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選擇

雖然大軍糧草看似不多,但晚上的酒宴依舊辦得很豐盛,天還沒黑,主帳前面的空地上便搭好了臺子,臺子上是兩個席位,而臺下左右兩邊也擺上了席子和矮桌。

這一次,趙含章的位置被安排在了最末。

便是汲先生再有涵養,此時也不由臉色一沈,趙含章卻是臉上笑瞇瞇的,還有空安慰汲先生,“這個位置正好,我們就是來摸魚的,只聽他們怎麼安排就好。”

汲先生臉色這才略微好轉,但還是忍不住回了一句,“若他們讓我們做前鋒去送死呢?”

趙含章意味深長的道:“那也要他們有這個膽子啊。”

都看不起她是個女人了,得多大的膽子才敢把前鋒這麼重要的位置給她?

汲先生一想也是,便是他們家女郎有這個本事,也要他們相信啊,前鋒一潰,全軍崩潰,他們只怕不敢把這麼大的擔子放在他們家女郎身上。

不知為何,汲先生竟然有一點點的失望。

待所有人入座,章太守這才和一中年將領走來,汲淵小聲道:“那就是東海王派來的吳參將。”

趙含章也壓低聲音和他說話,“之前在大帳沒看見他呀。”

汲先生贊賞的看了她一眼,低聲道:“所以這盟軍是章太守做主。”

雖然是章太守為主,但他還是為大家介紹了一下吳參將,然後開始發表戰前宣言。

不,應該是鼓動大家的戰爭激情,章太守表示,解了灈陽之圍,就是解了豫州之危,就是解了洛陽之危,解陛下和王爺的危難……

這是大功,所以只要解了灈陽之困,大家以後升官發財,哦,不,是會在陛下和王爺面前留名,前程遠大……

其實是在東海王跟前留名,現在皇帝跟前留名有什麼用?

趙含章靜靜的聽著,目光掃了一圈,發現激動的人還真不少,大家都躍躍欲試。

章太守拍了拍掌,讓人將酒菜端上來。

趙含章聞到了肉香味兒,她不由坐直了些。

有士兵端了老大的盤子上來,盤子用蓋子蓋著,一掀開,肉香味兒撲鼻而來。

趙含章微微一低頭,便看到上面是半條炙烤羊腿。

她目光掃過去,發現每桌都有,這得殺了多少只羊啊。

然後是一大盆羊湯,湯盆裏一眼看過去全是肉,可見章太守的大方。

除了羊肉,還有其余羹湯,甚至還有一盤瓜果,可以說雖是在外駐紮的營地裏,但筵席規格並不低。

趙含章略一挑眉,看向汲淵。

汲淵也正看她,您不是說他們糧草看著不多嗎?

趙含章:她哪兒知道?或許是別處還有糧草,是她未曾發現的?

那可真是……太好了。

士兵還送了一壇酒上來,一桌一壇,章太守倒了一碗酒,端起來道:“諸位,讓我等同心協力,共戰匈奴,救社稷於危難。”

眾人連忙倒酒起身,趙含章也拍開壇子給自己和汲先生倒了一杯酒起身,含笑與章太守遙遙一碰便仰頭喝下。

章太守看見了,沖她笑了笑示意。

章太守喝完手中的酒,見大家也都賞臉,興致起來,一揮手道:“諸位請坐,趁著今晚大家都在,不如就商量一下進攻之策。”

當即有人道:“直接打就是,我們有兩萬多人,還怕匈奴那幾千兵馬嗎?”

章太守只當沒聽見這話,匈奴軍的騎兵是能夠以一當十的,甚至更多,用得好,一千打一萬都跟玩兒似的,兩萬多人在他們眼裏算什麼?

“可有人有良策?”他要是想莽著上,用得著在這裏停這麼久嗎?

有人問,“不知和灈陽城內的使君可聯系上了?”

章太守嘆氣道:“聯系上了,但如今灈陽被圍,消息傳遞不順,使君只傳話快攻,其余話皆無,所以我等只能便宜行事。”

什麼是便宜行事?

那就是聽章太守的,不必聽城內的刺史調遣。

於是有人提議道:“或許可以讓一部分兵馬去誘敵,其余人等提前埋伏好?”

“這個法子不錯,但派誰去呢?”

趙含章看向章太守,見他沒反對,竟然真的思索起來,目光還開始看向場上的人,似有似無的從她身上掃過。

趙含章:……

她忍不住舉手,“世伯啊~”

舉起來才想起來這不是課堂上,她又放下手,端坐著說話,“諸位叔叔伯伯們,大軍在此駐紮已有三日,這三日來陸續有援軍到達,距離灈陽城六十裏左右,距離匈奴軍營帳也才四十裏上下,你們覺得他們一無所知嗎?”

眾人一默。

趙含章指著邊上茂密的樹林道:“此時說不定匈奴的探子就躲在何處盯著這兒呢。”

大家一聽,脊背一緊,有人東張西望起來,發現他們四周都是駐紮的大軍後怒喝起來,“黃口小兒休亂唬人,這裏駐紮了兩萬大軍,那匈奴探子敢靠近嗎?”

主要是靠近了你也不知道啊。

趙含章看向章太守,章太守沈思了一下,覺得她說的有道理,於是問道:“三娘可有好的法子嗎?”

“沒有,”趙含章道:“我們能探得匈奴軍的底細,匈奴軍自然也能夠探得我們的人數,雙方情報如今是公開對等的,既然是對等的,搞虛的顯然不行,那不如鑼對鑼,鼓對鼓的對戰。”

“哼,趙氏也太自大了,這樣的大事竟然派個女娃娃來,趙家娘子,奉勸你一句,不懂就少開口,免得給自己宗族丟人。”

“這是大人的事,小娃娃老實聽著就是,別真以為帶了三千人來便多了不起。”

趙含章不理他們,就盯著章太守問,“世伯以為呢?”

“這……”章太守遲疑起來,看看他們,又看看趙含章,最後道:“三娘啊,你年紀小,或許讀過些兵法,但紙上談兵到底比不上真的運過兵,可以多聽聽叔伯們的教誨。”

趙含章笑著頷首,“世伯說的有道理。”

灈陽不能落在章太守手裏,趙含章垂下眼眸,若有所思起來,可惜未曾見過那位何刺史,不過他能在她祖父手底下拿到汝南郡鐵礦開采權,應該不弱。

趙含章給自己倒了一碗酒,低聲和汲先生道:“若能救下灈陽,小心些章太守,盡量保何刺史。”

汲淵低聲應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