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我來管

  建育善堂並不困難,此次西平之戰空下來不少房子,找幾間寬敞的房屋,稍加改一改就可以做成育善堂。

  傅庭涵之前做好了統計工作,誰是孤兒也是一目了然,甚至連裏面照顧孩子的人選趙含章都想好了,讓大的照顧小的,完全可以實現人力小成本。

  縣衙只需再分派兩個人管理就行。

  難的是學堂。

  老師沒有,其實老師還是簡單的,趙含章、傅庭涵,還有縣衙裏其他識字的官吏都可以暫時去授課,倒不是十分難。

  反正是粗養的,只要他們會認字和識數就行。

  難的是沒有書籍和紙張筆墨啊。

  一回到縣衙,趙含章還沒來得及宣布自己偉大的決定,耿榮和宋智便躬身稟報道:“女郎,縣衙裏沒有紙張了。”1

  趙含章隨口道:“沒有就買呀,沒錢了嗎?要不再募捐一次?”

  宋智:“……不是錢的問題,而是縣中的書鋪被一把火給燒了,現在我們有錢也買不到紙張。”

  耿榮道:“而且紙張貴重,之前傅大郎君用量巨大,這幾天縣衙的紙張用量已經占到往年的三分之二。”

  傅庭涵驚訝,“你們平時用紙這麼少?那戶籍公文這些怎麼記載傳遞?”

  宋智哪裏知道?

  耿榮因為父親曾是主簿倒是知道一些,他道:“戶籍一般是三年修訂一次,其余事情可以讓吏員和衙役下鄉口口相傳。”

  這樣傳遞信息也太慢了,而且會耗費去大量的人力。

  趙含章問,“紙張比人力還貴嗎?”

  宋智覺得她這一問堪比惠帝的“何不食肉糜”,他道:“自然,紙張之貴,豈是人力可比的?”

  趙含章就扭頭看向傅庭涵,“那我們還得造個紙?”

  傅庭涵努力的回想紙張要怎麼造,這個沒有公式,他也沒有學過,但信息大爆炸的時代,他也是有所了解的。

  趙含章沖他嘿嘿笑,自得起來,“我知道怎麼造。”

  倒不是她好奇的去研究,而是在當音樂老師時,因為帶有交換生,有時候學校為了宣傳一下本國的傳統文化,曾經讓她帶著學生去拜訪過造紙的手工藝者。

  她雖然看不見,但可以聽,觸感還很靈敏,當時她可是將紙張形成過程中的各個變化都摸過了。

  宋智和耿榮楞楞的看著趙含章,“女郎會造紙?”

  趙含章並不避諱,矜持的點頭道:“會一些,不過這不是一朝一夕能造出來的,既然紙張沒有了就去買,西平沒有,上蔡還能沒有嗎?”

  她道:“還有新息,這幾個近的地方都派人去買。”想到這段時間他們的耗紙量,她道:“多買點兒。”

  其他的東西她弄不出來給傅教授,還能在用紙上委屈了他嗎?

  她做數學題時最煩躁的就是草稿紙不夠。

  趙含章回到書房就開始做計劃書,列出他們要做的事,發現他們竟然要做這麼多事。

  趙含章捏著筆沈思起來,傅庭涵過來看了一眼,轉身就走。

  趙含章回神,忙叫住他,“庭涵,你說我們是不是需要可以管事的縣丞和主簿?”

  雖然她設了縣丞和主簿,但她突然發現他們兩個竟然都不在縣衙裏幹活兒。

  汲淵也就算了,他正在跑買馬的事,上蔡那邊也需要他盯著,暫時離不開情有可原,但趙銘……

  趙含章用心之心熊熊燃起,“你說我三顧茅廬銘伯父,他會不會……”

  “不會,”傅庭涵道:“小心三顧之後被關在塢堡外面進不去。”

  趙含章一聽,便壓下了心中的想法,“算了,現在地盤還小,等再大一點兒說。”

  趙含章想了想後道:“育善堂讓陳四娘去試試,她是女子,孩子的戒備心也要淡一些;學堂……我得再想想交給誰。”

  傅庭涵道:“交給我吧。”

  “嗯?”趙含章扭頭看向他。

  傅庭涵道:“教育是最重要的,既然你想將來用他們,那就要從現在起培養他們的忠誠度,還有對事物的認知慣性,不然,學壞了,他們將來就有可能站在反對你的那一方。”

  傅庭涵和趙含章都知道,她現在能做西平縣的主,一是因為西平縣剛經歷過劫難,而趙含章是救了西平縣的人;二是她手上有兵;三則是因為,當下沒有出現一個能夠與她爭奪西平縣的人。

  可將來西平縣步入正軌,甚至越來越龐大的時候呢?

  到時候她身上的短板就會被放大,比如她是女子出身,比如,她沒有官身。

  所以他們用人也不是誰都用的,他們一直在著力挑選和培養自己的人手,為的就是預防將來出現這樣的情況。

  但挑選出來的人哪裏比得上他們從小就培養起來的人?

  他們的思想,他們的認知幾乎是一張白紙,可以由著他們描繪。

  這麼一想,傅庭涵越發堅定了,“學堂交給我吧,縣衙這邊的事情你可以多交給耿榮和宋智。”

  趙含章便心中有數了,第二天便把縣衙的人都叫來宣布,提宋智為縣丞副手,暫代縣丞之職,耿榮為主簿副手,暫代主簿之職,以後縣裏的事情都聽傅庭涵的,當她和傅庭涵的意見相悖時再聽她的。

  眾人:“……

  他們默默地扭頭去看傅庭涵。

  就見傅庭涵先拱手應道:“是。”

  眾人只能跟著應下,不過對趙含章的威勢有了進一步的認識。

  把事情一件一件的交代下去,趙含章每天就各處巡視,確認事情都在有序的完成,然後就去找西平縣的各家坐一坐,從他們手裏買些糧食。

  這時候糧食還是挺好買的。

  相比於金銀珠寶,糧食就要廉價很多,因此當時亂軍多沖著金銀財寶去了,對於糧食,他們也就搬一些,所以各家的糧庫大多保存了下來。

  夏收結束,這會兒各家都不缺糧食,只是缺錢,畢竟當時凡看上去是大戶的人家都被搶了。

  那些金銀大多被作為戰利品落在了趙含章手裏。

  趙含章撫恤了戰亡和受傷的部曲後又拿了一些來犒勞眾人,剩下的都在她口袋裏。

  現在這些金銀轉了一圈又回到那些老爺手中,只是付出了一袋又一袋的糧食。

  趙駒帶著人去各家搬出來一袋又一袋的糧食運回糧庫,縣城裏的人們看見那麼多糧食,皆精神一振,幹活兒更有精神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