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盟軍

趙含章指的是一片林子後,前面的林子正好可以做遮擋,而且後面是座小山,可做屏障。

魯錫元正想說在林中駐紮不方便,萬一有人放火,趙含章已經道:“暫時不知何時發起進攻,怕是要駐紮一段時間,讓人把那些樹給砍了搭建營帳,天氣漸冷,晚上別凍著了。”

趙駒應下。

趙含章見他明白了,這才帶上汲淵和兩個使者隨著魯錫元去主帳。

這是一片開闊的地方,營帳依山而建,趙含章他們過來時,士兵們正百無聊賴的躺坐在地上,看到有人來,懶洋洋的掀起眼眸看了一眼,然後又垂下眼眸,和身邊的人插科打諢。

巡視的士兵也只瞥了他們一眼,看到魯錫元便沒再管,由著他們進入營帳。

魯錫元直接帶他們到中帳前,這才勒停馬,魯錫元笑著請他們進去,撩開帳子道:“使君,西平趙氏的援軍到了。”

營帳裏正坐著說話的眾人齊齊扭過頭來看。

趙含章解下腰上的劍拿在手上,大踏步進去,一擡眼就對上了眾人的目光,她輕輕的掃過,看向坐在主座上的人。

這是一個挺大的營帳,上首擺了矮桌和席子,矮桌後坐了一個中年男子,面色和藹,留著兩撇小胡子,周身氣質文雅,聽到魯錫元的稟報正擡頭看過來。

看見趙含章,他略有些遲疑,“這是趙氏的哪位郎君,或是……”

趙含章露出笑容,上前抱拳行禮,“世伯,晚輩趙含章,出自趙氏長房,家中行三。”

趙氏長房不就是趙長輿一脈?

他們家只有一個孫子吧?

那不是行二嗎,行三的是……

章太守默默地看了趙含章一會兒,突然展開笑容,起身笑道:“是三娘吧?”

趙含章露出笑容,“正是,三娘拜見世伯。”

“快快免禮,”章太守讓她坐下,西平縣地位不高,但趙氏地位不低,所以考慮到她出自趙氏,座位特特安排在了章太守的下首,只是誰都沒想到她是個女的。

不過趙含章一點兒也不扭捏,也不推辭,帶著汲淵便上前坐下。

等倆人盤腿坐好,章太守這才一臉溫和的問,“怎麼是三娘領兵過來?你銘伯父呢?”

趙含章就嘆氣,“西平縣才逢大難,伯父一時脫不開身,便只能由三娘來了。”

難道趙氏除了趙銘外就沒有男丁了嗎,用得著一個女郎來領兵?

當下便有人不滿,哼了一聲道:“如此要事,趙氏也太不放在心上了,就派一個女子過來?”

趙含章輕蔑的瞥了他一眼,並不作答,而是扭頭問章太守,“世伯,不知何時進攻?可與灈陽裏面聯絡上了嗎?”

章太守沒想到她這麼直接,上來就問這麼緊要的問題,他忙安撫道:“打仗的事急不得,要知道一急就出錯,匈奴軍又兇殘,我們更應該穩著來。”

說的好有道理。

趙含章卻嘆氣道:“好叫世伯知道,我並不是心急,而是我們不能在外停留太久。”

“為何?”

趙含章就一臉憂愁,“世伯只怕不知,我西平才遭大難,夏收的糧食幾乎被搶掠一空,所以這次來帶的糧草不多,所以我想速戰速決,早點兒帶他們回去。”

章太守:……他實在沒想到,第一個和他討糧的竟然是才到的趙含章。

趙含章的話一出,底下的人各自對視一眼,也立即哭窮,“使君,我等出來時心急救援,帶的糧草也不多……”

“我等亦是。”

章太守就看向那兩個低頭站著的使者,沒好氣的道:“放心,等打退匈奴軍進到城裏,刺史應該不會虧待我等。”

趙含章問:“那何時打?”

章太守:“這不是一時可以決定的,待灈陽的消息回來了再說。”

趙含章乖巧的應下,表示她一切都聽章太守的。

章太守悄悄松了一口氣,想了想後道:“各路援軍應該都到齊了,晚上我設宴,讓大家互相見見,認識一番,也商討一下對敵之策。”

眾人起身應下,表示沒有意見。

章太守這才問趙含章,“不知三娘帶了多少兵馬來?”

趙含章道:“只三千人而已。”

章太守微微驚訝,三千人不少了,在眾多來援的隊伍中,可以排在前五名。

他不信一個小小的西平縣能出這麼多人,沒見更大的上蔡縣都沒來人嗎?

所以這是趙氏出的人?

看來趙長輿的死沒有破壞趙氏和東海王的關系,他們還是願意聽東海王調遣的。

章太守心中有數了,笑著讓他們先去休息,他則去準備晚上的酒宴,順便接見灈陽的兩位使者,他得想辦法聯系上灈陽。

趙含章一臉高冷的出去,把汲淵留了下來。

汲淵撐著腿起身,笑著與眾人行禮要告退,有一人攔住他,遲疑的問,“剛聽趙含章稱呼先生為汲先生,難道先生是趙中書身邊的汲先生?”

汲淵笑道:“正是汲某,沒想到這兒還有知道汲某人的人。”

“真是先生,久仰大名啊,”對方一臉驚訝的問道:“先生怎麼跟在一個女郎身後?”

話匣子這不就打開了嗎?

趙含章留下汲淵打探消息,她則帶著兩個部曲在營帳裏瞎逛起來,逛著逛著就摸到了糧草,又去看了一下她的馬,順便看了一下旁邊馬廄裏的馬。

看得出來,聯盟軍並不是很富有,這麼多人就這麼點兒糧草,馬也不多,看來大家都窮得很一致嘛。

趙含章搖了搖頭,帶著護衛朝那些懶散躺著的士兵們走去。

她現在年紀還不是很大,穿著盔甲,正是雌雄莫辨的時候,她不說,還真沒人發現她是女子。

所以她很快就和那些士兵坐在了一起,她拿出荷包裏裝著的炒豆子,分給他們一些後和他們嘮嗑。

士兵們看見吃的,紛紛熱情的圍過來,哪怕分到手的只有十幾顆豆子,他們也很高興。

吃人的嘴短,於是大家決定喜歡她,對她的問題,不涉及軍中機密的都回答了。

“你們三天前就到了?那一場仗都沒打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