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北面稱帝

  “先安排他們在大牢裏住下,過兩天讓他們修城門去,城中很多事都需要做呢。”

  傅庭涵同情的看了他們一眼,但為了趙含章和他的安全,他還是點頭了,“好。”

  於是一揮手,便有人上來把三人拎到大牢裏關起來。

  趙二郎這才找到自己說話的空隙, 連聲喊道:“姐夫,姐夫。”

  傅庭涵看見趙二郎也不由的露出笑容,伸手摸了摸他的腦袋,問趙含章:“怎麼把他也帶來了?”3

  “成伯管不住他,汲先生最近會很忙,我阿娘只會逼他讀書,他一煩躁就騎馬亂跑, 所以我幹脆把他帶來了, ”趙含章道:“明天讓他也帶著他那一什小兵去幹活兒。”

  只要不是認字讀書, 趙二郎覺得哪怕是去摔磚和搬磚頭都快樂,所以沖著傅庭涵嘿嘿的笑。

  傅庭涵溫和的沖他招手,“行,明天我讓季平帶他,走吧,先去用飯,你們餓了沒?”

  趙二郎搶答道:“餓了, 餓了。”

  趙含章問道:“你也沒吃飯嗎?”

  傅庭涵:“沒有。”

  他忙忘了。

  三人便先去用飯。

  傅庭涵盤腿坐在趙含章對面,哪怕來這半年了,他依舊不習慣盤腿而坐,他道:“現在就有簡易的凳子和椅子了,我們推廣推廣吧。”6

  趙含章笑著點頭, “好, 你可以根據自己的習慣讓工匠們打一套, 把家裏的家具都換了, 縣衙裏的也可以換了, 等以後來的人多了,不必我們特意做什麼, 自有人會學了去。”

  “我這兩天已經把人口統計出來了,其中匠籍、良籍和奴籍都做了一個大概的規劃,你回頭可以看看。”

  趙含章驚訝,“工作了這麼大,你是怎麼做到的?”2

  “以前縣衙裏的文書和吏員,還活著的,我把他們都召回來了,他們都識字,基本上是我說,他們照著吩咐做的,”傅庭涵道:“我就統計了一下數據,名單和入檔這些事是他們做的。”

  趙含章呼出一口氣,“那就好,我還怕你不懂休息,要熬壞身體的。”

  傅庭涵沖她笑笑,“不會。”

  趙二郎吃著飯,擡起頭看他們, 總覺得怪怪的。3

  趙含章對上他的目光,示意他繼續吃,“看什麼, 食不言不知道嗎?”4

  傅庭涵差點兒咳嗽起來,他偏過頭去忍住笑,好一會兒才滿眼是笑的回頭看她,“那我們……”

  “我們邊吃邊說,”趙含章給他夾了一塊肉,和趙二郎道:“我們大人在商量事情知道嗎?”3

  趙二郎懵懂的點頭。

  趙含章這才把她的打算說了。

  傅庭涵覺得他們應該要做一個長遠的規劃,於是等吃過飯,把趙二郎支走以後,倆人就關在書房裏說悄悄話,“伱的理想安全區是多大呢?”

  趙含章:“我的最低目標是汝南郡,最大目標是拿下整個豫州。”

  她道:“不然很難在後面的亂流中生存。”

  “時間呢?”傅庭涵問道:“整個豫州,那目標就太大了,你想好用什麼借口了嗎?現在我們在西平還能隱蔽著來,一旦擴大到整個豫州,那可就躲無可躲。”

  趙含章道:“我計劃是五年內拿下汝南郡,如果到時候我們還離不開這個世界,那多半就是走不了了,剩下的時間裏就拿下豫州。”

谷窿  “現在的歷史已經有些改變,但人沒有變,所以我想,歷史還是會大差不差,五年之後,各地稱帝的人會很多,我們占去一個豫州,並不是很引人註目。”趙含章對於這點並不怎麼擔心,“我們可以根據實際情況調整方案,和劉淵石勒等人相比,我們實在是太不值得一提了。”

  傅庭涵隨口問道:“劉淵什麼時候稱帝?”

  “明年吧。”1

  劉淵表示並不,在從洛陽退去以後他就開始著手準備登基的事,他的謀臣們也認為他可以稱帝了。2

  畢竟,他可是連洛陽都攻進去的人。

  王彌幹脆給他弄出一個祥瑞來,並帶著一大批人馬歸順。2

  劉淵大喜,於是選了一個良辰吉日便昭告天下,他登基為帝了,他取年號為永鳳,遷都平陽。2

  消息傳出,天下嘩然。

  當然,大晉的臣民是不認他的,劉淵面上也表現得不在意,但轉身就組建大軍,命人再次南下進攻洛陽,以及向著中原之地豫州進攻。

  趙含章忙了好幾天,又趕了一天的路,所以難得的睡懶覺,第二天日上三竿還在呼呼大睡。

  趙銘收到消息趕到縣衙時,只看到傅庭涵在衙門坐鎮,紙上全是一些他見都沒見過的筆畫,而趙含章還賴在床上。

  趙銘深吸一口氣,走上前去,“庭涵,讓人去把三娘叫過來。”1

  傅庭涵還在算著自己的東西,聞言楞楞的擡頭,好一會兒這話才到達腦子,他反應了一下後道:“她太累了,讓她多休息一下吧,伯父有事不如和我說。”

  趙銘低頭看到紙上密密麻麻的符號,忍不住讓話題飄了一下,“這是什麼?”

  “戴爾猜想。”

  趙銘有聽沒有懂,“戴爾猜想又是什麼?”1

  “對有理數域上的任一橢圓曲線,其L函數在1的化零階等於此曲線上有理點構成的Abel群的秩。”傅庭涵頓了頓後道:“我一直想要證明的兩個猜想之一。”11

  趙銘默默地看著他,更加沒有懂,他不得不把話題扯回來,“讓她別睡了,快起來,我有重要的事與她說。”

  趙銘頓了頓後道:“劉淵在北面稱帝了。”

  他又看了一眼案桌上密密麻麻的東西,發現自己是真的一個字都不認識,便問道:“你們這麼閑?不是說西平縣現在百廢待興嗎?”

  傅庭涵理所應當的道:“任務都安排下去了,只要不出錯,我們偶爾去看看就好,出了錯,他們會上來稟報的。”1

  該他做的數據統計已經做完了,剩下的事他能做,但別人更能做,傅庭涵覺得自己不能去搶他們的工作。1

  不過他還是起身去叫趙含章,劉淵竟然稱帝了,昨晚上他們才說他會第二年稱帝呢。

  看來和已知的歷史相比,這個世界的進程反而是加快了。2

  傅庭涵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只能根據自己的心意來。

  傅庭涵敲了敲門,在偏房裏做針線的聽荷立即出來,“姑爺。”

  傅庭涵放下手道:“銘伯父來了,把含章叫起來吧。”

  聽荷一聽,立即推門進去,著急的去推趙含章,“三娘,三娘,出大事了,銘老爺來了。”

  讓長輩抓到睡懶覺,這可是很失禮和有損名聲的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