銘:……

他默默地看向趙含章。

趙含章無奈,只能和他道:“伯父,您別多想啊,他背的文章可不少,這只是其中一段而已,我真不是有意的。”

“兵,事關天下大勢,”趙含章道:“不論是和平時候論兵,還是混亂時候論兵,都不免提到天下之勢,治兵如同治國,治民,這內容不免就涉及到一些。”

趙銘還未說話,趙程已經不在意的道:“說就說了,誰還能把他們怎麼樣不成嗎?這天下現在亂成這樣,不就是因為君主不賢不明嗎?”

趙銘無奈的道:“當今才登基不久。”

“所以先帝不賢不明,根源更在於武帝。”

連晉武帝都被拉出來了,趙銘還能說什麼呢?

他怕再說下去局勢就要控制不住了。

其實現在就已經控制不住了,少年們紛紛道:“不錯,若是武帝當初能夠另擇後繼之人,大晉怎會走到如今地步?”

“也不一定,我看他們誰也不服誰,另立新帝未必就能平和局勢,你看現在不也亂著嗎?”

話說得隱晦,但大家都懂,他們指的就是司馬家。

還有人小聲道:“我看是因為他們家得位不正,所以才……”

“大膽,”趙銘臉色一肅,厲眼瞪過去,少年們嚇得低下頭去。

他抿了抿嘴道:“你們若是談《六韜》我不攔著,但若妄議朝政,不等衙門拿你們,我先打斷你們的腿。”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