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援軍

趙含章帶上新招的三千兵和趙駒跟著兩個使者去支援灈陽,路過上蔡縣時,把汲淵也給捎帶上了。

一將一謀士,趙含章對這個配置很滿意。

汲淵對這次出兵也很看重,道:“這是女郎第一次出現在人前,西平縣雖然已在您的掌控中,但那只是縣裏的人承認,能不能得到刺史和其他郡縣的認同,還得看這次。”

趙駒很不解,“既如此,為何不把我們的部曲帶上,帶這些新兵,他們能打仗嗎?”

汲淵摸著胡子道:“這叫進退得宜,女郎需要展現自己的能力,但又不能過於厲害引人忌憚,而且他們還不值得女郎損耗手中的精銳去救。”

趙含章一拍大腿,贊道:“先生說的對啊!”

她高興的道:“等到了灈陽,還請先生助我。”

汲淵摸著胡子笑道:“淵定不負女郎所托。”

一旁的趙駒不能理解,不就是出兵援助嗎,怎麼有這麼多的彎彎繞繞?

都是一顆心,有的人的心怎麼這麼多孔?

灈陽距離上蔡並不是很遠,急行一天便能到。

汲淵作為趙含章的謀士,在狼煙起便開始收集信息了,也沒少往這邊派人,所以他知道的信息比趙含章和柴縣令這兩個縣城掌控者還多。

“帶兵的叫劉景,是劉淵手下,其人殘暴,聽聞上次進洛陽,因為他晚了京兆郡亂軍一步,便一怒之下屠了兩條街,還遷怒虐殺了自己的前鋒。”汲淵道:“劉淵大怒,這才罰他領兵南下攻打豫州,現今劉淵稱帝,他必急於立功回去。”

“他能圍住灈陽半個多月,顯然不是魯莽之人,”汲淵道:“女郎對上他要小心些。”

趙含章:“也就是說攻打豫州是以他為主?”

汲淵點頭,“正是。”

“那石勒豈不是也要聽命於他?”趙含章問:“現在石勒在何處?”

“石勒不過是個流民軍,雖勇猛,卻沒什麼根基,兗州一戰,他被茍晞打得只剩下他一個人了,”汲淵看向趙含章,有些不解,“女郎為何如此關註他?”

自石勒從西平退去,趙含章一直讓人盯著石勒的去向,每隔一段時間還要和他詢問有關石勒的消息。

對石勒,比對劉淵的關註都多。

趙含章道:“不要小看了石勒,他雖是奴隸出身,但能力不在劉淵之下,劉淵今日的成就,誰知不會是他的未來呢?”

汲淵驚訝,“女郎是說,石勒將來也會稱帝?”

誰知道呢?

劉淵提前一年稱帝,歷史似乎改變了,又似乎沒變,誰知道將來石勒還會不會稱帝?

但人還是那個人,他的能力擺在那裏,總不會很差的。

灈陽和上蔡之間有一座山,官道從山間穿過,一座山給分成了兩半。

也正是因為有這座山阻隔,劉景久攻不下灈陽,便把附近的村鎮都搶了補給,卻一直沒到上蔡來。

隊伍在距離灈陽城八十裏時停下,不能再上前了,因為前面就是劉景駐紮的地方。

趙含章看了一下附近的地形,找了個易守難攻的地方暫時駐紮下來,然後找來兩個使者,“其他援軍在何處?”

使者道:“或許還在更前面。”

有一個使者攛掇道:“趙女郎既然已經到此處,何不趁著匈奴軍未曾部署突襲,正好與灈陽裏應外合,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也能在其他援軍到來之前立功。”

趙含章瞥了他一眼,用眼神表示,我是傻子嗎?

當然,她嘴上不能這麼說,因此道:“我第一次領兵出征沒有經驗,還是等其他郡縣的援軍到了再一起行動吧。”

趙駒大步過來,抱拳道:“女郎,斥候來報,東北三十裏處發現有軍隊駐紮,看旗幟應該是我大晉軍隊。”

趙含章一聽,高興的合掌,“人這不就來了嗎?走,我們去與他們匯合。”

當然不能直接帶著大軍莽上,因此趙駒先帶著一隊人趕去打探消息,他們則帶著大軍落在後面。

那裏還真是大晉的軍隊,全是援軍,除了各郡縣的人手外,還有東海王派來的一個參將。

匈奴大軍再次攻打洛陽,東海王生怕豫州陷落,洛陽成孤城,所以不得不派出一千人,目的是督促豫州各郡縣援助灈陽,速戰速決,將匈奴軍趕出豫州,他好一心對付沖洛陽來的大軍。

趙含章他們的隊伍剛到五裏開外便有人迎了上來,趙駒率先跑上來,低聲道:“是聯盟軍的人,特來接女郎的。”

趙含章微微點頭,低聲問道:“軍中是誰做主?”

“是汝陰郡章太守。”

“怎麼是他,東海王派來的參將呢?”

趙駒快速的回道:“不知。”

話音才落,迎他們的人也到了跟前,趙含章擡起頭來沖對方露出笑容。

對方也有點兒驚訝,沒想到領頭的是個這樣年輕的少年郎,長得這樣俊朗,雌雄莫辨,臉龐白皙如玉,甚至不比他曾經見過的衛叔寶差。

不過他臉上的驚訝也就一閃而過,很快收斂住,上前行禮,“在下汝陰郡魯錫元,不知郎君如何稱呼?”

趙含章挑了挑眉,伸手摸了摸自己高束的頭發,這才想起自己出門時為了方便,直接將長發束起,頭上戴著盔甲,身上穿的是親親五叔祖叫人給打的甲胄。

她露出笑容,幹脆壓了壓嗓子道:“在下趙氏含章,在家行三。”

“原來是趙三郎,不愧是趙氏,年紀輕輕便能領兵出征,快裏面請。”

汲淵和趙駒:……

一旁的兩個使者:……

不過他們還是把話憋到了肚子裏,沒有立即拆穿趙含章。

因為她也沒說錯,她的確叫趙含章,也的確行三。

趙含章打馬上前,和他走了一段,在距離營帳二裏處,他就指了邊上一個開闊地道:“還請郎君的隊伍在此駐紮,主帳那裏已經駐紮不下。”

趙含章也不想與人擠,不過這個位置……

趙含章左右看了看後笑著應下,“趙駒,帶著人去駐紮,此是出兵的大道,別讓大家擋住了路,我看那邊就不錯,你過去看看,若適合就在那裏駐紮下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