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何刺史

是他小瞧了她,章太守瞥了喬參將一眼,再次忍不住嘆氣,本以為這一仗會無比艱難,他已經做好,最後實在抵擋不住就沖殺進灈陽城中的準備,沒想到,趙含章不僅能鼓舞士氣,還能緊咬著劉景不放,讓對方沒有在這一場戰事中發揮作用。

對了,章太守想起來,連忙問道:“三娘,剛才軍中大喊說劉景死了,不知是真是假。”

喬參將也正想問這事,連忙看向趙含章。

趙含章道:“不知真假,我一箭射中了他後心,但人被其護衛救走,沒看到屍體,並不能確定就死了。”

“射中了後心,多半是死了,”邊上一人恭喜章太守和趙含章,“此是府君和趙女郎之功啊。”

喬參將側身道:“章太守,趙女郎,請吧,使君有請。”

於是一行人跟著喬參將進城,大軍則留在城外。

秋武和季平不知何時又跑了來,他們左右看了一下,見大軍被留在外面,那些參將郡守的侍從也大多留在城外,於是也把自己的手下留下,就他們兩個跟著趙含章進城。

喬參將看了他們一眼,趙含章不在意的道:“是我兩個護衛,家中大人不放心,命他們隨時跟著,若使君不方便他們進去,我讓他們留在外面。”

別說刺史不會不方便,就是真不方便,喬參將也不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啊。

都是晉軍,若是不方便,那刺史是要做什麼?

章太守他們還敢進城嗎?

他們最少還剩下兩萬人,這兩萬人要是鼓噪起來……

喬參將擠出笑容道:“既然是趙女郎的貼身護衛,那便一起來吧。”

鬥將時,他就在城樓上看著,刺史也在,他們都看到了趙含章的武藝和能力,可不覺得她身邊隨時需要護衛。

灈陽縣不小,看著和上蔡縣差不多,但此時卻很蕭條,路上幾乎沒有人,家家門窗緊閉,距離城門近的一些房屋裏甚至都沒有人。

喬參將見趙含章看著路兩邊的破房子,便道:“匈奴軍攻城時投射石頭把房屋砸壞了,趙女郎是第一次見嗎?”

“不是,”趙含章道:“西平縣被攻破時也如此,甚至比這還要破敗。”

喬參將驚訝,“西平縣被攻破了?”

趙含章淺笑道:“是,好在亂軍已被趕走,如今正在修建城門和城墻。”

雖然灈陽被圍,但消息是一直可以傳遞的,朝廷公文也能送進去,不然何刺史也不能在被困的情況下又是下令讓各縣增繳賦稅,又是讓各郡縣派兵來援,她不信喬參將會不知道。

喬參將還真知道,但刺史讓他不知道,那他就只能假裝自己不知道了。

何刺史在縣衙裏等他們。

他們到時,何刺史正坐在榻上吃東西,看到他們來,立即拖著鞋子便迎上去,將人迎進門後道:“諸位都是大功臣,本來該我親去迎接才對,只是我老毛病犯了,一過飯點還未吃東西便頭暈目眩,沒辦法,就只能先回府用飯。”

何刺史請眾人坐下,讓人上飯菜,“大家奮勇殺敵,此時應該也餓了,先用飯,待用過飯我們再說話。”

章太守一臉為難的道:“使君,我等身上臟汙,太過不潔,不好在使君面前失禮。”

何刺史笑道:“戰場上哪有這麼多講究?你看我身上不也有血跡嗎?先用飯,這世上沒有比吃飯還要緊的事了。”

趙含章深以為然的點頭。

何刺史看見她,臉上笑容更深,放輕了聲音問,“這一員小將怎麼稱呼?剛我在城樓上見你英勇對敵,甚是神往啊。”

趙含章行揖禮道:“在下西平趙含章,拜見使君。”

“西平?那你是趙氏的子弟了,不知父祖是何人啊?”

何刺史今年剛升任的豫州刺史,在此之前他是汝南郡太守,幹了有十年了,對趙氏再熟悉不過了。

熟悉到趙含章可能都沒他熟悉,他上下打量過趙含章,實在從記憶中找不出這個人來,不過,有點點的眼熟。

正在想,就聽到她道:“家祖名諱嶠。”

何刺史笑臉一僵,偏頭看她,“趙嶠趙長輿是你祖父?”

趙含章恭敬的應道:“是。”

沒聽說趙長輿在外面有私生子生了兒子,或是兒子在外面有私生子啊。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趙含章,半響才幽幽的道:“你是個姑娘家呀。”

趙含章笑著應是。

何刺史想到自己近來聽到的消息,不由失笑,“好,好,好啊,巾幗不讓須眉,我等慚愧呀,來,坐到這兒來,論起來,你也該叫我一聲祖父的。”

趙含章特別乖巧的重新稱呼,“何祖父。”

何刺史就暢快的笑起來,連聲應道:“好好好,快坐下,你拼殺一陣,必定餓了吧,我讓人給你煮大肉吃,來人,快上飯菜!”

下人連忙下去叫餐,不一會兒便有人送了飯菜上來。

何刺史似乎很喜歡趙含章,不僅讓她坐在左邊下首,正對著對面的章太守,還把自己桌子上的兩盤菜給她。

對於晚輩和下屬來說,這是很大的偏愛和認同了。

而趙含章現在不僅是晚輩,也是他的下屬,她欣然接受,不過心一直提著,並不曾放下。

就她所知的信息來看,趙家和何刺史表面上雖關系不錯,一直友好相處,但往深處挖便知道了,趙長輿可是坑過這位的,而且貌似還坑得挺慘。

何刺史笑瞇瞇的看著趙含章吃東西,心裏卻在哼哼的自得意,趙長輿啊趙長輿,想不到吧,有一天你的親孫女不僅會叫他何祖父,還要在他手底下做事。

何刺史笑容漸盛,問趙含章,“西平縣現在是誰在做主?我聽說縣丞一職定了趙銘,那為何縣令空著?”

本來縣丞和主簿應該由何刺史來指定,而縣令才是朝廷封的,不巧的是何刺史那段時間被困灈陽,焦頭爛額,哪裏會去操心一個小縣城的事?

趙氏也順勢當他不存在,直接和洛陽請封。

趙含章拿不準他是要秋後算賬呢,還是真的只是了解情況,順便插個人過去,所以她停頓了一下。

不過她很快想通,他要是真的派了個縣令過去,她也有辦法做西平縣的主,於是坦然道:“現在西平縣是含章做主。”

此話一出,包括章太守在內的人都眉頭一跳。

如果是昨天她這麼說,大家只當是個笑話,或是趙氏的遮掩之計,但經過剛才那一遭,沒人再小瞧了她去,都下意識的相信了她的話。

何刺史也信了,他上下打量趙含章,見她就盤腿坐在那裏,脊背挺直,帶著淺笑,自信而又堅定的看著他。

何刺史恍惚間覺得看到了趙長輿,心情一下就不美麗起來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