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想要征兵令

  趙含章用最快的速度梳洗好坐在了趙銘的對面。

  聽荷低著腦袋端上來一盤包子,一盤餅,一盤雞蛋和一壺奶。

  趙銘木然的看著,“你早食吃這麼多?”

  趙含章拎起壺給趙銘和傅庭涵各倒了一碗奶道:“不是還有伯父和庭涵嗎?”

  趙銘:“我不吃。”

  趙含章給自己倒上,“吃些吧,就算茶點了。”

  “不早不午,這樣用食小心壞了胃口, ”趙銘道:“凡用食都應該饑三分知道嗎?這樣胃有余量,方有氣力處理食物,似你這樣暴飲暴食的……”

  趙含章道:“我沒暴飲暴食,伯父,我還在長身體呢。”2

  她道:“我又習武,要養力氣, 胃口便大了一些,不過今日的量是算了您和庭涵的, 不信您問他。”

  傅庭涵拿過一個雞蛋磕開,沖趙銘點頭。

  他剝了雞蛋遞給趙含章。

  趙含章不好意思的沖他笑笑,接過,“我自己就可以來。”1

  趙銘便沈默了一瞬,略過這個話題,“劉淵稱帝了。”1

  趙含章沒有多驚訝,他都能在永嘉元年打進洛陽,此時稱帝還有什麼不可能的呢?1

  “他還會出兵洛陽嗎?”1

  趙銘沈吟:“來的消息說他集結了二十萬大軍,要進攻洛陽,這一次應該不只是為劫掠, 不僅會出兵洛陽, 還有我們豫州。”

  趙含章就沈思起來, “上次他們是準備不足, 知道打了洛陽也守不住, 所以退去了, 這一次他既有備而來,顯然是想徹底拿下洛陽。”

  “東海王也不是吃素的, ”趙銘道:“當時事發突然,他的大軍都在外面, 加之和皇帝內鬥,想要殺他的威風,這才退出洛陽,這一次,不管是為了他自己還是大晉,他都不會再退了,劉淵未必能打進去。”

  “只是這樣一來,我們豫州也沒有救兵了,現在灈陽還被圍呢。”

  趙含章就好奇的問,“刺史被圍在灈陽,其他郡縣不來援助嗎?”

  趙銘想了想後道:“或許是他的威望不足吧,一個月前,張刺史被召回洛陽,領兵去往京兆郡,何太守被晉為豫州刺史。”

  也就是說,新刺史上任還不到一個月呢,還是從他們汝南郡太守直接晉升的,其他郡縣可能心裏不服, 所以見死不救。

  趙含章嘖嘖兩聲,“都這時候了還內鬥,一旦匈奴南下進到豫州,誰都別想善了。”1

  趙銘就看著她問,“若是刺史的出兵令過來,你是出兵不出?”

  趙含章道:“出啊,只要他給我征兵權,我義不容辭的去救他。”

  趙銘楞住,“你真去救?”

谷歕  趙含章點頭,“當然真去,伯父,覆巢之下無完卵,在匈奴兵南下前,須得把境內混進來的匈奴軍打出去才行,不然任他們在境內肆虐,遭殃的是我們。”

  趙銘心內贊同,只是他還是有些心痛,“我們養的部曲可不易。”1

  趙含章喝了一口羊奶道:“所以我需要征兵令。”

  雖然西平縣現在在她手上,她招兵買馬也沒人跳出來說個“不”,但到底於理於法不合,這不適合她良民的形象,所以她需要一個程序正義。1

  趙銘默默地看著她,“你都私自養了這麼多私兵和部曲,還強求什麼征兵令?”

  “伯父可別冤枉我,我部曲就一百多個,他們還都是祖父給我的,是合乎禮制的,剩下的那些都是莊子裏的長工和佃戶,為的是來保護族人和莊園才來的西平,他們連西平人都不算,他們是上蔡人。”1

  趙銘被她的無恥震驚住了。3

  不過他也放心了,揮了揮手道:“你心中有數就好,我若是刺史,我一定會強下令讓各郡縣出兵灈陽,但聽從的不會很多,伱不要為一股意氣就沖在前面,匈奴軍是要驅除,但你不能拿趙氏的人命去填。”1

  趙含章表示明白,“您放心,我一定茍著來。”3

  趙銘:“什麼?”

  “咳咳,就是,我一定小心謹慎,絕不魯莽。”趙含章立即夾了一塊餅給他,“伯父,您嘗嘗我家的餅子,廚娘根據我的口述做的,裏面是肉餡,很好吃的。”0

  趙銘低頭看,餅子兩面金黃,被切成了三角形狀,從切口可以隱約看到裏面的肉沫,聞著的確很香。1

  趙銘夾了一塊,略略品嘗,入口酥脆,然後是肉和蔥花的鹹香,他略一挑眉,道:“在面上灑些芝麻就更好了。”3

  趙含章略一想,豎起大拇指道:“伯父厲害,我怎麼沒想到這點兒?聽荷,去讓廚娘再烙一張來,這一次灑點兒白芝麻。”

  趙銘聽得通體舒泰,這一刻,他終於知道父親為何那麼喜歡和趙含章說話了,即便他知道她是在有意拍他的馬屁。6

  “伯父,匈奴軍南下,那我們的信還送得出去嗎?”

  趙銘:“問題應該不大,他就是南下,也不可能斷絕所有道路,我已經寫信送往洛陽了,最多再有四天,族長應該就收到了。”

  趙銘和劉越石沒什麼交情,只能通過趙仲輿。

  劉越石,名叫劉琨,越石是他的字,他還有個頂厲害的哥哥劉輿,字慶孫,他們兄弟兩個和趙仲輿一樣,都是二十四友之一,年輕的時候出了名的浪蕩子。1

  但人家也是真聰明,尤其是劉輿,聽說他遍閱天下兵簿、倉庫、牛馬、器械和水陸之形,只要是在檔案文籍上有記載的,沒有他不知道的。

  是趙含章做夢都想得到的人才。2

  不過,她也就想想而已,此人現在是東海王的左長史,被對方認定為至親心腹。

  而且,趙含章扭頭看了一眼傅庭涵,心中哼哼,她現在有傅教授了,劉輿會的,傅教授將來一定比他還要厲害。5

  劉琨能出任並州刺史,就是因為他哥劉輿的舉薦,雖然並州很快就要淪為孤城,但不可否認,劉琨也是因為據守並州成為了一代名臣。

  趙含章眼饞劉琨背後的鮮卑勢力,中原很少能買到好的,大量的戰馬,但如鮮卑一樣的放牧民族就不一樣了,他們的馬多,牛多,羊也多。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