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擔憂

趙銘盯著人把糧袋都搬進庫房,和看守庫房的人核對過數目後便簽字畫押,將庫房給鎖起來。

看到滿庫房的糧食,不僅外面的百姓,連部曲們的精神都不一樣了,“幢主,女郎可真厲害,就幾句話的功夫就得了這麼多糧食。”

趙銘:“都是真金白銀買的,你以為是平白得的嗎?”

“可那些錢也是那些老爺的呀,這不就和白得差不多嗎?”部曲喜滋滋,“庫房有糧心中不慌,幢主,再有兩天我們的軍營就建好了吧?”

趙銘問道:“那些俘虜還聽話嗎?”

“還行吧,最開始跑了幾個,都沒跑出多遠就被抓住殺了,後來他們看我們給他們吃的,也不虐待他們,就老實呆著不跑了,軍營修建的進度也快了。”

趙銘點頭,道:“讓他們加快速度,建好軍營就去地裏秋收。”

西平縣死了不少人,雖然地裏的莊稼也損毀了一些,但依舊有不少。

人力不足,光靠用糧食招工是不夠的,他們決定用上俘虜。

只不過田地多在城外,三百多個俘虜拉到外面去,很可能會跑掉,趙銘可不想浪費很多人力在監督上。

所以得先在城內把人馴服了再拉出去。

果然,等城中軍營建好,俘虜也被調教得差不多了。

趙銘將俘虜們分成三隊,一隊在城中修繕受損的房屋和街道;一隊被派往趙氏塢堡,助塢堡的人秋收;一隊則在西平縣裏收割那些已經變成無主田地的莊稼。

趙含章已經把俘虜未來半年的工作都安排好了,等秋收結束就送去馬場,哦,不,是牧場裏開荒,還有收回官衙的田地也要開始準備種冬小麥了。

三百號人呢,每天能耕種的地還是不少的。

趙含章也知道當下最重要的就是秋收,所以也拎著鐮刀下地去體驗生活,嗯,順便拉一下城中百姓的好感。

傅庭涵帶著鬥笠站在田裏看她,見她小心翼翼的割了一鐮刀後慢慢熟練起來,竟然就刷刷的往前割了,速度雖然比不上旁邊的人,但比他可快多了。

傅庭涵低頭看自己手中的鐮刀。

趙含章直起腰來看見,連忙問道:“是不是稻葉割手?要不你到田埂上等我,待我割到另一邊就回來。”

傅庭涵搖搖頭,“我只是在想,一穗就這麼點稻谷,那一畝的產量是多少?”

趙含章道:“那得晾幹了稱才知道。”

她也擡頭看了一下這黃燦燦的稻谷,“看上去挺好的,應該有個五六百斤吧?”

事實證明不是農民估算出來的數據是很不靠譜的,這一畝地脫粒後晾幹一稱,只有兩百二十三斤。

趙含章一臉的不相信,問來報數的耿榮,“是不是你們稱錯了?怎麼可能這麼少?”

耿榮:“……女郎,這個產量已經算很不錯的了。”

趙含章撓了撓腦袋,看向傅庭涵,“你還記得我們那兒的畝產是多少嗎?”

耿榮也看向傅庭涵。

傅庭涵掃了他一眼,拿起趙含章的手在她手心寫下一個大概的數字。

趙含章嘖嘖兩聲,“這差距也太大了。”

她沈思片刻道:“除了種子外,應該還可以通過改進耕作方法來提高產量吧?”

傅庭涵點頭,“還有小麥,中原及北方還是以面食為主。”

耿榮忍不住插嘴,“女郎,普通百姓是以豆飯為主。”

趙含章和傅庭涵對視一眼,“豆飯?”

果然是世家大族,連豆飯都不知道,耿榮正想著詳細解釋一下,趙含章已經摸了摸肚子道:“說的哪有親自體驗來得好?正好,到吃晚食的功夫了,走,我們出去蹭飯。”

耿榮默然不語。

趙含章拉著傅庭涵出去找晚飯。

她直接拉著他去靠近城門一側的那兩條巷道裏。

貧民窟裏的人多數被遷出來後多數被安排在了這裏,這裏的民居大多空了,趙含章將空的房屋回收分發下去,還有的人家只剩下孤兒,她就暫時登記造冊,打算等以後商業起來便出租,收益也能抵消一點兒養孩子的花費。

縣衙現在每天要養這麼多孤寡孩子,支出還是挺大的,耿榮知道,城中不少人都在觀望,等著看趙含章入不敷出時。

就連耿榮都覺得趙含章支持不了多久,到現在,城中的以工代賑也沒有停止,聽傅大郎君的意思,後續他們還要挖水渠等,不是發布役令,而是依舊以工代賑。

這就和

這就很出乎耿榮的意料,也讓耿榮更加擔心,他覺得這樣下去,趙含章可能連冬天都撐不過去。

本來西平縣誰當家做主對他來說都差不多的,趙含章畢竟是個女子,未必能長久,換個人也不錯。

但想到他現在每天見到的人,想到他現在手頭的工作,不可否認,耿榮覺得當下的西平縣生機勃勃,雖然剛經歷劫難,但上下一心,其態勢甚至比他父親和範縣令在時還要好。

所以他遲疑了一下還是道:“女郎,一味的善心未必是好事,縣衙收入有限,以工代賑只能一時,若過於寬松,只怕不長久,到時候政策驟然回落,只怕會招致許多不滿。”

趙含章已經盡量壓縮以工代賑的支出,可以說,現在一個成丁勞作一天的收入也就夠養活兩個人,這樣的工錢在她看來是極低廉的了,再壓,她和傅教授都要過不了心裏那道關卡。

而且,這些公共設施將來都會產生收益,遠的不說,就說修建水利工程,縣衙下的官田就受益匪淺。

可惜了,等冬天一過,大家都要忙自個地裏的活兒,趙含章會給他們分一定的土地,到時候官田再想以工代賑或者招工都難,還是缺人啊。

趙含章安撫耿榮,“我心中有數,放心,不會缺錢和缺糧食的。”

戰利品還沒花完呢,花完了戰利品,她手中也還有錢,前期投入本就是巨大的,她有心理準備。

投入巨大,收益才更大,當務之急是收服人心,若能收住整個西平縣的民心,將來這一片就都是她的後盾。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