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跪下

  趙瑚看見趙含章,不由端坐起來,“西平縣不忙嗎,你怎麼回來了?”

  趙含章讓趙二郎跪下,“帶二郎回來拜見七叔祖。”

  趙二郎之前已經跪了好幾個人了,很是熟練,跪下後就哐哐的磕頭。

  趙瑚默默地接受了, 他在身上摸了摸,摸出一塊玉佩遞給趙二郎,“去玩兒吧。”

  他看向趙含章,興味的道:“我這還有塊玉佩,侄孫女也磕一個?”

  正要坐下的趙含章一聽立即停住了,她認真的想了想, 很幹脆的撩起袍子跪下。

  趙瑚沒想到她這麼幹脆, 嚇得從席子上爬起來,大腳無措的往後退了兩步,“你你你……”

  趙含章仰起腦袋看他,溫柔的笑道:“七叔祖,我非君子,要玉無用,您給我別的東西吧。”

  趙瑚很後悔自己一時的口嗨,躲在一旁問,“你,你想要什麼?”

  “我是個俗人, 就喜歡田啊,地啊之類的。”

  趙瑚沒想到她野心這麼大, 跪一下就想奪他家產, 氣惱不已,因此膽怯的上前一步,指著她道:“伱, 你休想,我不給!”

  “七叔祖還沒聽我說要哪裏呢,怎麼就不給了?”趙含章道:“不是什麼好地方,價值比一塊好玉差遠了。”

  趙瑚便問,“你想要哪塊地?”

  趙含章跪在地上道:“就城西郊外靠山的那一片,您看,咱家的塢堡在城南郊外,地多在這一片和城東郊外,您在城西的那一塊都沒怎麼種,留著也是丟荒,不如送給三娘吧。”1

  趙瑚就努力的想,想了半天沒想起來,他扭頭問管家,“我們家在城西郊外還有地?”1

  管家想了想後道:“有的,早幾年汝南鬧災,跑了許多人,縣衙征不上稅,日子過不下去,範縣令就召了大家去買地,太爺您大氣,一眼相中了那片有條小河經過,所以在那裏買了百來畝地, 只是……”1

  管家討好的笑道:“只是家中緊缺人手,那裏離得又遠,就種不到那邊,只能便宜些招了幾戶佃戶,種不完,就一直丟著。”

  聽著不是什麼好地,趙瑚松了一口氣,見趙含章還跪著,他便矜持的坐下,整理了一下袍子後道:“不就百來畝的地嘛,給你就給你了,不過你給我交個底兒,你拿那片地幹什麼?”

  趙瑚道:“你可別糊弄我,要說種地我是不信的,你手中這麼多地,還能沒地種?”

  趙含章道:“我拿來放牧。”

  她道:“您也知道,我現在養著這麼多部曲呢,什麼馬呀,牛呀,羊呀,消耗大,自己養便宜些。”1

  趙瑚就自覺以為她是為了肉放牧的,嫌棄的撇了撇嘴道:“你也太小氣了,不就是為飯桌上那幾塊肉嗎,竟然還給我跪下了。”3

  趙含章就沖他笑,然後磕了一個頭,“謝七叔祖賞賜了。”

  趙瑚嚇得往後縮了縮,然後又支棱起來,揮手道:“起,起來吧。”1

  然後讓管家去把那片地的地契找出來,不就是百多畝不怎麼耕作的地嗎?1

  他有的是!

  趙瑚告訴自己不心疼,但背過身去,臉上的表情卻有些苦。6

  趙含章將地契收進懷裏,笑瞇瞇的和趙瑚道:“七叔祖,等明年我牧場弄好了請你吃羊肉。”

  管家看趙含章走了,不由道:“太爺,您既怕她,何故又去辱她呢?”

谷迎  趙瑚梗著脖子道:“誰說我怕她的,我是她長輩,她給我磕個頭怎麼了,我受不起嗎?”

  管家小聲嘀咕,“那也不該說那樣的話,傳出去對三娘名聲多不好呀……”

  聽荷也有些生氣,小跑著跟上趙含章,“女郎,七太爺也太欺負人了。”

  趙含章瞥了她一眼,“哪兒欺負人了?”

  “他讓你跪下。”

  趙含章不在意的揮手道:“他是長輩,我是晚輩,跪一下有什麼要緊?逢年過節要賞錢的時候我們不也得跪嗎?”1

  “那如何一樣,剛才他說那樣的話,分明是在折辱女郎,”聽荷道:“女郎現在可是西平縣的主君,這樣的事傳出去,別人要誤會女郎搖尾乞憐,軟弱可欺怎麼辦?”

  趙含章停下腳步,點了一下她的鼻子笑道:“真有人這樣認為,我還高興一些呢,走吧,今日的目的達到了,我們去看看新到手的地。”3

  她不是沒錢買,只是小戶之家的地好買,大戶人家的地,尤其這種連成一片一片的地,只要不是手頭缺錢,誰會賣地?

  “讓二郎在塢堡裏玩兒,告訴他天黑之前回城就行,我們先走了。”

  等趙銘知道趙含章來了塢堡時,她已經跑沒影了。

  來稟報的青年趙樂道:“銘叔父,七叔祖當著下人的面就讓三娘下跪磕頭了,您說她心中會不會記恨?”2

  趙銘頭也不擡的翻著手中的書卷看,“有什麼可記恨的,你們平時少磕了?”1

  青年:“可當時七叔祖還說三娘是為了幾塊肉下跪磕頭,如此折辱……”

  趙銘掀起眼皮來看他,平淡的道:“長輩但有所賜,不論貴賤晚輩都要受著,怎麼,賞你們幾塊肉就嫌棄肉賤不接了?”

  青年:“……不敢。”

  趙銘就冷哼一聲,斥道:“不敢就好,別說是幾塊肉,就是給你一杯涼水,只要是長輩給的,你也得雙手接著,枉你讀了這麼多聖賢書,連你三妹妹都不如,還不快退下。”

  青年躬身退下。

  趙淞卻和他兒子不一樣的認識,知道這事以後氣呼呼的去罵趙瑚,“不就百來畝的地嗎,你狂什麼,要不願意送你就和她拿錢,折騰一個小孩兒,你丟不丟人你。”

  趙瑚坐在一旁不吭聲。

  趙淞:“你不就生氣琉璃之事嗎,此事子念也有份,你怎麼不去辱他?吃軟怕硬的東西。”

  趙瑚:“……五哥,那是你兒子。”1

  趙淞大手一揮,“我不介意,你去吧。”7

  趙瑚無言以對。

  趙淞罵完了才問,“三娘要那塊地做什麼?她缺地?”

  趙瑚撇了撇嘴道:“大哥給她留了這麼多田地,怎麼會缺,而且老八還給她換了這麼多,說是拿去放牧,多半是舍不得用自己的好地。”

  趙淞就皺眉,“好好的地怎麼拿去放牧?我等又不是胡人,讓佃戶長工家養一些就夠了,怎麼還特特的建牧場不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