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成長

趙含章重重的打了一個噴嚏,還打了一個寒顫,嚇得傅庭涵立即坐起來,“你不會生病了吧?”

這時代風寒可不是鬧著玩兒的。

趙含章揉了揉鼻子感受了一下,搖頭道:“應該不是,可能是誰想我了吧?我身體這麼好。”

傅庭涵一想也是,重新躺下,“但還是要註意,這時候可不能生病。”

想了想,傅庭涵還是躺到了趙含章身邊,隔著一層茅草半靠著她,這樣倆人都會暖和一些。

趙含章:……

她扭頭去看隊主和秋武傅安等人。

他們立即把腦袋扭到一邊去,假裝自己沒看見。

趙含章滿意了,躺在披風上,小聲和傅庭涵說話,“其實我現在也不覺得很冷。”

傅庭涵小聲道:“睡吧,明天你不是還想著親自到田裏看他們下種嗎?”

趙含章對來年的糧食產量抱有很大的期望,因此對今年冬小麥的播種很看重。

她不僅花了一大筆錢,親自回塢堡裏求各家賣給她留存的好麥種,還讓人到外縣去采購了一大批麥種。

為的就是從一開始就保證糧食的產量。

第二天天還未亮,趙含章的生物鐘便告訴她該醒了。

她睜開眼睛,看到的就是傅庭涵的臉,她怔了一下,記憶慢慢回籠,這才發現不知何時傅庭涵的一只手臂搭在了她身上,倆人隔著一層茅草靠在一起,暖烘烘的。

睡著的傅教授少了清醒時的清冷,顯得很乖。

趙含章看了看,覺得他睡著的樣子倒是很像他的本性。

她不由笑了一下,正要小心的移開他的手,就對上傅庭涵睜開的眼睛。

傅庭涵眼裏不見多少迷蒙,對上趙含章僵住的目光,他動也不動,低聲問道:“笑什麼?”

不知為何,趙含章一動不敢動,全身僵住,她不自在的移開目光道:“早上好呀,天好像快亮了。”

傅庭涵的目光這才從她臉上移開,掃了一眼還黑乎乎的四野,就著已經黯淡下來的火光回看她一眼,低低的應了一聲。

趙含章就動了動手臂,輕聲道:“我們可以起了。”

傅庭涵這才不動聲色的收回手臂,坐起身來。

趙含章心中正大驚,傅教授什麼時候膽子變得這麼大了?

她正要坐起來,目光掃到他的耳朵,如墨的頭發散到一旁,不小心露出了右耳,在微弱的火光映照下,耳朵尖都要紅得出血了。

趙含章一下就淡定了,她在心裏嘖嘖兩聲,暗道,沒想到啊,沒想到啊。

她恢復了自在,坐起身來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大方方的道:“和你靠在一起還挺暖和的,以後再露宿,我們還這樣睡。”

傅庭涵僵住。

趙含章忍不住無聲的笑起來,嘴巴才咧開,傅庭涵就轉過身來看她。

趙含章就要把嘴巴合起來假裝自己很嚴肅,但已經來不及了,就見傅庭涵點頭應了一聲,“好。”

傅安被驚醒,猛的一下坐起來,左右看看,發現只有郎君和三娘醒了,周圍也沒異樣,便不由的放松下來。

他揉了揉眼睛,一臉睡意的去看傅庭涵和趙含章,“郎君,三娘,你們臉怎麼都這麼紅?莫不是發熱了?”

秋武和隊主適時的“醒來”,起身後拍了一下他腦袋,“醒了就去打水伺候郎君,怎麼那麼多話?”

傅安心中不服,他這是擔心郎君和三娘好不好?

傅庭涵已經起身整理衣服,道:“沒有,你去打水吧。”

傅庭涵和趙含章在選擇安置點時,不僅要考慮到地理位置和他們要耕作的田地,還將他們的用水問題也考慮了進去。

大部分安置點附近都能找到水源,如果不能,那就只能打井了。

這一處還算不錯,有一條小河從山那頭沿著山腳蜿蜒而過,雖然小,但這會兒還有水,距離他們駐紮的地方不是很遠。

傅安和士兵們借了一個木桶去打水,等他回來,天已經蒙蒙亮,士兵們也都起床,正準備埋鍋做飯呢。

趙含章正在打拳,打得是虎虎生威,士兵們都看呆住了。

他們雖然成了趙含章的兵,但在這之前他們都是種地的農民,投靠了她之後,雖然有過一些訓練,但除了列隊就是拿著削尖的木棍當槍一樣往前戳戳戳,更多的時候還是開荒種地。

所以大家心裏還是把自己當農民看,在他們看來,他們不過是換了一個地方繼續種地而已。

而在這裏,他們不必費心納稅的事,還有飯吃。

此時看到趙含章打拳,他們才意識到,他們已經不是農民,而是兵了。

眾人楞楞的。

隊主回神,催促他們,“看什麼,看什麼,還不快去洗漱,該做早食的做早食,該下地的下地去。”

眾人回神,忙轉身離開。

沒錯,大家要下地去了,做早食需要時間,且只需五個人,剩下的人自然不可能閑著,大家先扛著鋤頭,拎著種子下地。

趙含章打完拳,把身體打熱以後便也跑到地裏去看他們撒種子。

“這種子曬過了嗎?”

隊主跟在她身邊,“是,按照您的吩咐,分到手的種子全用席子墊著曬了兩天才下種,這些都是曬好的。”

雖然他摸著覺得麥種挺幹的,不理解為什麼還要再曬一遍,但他聽話。

趙含章滿意的點頭,看了一會兒他們撒種的密度以後,她便一卷袖子道:“把糧袋給我,我來撒。”

裝種子的袋子是一個小布袋,撒種的人拿著小布袋一壟一壟的撒下去。

傅庭涵也接過一個布袋,倆人就和士兵們彎腰幹了一個時辰,營地那頭敲鑼表示開飯了,大家這才停下手中的活兒回去用早食。

只這一個時辰,趙含章便感覺腰有點兒酸,幹農活可真不簡單啊,比習武還累。

傅庭涵也覺得比他做數學難題累多了。

他下意識的算了算這個速度,等回到營地時就道:“再過三天,分給他們的田應該就耕種完了。”

一旁的隊主立即應道:“是,大郎君眼光真好,我們算著也需要三四天的時間才能種完。”

趙含章道:“那種完就準備過冬的事吧,建房子,砍柴燒炭,還有準備準備盡量多的茅草,不知這附近有沒有蘆葦,若有,多準備一些蘆絮,縣城那邊已經在做被套和衣服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