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巡視

傅庭涵給他們算了算木頭從砍伐下來到建造房子所需耗費的時間和人力,常寧看了一眼後便下令讓人先停下手中的活兒,先進林子裏砍伐樹木,等每一隊準備好了建造房屋所需的木材後才讓他們去開荒種地。

所以難民們晚上還是得露宿荒野。

趙含章和傅庭涵下鄉巡視,眼看太陽要落山,便知道今晚趕不回縣城,幹脆找到最近的安置點停下。

負責這一隊的隊主看到趙含章和傅庭涵,立即小跑著迎接上來,“女郎,大郎君。”

趙含章點了點頭,聞到了飯的香味兒,便問道:“今晚吃什麼?”

隊主咧開嘴笑道:“饃饃!”

雜糧饃饃,灰色的,但還算松軟,趙含章和傅庭涵去排隊一人領了兩個,又打了一碗菜湯。

趙含章找了塊草地坐下,還給傅庭涵占了個好位置,然後問旁邊正埋頭苦吃的青年,“這麼點兒夠吃嗎?”

青年擡頭看了眼趙含章,不認識,但他認識走過來的傅庭涵,立即起身,有些拘謹的叫了一聲,“傅大郎君!”

傅庭涵點點頭,算打過招呼,介紹趙含章,“這是女郎,我們縣君。”

青年瞪大眼,很想放下碗和饃饃給趙含章行禮,但又不舍得放到地上去。

趙含章不在意的揮了揮手道:“不必行禮,來坐下一起說說話。”

青年不敢坐了,只拘謹的蹲在一旁。

趙含章問:“這點食物夠吃嗎?”

兩個饃配一碗菜湯那當然是不夠一個青壯年吃的,但青年認為這個待遇很好了,所以點頭道:“夠的。”

趙含章啃完兩個饃饃,喝了半碗湯,才感覺到餓,連半飽都沒有,她信他才怪。

傅庭涵看了她一眼,遞給她一個。

趙含章推回去,“你吃吧,你吃飽。”

傅庭涵笑著看她,把饃饃塞進她手裏,“快吃吧,晚上要是遇到野獸,我還等著你保護呢。”

趙含章便掰開,只取了半個,另外半個塞回他手裏,她一邊掰開小口小口的吃著,一邊道:“要是有野獸來才好呢,正好可以加餐。”

他們這裏有兩百多人,並不怕野獸。

不過提起野獸,趙含章還是扭頭問一下青年,“你們露宿野外會遇到野獸嗎?”

“沒有,”青年道:“晚上倒是能聽到狼叫,但我們晚上都生火,人又多,它們也不敢靠近的。”

他有些不自在,但也不敢轉身就走,往後看了一眼同袍們,小聲回道:“偶爾會在山裏抓到只兔子野雞什麼的。”

趙含章,“那一定是一件很快樂的事。”

青年見趙含章不反對他們狩獵,大松一口氣,也放松了些,“也不是時時都能打到的,就偶爾。”

吃完飯,天還沒黑,大家便散出去割茅草,砍柴和撿拾木柴等。

趙含章見周圍堆了不少木柴,有幹的,也有正在晾曬的,便指了問道:“這些是準備過冬的木柴?”

“是,”隊主道:“常主簿說新建的茅草屋不會很暖和,讓我們多準備一些木柴,還要我們自己燒炭,儲備著過冬,但我們不會燒炭,所以只囤積木柴。”

“燒炭……”傅庭涵皺了皺鼻子道:“我倒是知道怎麼燒,不過對空氣汙染好大。”

隊主聞言激動起來,目光炯炯的看向傅庭涵。

趙含章道:“先讓他們不要冷死吧,不過燒炭的窯口得離住的地方遠一點兒,這個季節多是吹的北風和西風,讓他們把窯口建在東南方向,避開風口。”

燒炭的氣味並不好聞,聞多了會生病的。

傅庭涵就點頭,“那我回頭把燒炭的窯口畫出來,不過我只知道原理,實際操作得他們自己一點一點的試。”

隊主高興的應下,他知道傅大郎君,他博學多識,看的書極多,軍中早有傳言,這世上怕是沒有他不知道的東西。

只不過他學到的東西都是從書上來的,從未親自動過手。

所以弄出來的東西都需要人自己再動手琢磨。

但這也很厲害了,想想只靠讀書就知道怎麼做琉璃,怎麼做磚石,甚至聽說連造紙都會……

所以現在他們最大的願望就是努力立功和賺錢,將來也讓他們的孩子去讀書。

不求能和傅大郎君一樣厲害,有三分本事也夠用了呀。

雖然他們現在的孩子還沒影,但有備無患嘛。

趙含章見他們忙碌,便拉上傅庭涵也進林子裏,想要看看能不能打到兔子之類的晚上當宵夜。

結果可能是住在林子外的人太多,最近它們被抓了不少,所以他們溜達了一圈,啥都沒看到。

趙含章惋惜不已,正要下山去,見邊上有個缺口,從那裏可以俯瞰下面,能夠很清晰的看到這一大片田野。

趙含章便走上前去,低頭往下看。

傅庭涵走上前,“這個地點很好,如果是戰時,這裏還能建個瞭望臺。”

趙含章點頭,指著下面道:“這個安置點選的不錯,你看,從這兒到那個村落距離並不是很遠,等安置村建起來,兩個村可以常來常往。”

天昏暗下來的時候,下面便開始燃火,二十個人擠一個大火堆邊上,就燃了十一個火堆,最中間的那個留給了趙含章他們。

士兵們用樹葉墊在身下,再鋪上一層茅草,身上又蓋上兩層茅草,便能安然度過一晚。

為了建茅草屋,他們這段時間一吃完晚食便開始收割茅草,這附近都割完了,已經開始上山和到山的那頭去割,

拖過來的茅草晾曬幹以後大家休息時就順手編好丟在一旁,以後要建房子時,隨手就能用上。

趙含章對他們這樣的宿營方式很感興趣,也跟著一起鋪了茅草後躺下。

一開始躺著還覺得不錯,片刻後便感覺到寒氣從地面上湧。

傅庭涵也感受到了,雖然底下鋪了一層樹葉,又鋪了一層茅草,但依舊擋不住寒氣。

他立即起身,將趙含章拉起來,拿過他的披風鋪在了茅草上,這才讓她躺下。

趙含章覺得傅教授身子比她還弱,於是要將一般位置讓給他。

傅庭涵掃了一眼正偷偷看過來的隊主等人,拒絕了,“我不冷,你快睡吧。”

趙含章哪裏睡得著,和傅庭涵道:“常寧讓我用柳絮和蘆絮填被褥,全用綿絮貴不說,還沒有這麼多,但汲先生剛給我來信,說他夜觀天象,今年冬天可能會很冷,有可能會和去年潁川一樣鬧雪災和凍災。”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