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答應

  趙含章這次直接到了縣衙外的那條街上等著,招來一個小孩兒,給了他兩文錢,讓他給縣衙裏的常寧送了一張小字條。

  常寧正在公房裏看書,收到這張小字條內心是崩潰的。

  說了要好好想想,這才分開兩個時辰怎麼又來了?

  他現在還是柴縣令的人呢,她還真不怕被人發現?

  常寧覺得趙含章挺聰明的一個人, 怎麼在這件事上這麼不理智?這也太黏糊了!

  雖然這麼想,常寧還是收了字條出門。

  才出縣衙便看到對面攤位上坐著的趙含章,她帶了個秋武,正在吃餛飩,看到他,立即殷勤的站起來招手。

  常寧無言的走上前去,“女郎怎麼又來了?”

  趙含章笑瞇瞇的道:“中午光想著喝酒, 忘了請先生吃飯,所以我特來補上, 這家餛飩就開在縣衙對面,味道應該還不錯,先生不嫌棄就坐下吃一碗吧。”

  此時近傍晚,的確是快到用晚飯的時間。

  秋末太陽下山早了點兒,此時縣衙裏正有人外出,常寧像偷情的妻子一樣往後看了一眼,心虛的小聲問趙含章,“女郎就不怕縣君看見嗎?”

  趙含章當然不怕了, 柴縣令要是看到, 她正好順勢和他提出要人。

  當然,當著常寧的面不能這麼說,她先給他點了一碗餛飩, 這才道:“我回去思之又想, 實在心急, 一刻不得先生答復我都坐立難安。”

  常寧掀起眼皮看了一眼她,問道:“女郎是在逼我做決定嗎?”

  “自然不是,”趙含章立即道:“我怎舍得勉強先生, 不過有件事想告訴先生,您若肯到我身邊來,我想讓您主管西平縣戶房。”

  常寧蹙眉,“西平縣主簿不是汲淵嗎?女郎讓我給汲淵打下手?”

  “不,西平縣主簿是您。”

  常寧驚訝的看向趙含章,倆人默默地對視了片刻,有些事情不必要說透,彼此便已心知肚明,趙含章這是把主簿之位給了他。

  那汲淵就是要留在上蔡了。

  他留在上蔡幹什麼?

  常寧用腳趾頭都能想得出來,想到現在日漸信任汲淵的柴縣令,他微微嘆了一口氣。

  趙含章也不催他,靜靜地等他做出決定。

  常寧想了許久,終於回神,問出了自己一直想問的問題,“三娘是女子之身,只要嫁入傅家,輕松便能衣食無憂,安穩度過一生, 為何想要如男子一般在戰場上拼殺, 與男子謀奪官場呢?”

  “你先是掌了西平縣,現在又誌在上蔡, 那你的盡頭在哪裏?”常寧問:“這是三娘自己所想做的,還是趙氏指使?”

  他總得問明白目的,才好決定是否要投靠。

  趙含章沈默了一下後道:“常先生,這世道,連帝姬都不能安穩,我不過一普通女子,又如何能坦然的認為只要嫁人便可安穩一生?”

  “依靠夫家的女子,若是連夫家都不安穩,女子還能安穩嗎?”趙含章道:“所以我不想把安穩放在其他人身上,我想要自己握在手中,安穩與否,要我自己說了算才行。”

  她回答第二個問題,“趙氏是趙氏,而我是趙含章!”

  常寧一聽,一下擡頭看進她的眼睛裏,脊背不由挺直,問道:“那女郎想怎樣?”

  趙含章道:“我誌在豫州,我想要以一州之力保護好我的家人,家族,以及生活在豫州之內的人。”

  這是要割據一方啊。

  常寧卻不慌張,他早想過了,他以為趙含章和趙氏的目的是汝南郡,卻沒想到她野心更大,竟然是整個豫州。

  倒……也不是不可以。1

  常寧咽了咽口水後低聲道:“三娘,我不過一庶族,沒有定品,怕是不好出仕。”

  趙含章不在意的揮手道:“我看中的是先生的才華,西平縣百姓需要的也是先生的才華和品性,是否定品並不重要。”

  趙含章道:“先生若能立大功,將來自是以功勞來論升遷,而不是一二人的點評定論。”

  常寧楞楞的看著趙含章,心頭火熱起來,一時沖動,當即就應下,“多謝女郎。”

  他端起已經快冷的餛飩,當酒一樣沖趙含章舉起來,“主公不負子寧,子寧將來也必不負主公。”8

  趙含章第一次聽到這個稱呼,高興的舉起餛飩碗和他碰了一下,倆人就幹了一大口餛飩湯,“一言為定!”

  趙含章特別貼心的相問,“可要我出面與柴縣令說?”

  “不必,”常寧道:“女郎先回西平吧,我稍後便去,我來與縣君辭別,我們既好聚過,自然也要好散。”

  常寧最了解柴縣令不過,知道怎麼說會讓他好好的放了他。

  趙含章便不再提,笑瞇瞇的道:“那我在西平等著先生。”

  常寧點了點頭,見趙含章低頭吃已經冷掉的餛飩,夕陽正好在她身後,讓她整個人都模糊起來,似乎都成了橘紅色,本來霸氣淩厲的人也顯得柔和起來。

  或許是氣氛太好,常寧便不由問道:“少有女子有此野心,女郎年紀輕輕,是怎麼想到……自己稱霸一方的?”

  “我一開始沒想這麼多的,”她道:“我本只想在上蔡莊園裏建一個堅不可摧的塢堡,保護自己,也保護自己的家人,但真到了上蔡才發現,世道艱難,一個塢堡,根本保不住自己,也保不住我所在乎的所有人。”

  “而且,”趙含章指向攤主和街上來往的行人道:“先生不覺得他們很可愛嗎?我生活在這裏,目之所及是他們,我做不到無視他們的苦難和死亡,所以我想多做一些。”3

  常寧扭頭去看那些人,暗道:可西平和上蔡之後還有灈陽,汝南之外是豫州,豫州之外是中原,將來她見到的人越來越多,看到的地方也越來越大,那時候又豈是一個豫州可以滿足的?1

  常寧直覺這樣的想法太過大逆不道,但……

  他目光虛虛的看向對面的縣衙,他一直想要的不就是這樣一份野心嗎?2

  為了百姓,為了這個天下的野心,而不是如柴縣令一樣的,得過且過,只為不被問責而渾渾噩噩的渡過每一天。

  即便這條路走不遠,甚至最後不能善終,但他朝著自己的抱負去了,趙含章又是一個難得的女子,說不定反而能跟著她在青史上留下一筆。

  如此,這一生也算值了。

  常寧笑起來,沖趙含章舉碗示意一下後將餛飩湯都喝了。

  趙含章糾結起來,她碗已經空了,總不能再叫一碗餛飩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