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騙子

眾人聞言撇撇嘴,他們西平縣已經有三個刺史府來的使者了,再多兩個也沒啥大不了的。

趙二郎最不怕,但他是個講道理的人,他住到縣城裏來的時候,阿姐叮囑過他,要遵守縣城的規矩,不讓人欺負,但也不欺負人,所以他很好心的回答問題道:“我叫趙永啊,我回來晚了,被關在了城外,正等在城墻下等城門開呢。”

“你不要發脾氣,我阿姐說了,來了西平縣就要守西平縣的規矩,他們已經去叫我阿姐了,一會兒城門就開了,”他頓了頓後又道:“你再兇他們我打你哦。”

使者:……

趙含章和傅庭涵快馬過來接人,他們才下馬,城樓上的人就跑下來稟報。

得知外面不僅僅是趙二郎,還來了兩個刺史府的使者,她便和傅庭涵對視了一眼。

總不可能是為前面三個使者來的吧?

“把城門打開。”趙含章露出最好的微笑,準備接待這兩位使者。

部曲沒來得及告訴她,其中一個使者好像被二公子給嚇暈過去了。

城門打開,趙含章和傅庭涵出來。

趙二郎一看到姐姐,立即沖上前去,半是邀功,半是澄清,“阿姐,我很乖的,很守規矩,他們讓我等,我就等了,是他們不守規矩,一直叫人開城門,然後就自己暈過去了,我沒打人!”

趙含章臉上的笑容就一滯,“暈過去了?為什麼?”

趙二郎真心實意的道,“我不知道啊。”

傅安上前,小聲稟報道:“回三娘,我們站在陰影處,使者似乎沒看到我們,我們一出聲,他們可能把我們當成了鬼魅,所以……”

趙含章懂了。

漆黑的夜裏突然冒出幾個人來,是個人都能被嚇死,何況這還是剛經歷過劫難的西平縣,最近的冤魂傳說肯定不少。

趙含章便把臉上的笑容收了起來,算了,既然溫柔開局已經不適用,那就換一種開頭吧。

趙含章沖部曲們一揮手,“請使者進城吧。”

部曲們繞過趙二郎這一夥人上前,將地上躺著的使者擡進去,把馬上的使者也“扶”下來擡進去。

兩匹馬被拉了進去。

趙含章伸手摸了摸兩匹馬,覺得這馬還不錯,很是滿意,“牽下去。”

汲淵去買馬,便是直接和馬商買,把價格砍了又砍,一匹最次的戰馬也要三十萬錢,上不封頂。

人被一路擡著往縣衙送去,趙含章這才上下打量趙二郎,神色平常的問道:“怎麼這麼晚?”

趙二郎道:“我去請安晚了,出來天就黑了。”

趙含章一楞,問道:“你請安結束是什麼時辰?”

“不知道啊,”趙二郎理直氣壯的道:“我不會看時辰,反正天已經黑了。”

“那你告訴五叔祖你要回城了嗎?”

“回城還要告訴五叔祖嗎?”

趙含章就聽明白了,她叫住要關城門的人,“派兩個人快馬去塢堡裏通知一聲,就說二郎已經回到縣城了。”

“是。”

趙含章道:“以後要是天晚了回城,要記得告訴長輩一聲,免得他們擔憂知道嗎?”

趙二郎乖巧應下,“哦。”

等回到縣衙,趙含章讓趙二郎和傅安下去洗漱和用飯,她則和傅庭涵去見兩個使者。

趙駒也在縣衙大堂裏,正圍著兩個使者看,見趙含章進來,立即低頭行禮,“女郎,人還沒醒。”

趙含章也怕人被嚇死,道:“請大夫來看看。”

另一個被綁起來的使者立即掙紮起來,嗚嗚的叫著。

趙駒得到趙含章的示意,上前將塞住嘴巴的布巾取下來。

“我是刺史府的使者,有緊急軍令要見趙縣丞!”

趙含章走到主位上,一屁股坐在了縣令才能坐的位置上,道:“趙縣丞不在縣城裏,有什麼事告訴我就好,刺史府有什麼緊急軍令?”

對方一瞪眼,楞楞的看著趙含章,半晌才找到自己的聲音,“你,你是趙三娘?”

趙含章挑眉,點頭,“正是在下。”沒想到西平縣外的人也知道她,真是意外的驚喜啊。

使者頓了一下後道:“我有緊急軍令……”

“嗯哼。”趙含章示意他繼續說。

使者無奈的道:“趙女郎能不能先給我松綁?”

“如今世道亂,不是誰穿一身官服便是官的,你說你是使臣,那緊急軍令在哪兒?”

使者見趙含章並不懼他,甚至連恭敬也沒有,只能道:“軍令在我懷中。”

趙駒就在他的衣襟裏摸了摸,不一會兒摸出一卷布絹,他忙交給趙含章。

趙含章解開,直接看。

使者張大了嘴巴,沒想到他們都這麼隨意。

看到是令他們援助灈陽的軍令,趙含章就微微松了一口氣,感覺一直懸在心頭的大刀落了下來。

她臉上表情一收,立即焦急的起身,拿著軍令便下來,“快,快把使者的繩子解開。”

她行了一禮後道:“使者莫怪,實在是近來騙子多得很,我不過是個小女子,獨自撐著一城,難免有些小心過度,得罪之處還請海涵。”

傅庭涵:……他們進西平縣的這些日子什麼都見過了,唯獨沒有見過騙子。

如果有,那也只有……

傅庭涵的目光落在了趙含章身上,嘴角忍不住輕輕上揚。

趙駒很聽話的把繩子解開了。

使者對上趙含章笑吟吟的目光,不知為何氣勢一弱,他輕微的打了一個寒顫,移開目光,“趙女郎,戰機不能貽誤,還請派人去請趙縣丞,讓他點兵去援灈陽。”

趙含章略過前半句,直接回答後半句,“可西平縣的兵早就打完了,現在西平縣無兵可調呀。”

使者微微皺眉,“趙女郎是在糊弄在下嗎,我進城的時候可是看了,城樓處鎮守的士兵可不少。”

“他們不是士兵,而是我趙氏的族人,不過是為了守候西平,這才勉強守夜,待縣衙重新招了衙役和駐軍,勢必要替換的。”

使者楞楞的看著她,“是趙氏族人?”

趙含章一臉嚴肅的點頭,“不錯,我趙氏是西平大族,族人遍布西平縣,凡姓趙的,沒有一萬也有五千,可以說西平便是我家,為了家人,我們暫時守一下城門也是應該的。”

使者:……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