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買糧食

大家一起扭頭看向趙含章。

在眾人的註視之下,趙含章笑著應下。

幾人不由輕蹙眉頭,這也太諂媚了,還沒得到一個結果就走?莫非她在何刺史那裏得到了點兒什麼,特意沖出來做馬前卒的?

趙含章可不管他們的官司,西平和上蔡還有一堆事情等著她回去處理呢,想要何刺史出血豈是那麼容易的,之前他被困在城中,尚不舍得出錢給將士們拼命,更不要說現在了。

於她來說,時間比何刺史可能出的那點好處要珍貴得多。

何況,他們剛達成了合作。

趙含章特別爽快的帶頭離開。

其他人面面相覷,遲疑起來,最後看向章太守。

章太守放在膝上的手瞬間握緊,片刻後扯出一抹笑道:“我們也去送世侄。”

沒有說要走,倒是拉了一下和趙含章的關系。

趙含章笑了笑,沒有反對。

於是一群大佬去送趙含章。

趙含章覺得,之後再離開的人,怕是無人能有她今日的待遇,她露出笑容,讓趙駒整頓人馬,她則和何刺史等人站在一處等著。

等到趙駒整頓人馬拆掉營帳都快巳正了,趙含章回頭看了一眼後面正往這邊張望的普通士兵們,與何刺史低聲道:“使君您回頭看。”

何刺史回頭看,見是其他郡縣的援軍,一點兒規矩也沒有,站沒站相,坐沒坐相的正往這邊張望,不由微微蹙眉。

趙含章道:“他們就是豫州的未來。”

何刺史以為趙含章是在諷刺他和豫州,正要說話,就聽到她感慨的道:“劉淵稱帝,正指使大軍進攻洛陽和豫州,將來豫州全賴他們保護,使君,若不能善待他們,不遠的將來,再要他們出力,他們還願意賣命於豫州,賣命於使君嗎?”

何刺史到嘴邊的話便頓住,蹙眉不言。

趙含章點到即止,等趙駒將人整頓好,她便沖著眾人抱拳行禮,“諸位,含章便先走一步了。”

何刺史眉頭松開,雖有些不悅,但還是笑著與她道別,“替我和你五叔祖問好。”

章太守也道:“替我和你銘伯父問好,我那又得了幾壇好酒,知道他好酒,我給他留了一壇,改日讓他去汝陰找我共飲。”

哼,誰還不認識兩個趙氏的人?

趙含章全都應下,表示回去都轉告。

其他人也笑瞇瞇的和趙含章告別,看著她飛身上馬,一聲令下,西平縣的援軍便有序的離開。

幾人瞇了瞇眼,聽說這些人是趙含章這幾日剛招的,雖然陣型也不整齊,但和他們的相比也不差,關鍵是他們都很精神。

想到她在戰場上的勇猛,所有人心裏都留下了一道痕跡,趙氏……在這亂世之中怕是會騰飛,即便不能更進一步,他們也比其他人更長遠和安穩。

而在這個世道裏,長遠和安穩便擁有著最大的吸引力。

汲淵沒有上前見何刺史,這是女郎的主場,他這個比較有名的謀士還是不要上前搶風頭了。

要知道,以前郎主和何刺史的幾次交鋒他都有參與其中,他要是出現,也不知道對方會不會恨他。

等走出老遠,混在隊伍裏的汲淵這才打馬去追上趙含章,低聲道:“選了三個人,都送到城裏了,接下來就看他們能不能進到何刺史身邊。”

“給他們留錢了嗎?”

“留了一些,不敢多留,畢竟是上門投靠的。”

趙含章便點了點頭,“回去後找個理由厚待他們家人,平日裏多照顧些。”

汲淵應下。

趙含章扭頭和趙駒道:“下令急行,入夜前回到上蔡。”

趙駒一楞,“還要拐去上蔡?”

上蔡和西平的方向不太一樣,他們來時要繞道上蔡是為了接上汲淵和要他準備的糧草,可現在……

趙含章道:“西平現在缺糧,我們去上蔡買些糧食帶回去。”

“可現在就要入冬了,匈奴軍又在進攻豫州,流民肆虐,這會兒誰還願意賣糧食?”

趙含章篤定道:“他們會願意的。”

汲淵的目光掃過他們的這些人馬,深以為然的點頭,“他們一定會願意的。”

天將黑時,他們才回到上蔡莊園,趙含章讓士兵們在莊園外紮營,埋鍋造飯,她帶著汲先生回別院。

王氏都要睡下了,聽說女兒回來,立即爬起來換上衣服迎出來。

見她一身盔甲,腰上挎著一把長劍,舉著一盞燈籠笑著沖她走來,王氏恍惚間似乎看到了她父親。

“阿娘?”

王氏回神,便見她正歪頭看她,她忙重新露出笑容,“回來了,快進屋,身上穿著這盔甲很重吧,快脫下,我讓人給你燒熱水洗漱,青姑,快去吩咐廚房做三娘喜歡吃的菜……”

趙含章忙道:“天都黑了,不必這麼折騰,讓他們下面就行,汲先生他們也回來了,多煮一些。”

“這些不用你操心,快進屋去換衣裳。”王氏推著趙含章進屋洗漱換衣服。

而上蔡縣裏,已經睡下的柴縣令又從床上爬了起來,在堂屋裏急得團團轉,“縣外怎麼會一下子來這麼多兵馬?”

常寧很平靜,“可能是趙含章的那三千兵馬。”

“……去的時候經過我們上蔡縣也就算了,為何回來還要經過?”柴縣令憤憤,“從灈陽過來,西平和上蔡又不在一個方向,多繞這麼一段路是為何?”

可能是為了嚇你吧。

常寧默默地咽下到嘴邊的話,略想了想後道:“可能是為糧食而來,聽聞西平這一次收攏了不少難民,他們剛破城重建,可能很缺糧食。”

“啊,對,”柴縣令想起來了,“趙三娘的莊園還沒繳足秋稅呢,她不會不想交,直接把糧食拉去西平吧?”

常寧微微嘆了一口氣,交應該還是會交的,不過,她只怕不是為那點秋稅來的。

果然,第二天趙含章便讓人推著板車到上蔡縣外,不算這次傷亡的人,她的三千兵馬還剩下兩千多呢。

上蔡縣想要緊閉城門,但她也沒有讓人進去,而是就留在城外,然後自己帶著秋武和季平進城,在眾人的心驚膽戰註視下拜訪了幾家當地有名的士紳富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