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趙程

趙程臉色冷淡,只遵禮的沖他父親行了一禮,然後面向他兒子,“去讓直一把行李拿進去。”

趙瑚不高興了,“下人便在此處,你指使下人去做就是,使喚孩子做什麼?”

才八歲的趙正立即道:“翁翁,行李中有好多珍貴的書籍,下人手重,若是跌了就不好了,還是我去吧。”

趙瑚:“如此貴重的東西誰敢跌?我打殺了他!”

趙程臉色一沈,喝趙正,“話這麼多,還不快去!”

趙正轉身就跑。

趙瑚忍不住跳腳,“你跟孩子發什麼火?”

趙程垂下眼眸不說話,趙瑚更氣,正要指著他的鼻子大罵,一道熟悉的,清冷的聲音響起,“程弟回來了。”

趙瑚將要出口的臟話就堵在了喉嚨裏,只是臉色鐵青,很難看。

趙程卻是面色一緩,雖然面上還是那麼冷淡,看到走上來的趙銘,趙程擡手作揖,恭敬的叫道:“銘兄。”

趙銘點點頭,邀請他,“我在家裏置了一桌席面,你與我同去小酌一杯?”

趙程想也不想就答應了,轉身就和他走。

趙瑚張大了嘴巴,氣惱道:“今日是小雪,都到了家中竟也不留家中吃飯……”

趙程為了不見父親,能夠連續五六年在外不歸家,又怎麼會在意一個小小的節氣團圓?

趙銘幹脆連趙瑚一並邀請過去,“七叔一並過去吧,父親也想您了。”

趙瑚這才閉上嘴,他也知道留不住趙程,嘟嘟囔囔的應下,去帶上孫子趙正一並過去。

趙銘知道趙程心中煩悶,所以特特把他帶到後院亭子裏單獨坐了一席。

趙銘給他倒了一杯酒,問道:“此次回來就不走了吧?”

趙程皺眉,“幾個孩子想家了,加之塢堡出事,我才想帶他們回來看看,待來年天氣暖和一些還是要走的。”

“天下已經大亂,外面盜賊橫行,再出去並不能學到多少東西,反而會平白丟了性命。”趙銘道:“與其在外疲於奔波,不如定居故鄉靜心讀書,當然,你若能留在族學中替十一叔分擔更好了。”

趙程神色淡淡,“我進塢堡時見許多人家都掛著白麻,顯然家裏也並不平靜,談何靜心呢?”

“正是因為不平靜,這才需要你留在西平,難道你要袖手旁觀宗族落難嗎?”

趙程這才沒說話。

趙銘嘆氣道:“三娘一個女郎都有護衛家族之誌,你作為叔父,怎能還在她之後呢?”

趙程:“我正想問兄長,你信中說的不甚清楚,三娘一個女郎如何能做西平縣的主?”

趙銘嘴角微挑,“你沒見過她,待你見了就明白,只怕她不僅能做西平縣的主,將來還能做上蔡縣的主呢。”

“我見過她了。”

趙銘驚訝,“什麼?你何時見的?”

“回塢堡的時候路上碰見的,”趙程想了想道:“的確桀驁,不似一般女郎,不類治之。”

趙銘笑道:“人都是會長大的,長大的過程中遇到不同的事,自然會長成不一樣的人。”

他道:“以前她的脾性品格倒是很像治之,現在嘛……”

趙銘想了想後笑道:“卻有五分像大伯。”

趙程驚訝,這是很高的評價了。畢竟趙氏這三代最聰明,成就最高的便是趙長輿了。

趙銘是很想留下趙程的,想到趙含章的厚臉皮,他便熱情的道:“明日我帶你去見她,說起來當年族中和治之關系最好的便是你。”

趙程沒有拒絕,前院傳來喧鬧聲,是某人大聲說話的聲音。

趙程問,“三娘主管西平縣,他沒給她添麻煩吧?”

趙銘知道他問的是趙瑚,笑著搖頭,“沒有。”

趙程卻不相信,冷笑道:“你不必替他遮掩,大伯那麼威嚴尚且壓不住他,更何況三娘呢?”

趙銘搖頭道:“大伯壓不住七叔是因為大伯不在西平,況且,你也小看了趙三娘,我們這位侄女啊……”

趙銘想到每每被她蠱惑的他爹,不由搖頭嘆息。

而此時,趙含章他們一家才煮了紅糖姜茶坐在靠窗席子上,竹簾被卷起來,窗也打開了。

看到天空中紛紛揚揚落下的小雪花,趙含章驚呼一聲,“真下雪了!”

趙二郎也很興奮,跳起來就往外跑,順手還把傅庭涵給拽了出去。

王氏忙叫道:“快披上狐裘,可別凍著了。”

見趙含章含笑看著,並不跟著出去,她就推了推她,“你也和他們玩去吧,我這裏不用你陪。”

趙含章搖頭,“我不喜歡玩雪,冷冷的,阿娘,我們說說話吧。”

王氏很久沒和女兒交流了,一時不知該說什麼,就問道:“說什麼?”

“說一說子途叔父。”

王氏想了想後道:“伱小時候他還抱過你呢,很是喜愛你,你父親曾一度想讓你認他做父。”

趙含章驚訝,“為何?”

王氏就嘆息,“七叔祖荒唐,他們父子關系不睦,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你叔父便無意娶妻,放出話來說,把孩子生在這樣的家庭裏是很痛苦的事,因此要自絕血脈。”

趙含章張大了嘴巴,就是在現代,這樣的思想也是很讓人不能理解的。

因為和老爹關系不好,為了不讓父親的血脈傳繼下去,所以就不結婚,不生孩子?

在現代都如此,更不要說在一千多年前的現在了。

可是……

趙含章想起腦海中的族譜,楞楞的道:“可是叔父現在不是有一個兒子嗎?族譜上說叫趙正,今年應該……”

“八歲了,”王氏就深深地嘆了一口氣道:“就是因為這個孩子,你叔父才遠走他鄉,輕易不回西平,就是回來,也是在塢堡之外居住,不願和你七叔祖同在屋檐下。”

“為何?”

王氏遲疑起來,不太想說這種長輩的閑話。

趙含章就忙拉住她的手,“阿娘,我觀叔父是個難得的人才,他又和父親相熟,所以想求他幫我,但我見他與人冷淡,您要是不告訴我,我與他往來時犯了忌諱怎麼辦?”

“你叔父不是心胸狹隘之人,只要守禮,怎會犯忌諱呢?”

但就怕她不守禮啊,她今天就已經當著他的面無禮過一次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