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出戰

章太守無非是想勸降對方,當然,雙方都知道不可能,所以他退一步,想要勸走對方。

他展現了自己的力量,他們有兩萬多大軍,是匈奴軍的五倍。

匈奴軍表示一點兒也不害怕,並還以一聲嗤笑。

劉景坐在高頭大馬上遙望對面的晉軍,舉著大刀,都不用令兵傳話,直接沖著對方大吼,“要打就打,磨嘰什麼,待收拾了你們,我再收拾城中那些人。”

劉景舔了一圈嘴巴,眼冒紅光,回頭沖著匈奴軍大聲吼道:“殺了他們,沖進城中,隨便你們殺,隨便你們搶,我要屠了這座城!”

“屠,屠,屠!”

一直帶笑的趙含章笑容一收,章太守也臉色沈凝下來,和眾人道:“你們也聽到了,這樣的狼子野心,怎敢讓他留在豫州,務必要將此人趕出豫州。”

趙含章死死地盯著劉景,和秋武季平道:“想辦法誅殺此人。”

秋武和季平一凜,沈聲應下。

劉景都那麼說了,自然沒有談下去的可能性,於是擺開陣勢,大家開始鬥將。

其實章太守是不太想鬥將的,因為論單打獨鬥,他們這邊真的很少有人能比得上對面的匈奴軍,他更想一股腦沖上去幹一場。

但他需要給灈陽城內反應的時間,所以見對方想要鬥將,他便順其自然應下了,只希望能拖延更多的時間。

待城裏準備好,他們前後夾擊,勝算應該很大吧?

劉景卻是想擊潰他們的士氣,他們不是有兩萬多人嗎,他要他們連兩千人的士氣都發展不出來。

他點了一員猛將,“劉武,你去。”

一個絡腮胡大漢,高鼻深目騎著馬出列,大聲應道:“唯!”

他打馬跑到兩軍正中,指著對面喊道:“孫子,你們爺爺來了,出來吃爺爺的孝棍!”

章太守就回頭問,“誰願往?”

人群中安靜了一瞬。

趙含章心想,應該不會這麼尷尬吧,第一場鬥將就沒人敢出來?

安靜中,一騎出列,大聲道:“末將願往!”

趙含章微微傾身看過去,見他身形高大,雖然有點兒黑,但五官周正,眉毛濃密,是個有點兒帥氣的大哥。

她仔細的回想了一下,記得昨晚上酒宴,他似乎坐在她上首的上首,那看來地位比他高多了。

趙含章聽到邊上的人道:“是夏參軍,他的功夫算不錯的了,應該可以打贏。”

“打不贏也能拖一陣,裏面應該就準備得差不多了。”

“好!”章太守誇了夏參軍一句,讓他上!

夏參軍用的是長槍,一踢馬肚子便沖了出去,劉武早等著,待他一上來,大刀就劈過去,夏參軍速度不減,舉槍去擋……

兩匹馬錯身而過,瞬間便過了三招。

趙含章目光炯炯的看著,看雙方你來我往的打了一會兒後眉頭一皺,“夏參軍力氣不足……”

話音還未落,劉武在又一次沖鋒中側身躲過他一槍,然後快速的擡手夾住他還未來得及回撤的槍,右手大刀一舉,手起刀落,一股血液噴湧而出……

趙含章微微偏過頭去,握緊了手中的韁繩,“他回槍慢了。”

季平也看得心有余悸,他曾經也差點兒這樣命喪石勒的手上,當時要不是他將槍放開……

劉武挑起夏參將的腦袋,沖他們大笑道:“還有誰來!?”

章太守沒想到夏參軍會這麼快失敗,臉色一青,徑直朝吳參將看去,“吳參將你看……”

吳參將見後軍有些鼓噪,顯然士氣大受影響,他握緊手中的刀,騎馬上前一步,“府君,末將願往。”

“好,我為參將擂鼓,鼓舞士氣。”

吳參將出列,沈聲與劉武道:“蠻夷之人也敢來我中原之地撒野,今日爺爺便教教你規矩。”

劉武就把手上的腦袋一扔,冷哼一聲,“來啊,爺爺怕你嗎?”

吳參將見同袍被如此羞辱,氣得臉色漲紅,打馬便沖上前去,雙方刀對刀,每一刀都沖著對方的要害去,被擋住後又回防,你來我往,片刻就過了十幾招。

趙含章看得很認真,很快就看出劉武的破綻在右肩,每次他一出手,右肩處都有空隙,可惜吳參將速度不夠快,不然……

正想著,劉武已經一刀砍中吳參將的手臂,吳參將慘叫一聲,拼著手臂不要,狠狠的一踢馬肚子沖過去,與他的馬擦身而過,直接就往大軍這邊跑。

一直擂動的鼓聲一頓,士兵們鼓噪起來,連章太守也不由驚叫一聲,“吳參將,快來人,去救吳參將!”

對面的匈奴軍卻是舉刀大吼,興奮的大叫起來,“殺!殺!殺!”

晉軍直面如此高漲的士氣,一時面如土色,甚至還有人膽怯的悄悄後退。

騎馬圍在章太守身邊的人也齊齊打了一個寒顫,面對正奪命往這邊跑的吳參將一時竟都沒反應。

吳參將身後的劉武舉刀就追上去,趙含章抽出劍,一踢馬肚子便越過眾人飛射而出,秋武和季平驚叫一聲,“女郎!”

倆人就要去追,但想到鬥將的規矩,又暫時壓住了。

女郎能在石勒手下過招,此人比石勒差遠了,一時間應該不成問題吧?

趙含章迎著吳參將就沖上去,直接越過他,舉劍擋下他的一刀,用劍將刀引開,暢笑道:“孫子,你現在的對手是你姑奶奶我。”

“奶奶個熊,哪兒來的女娃娃,你們大晉是沒男人了嗎?”

趙含章見他不追吳參將了,便也勒停馬笑道:“有啊,睜大狗眼往那邊瞧,那邊都是男人呢,不過現在還用不著他們,姑奶奶我先出來玩玩,我要是還打不贏,他們再來。”

劉武臉色陰沈的盯著趙含章看,“別以為你是個女的我就不殺你,敢上戰場搗亂,爺爺我要把你的皮剝下來做成燈籠。”

劉景更怒,認為晉軍這時候還敢拿個女人糊弄他們,簡直是在羞辱他,因此大聲下令,“劉武,把她的腦袋給我取下來,我要挖空了當水瓢用!”

劉武眼睛更紅,猙獰的盯著趙含章大聲應下,“是!”

趙含章淺笑,“那得看伱有沒有那個本事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