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得手

出了大牢,趙含章就把兩封信一並交給汲淵,當著縣令的面道:“聯系他們,有多少馬就買多少,不拘是成馬還是馬駒,錢不是問題。”

柴縣令感動不已,一臉感激的看向趙含章。

汲淵接過,應了一聲“是”。

趙含章扭頭和柴縣令道:“使者那裏就有勞縣君穩住,買馬還需要一段時間。”

想到趙含章給的錢和琉璃,柴縣令一口應下,表示沒問題。

趙含章當即便帶著汲淵離開,常寧看著她背影消失,幽幽嘆了一口氣,出於幕僚的職業道德,他還是提醒了柴縣令一句,“縣君,趙三娘怕是不會把馬送來,不過她應該也不會讓使者就這麼回去,近日您還是不要請使者外出,縣城裏見到他們的人越少越好。”

柴縣令一臉驚悚,“你是說……”

常寧沈靜的點頭。

柴縣令打了一個寒顫,立即道:“不可能,那可是刺史的使者,趙三娘吃了熊心豹子膽敢殺人?”

常寧想,刺史現在陷在灈陽,能不能活下去都是問題,有什麼不可能的?

而且,就算趙含章真殺了使者又怎麼樣?刺史有證據嗎?

沒有證據,他敢到上蔡或者西平來拿趙含章嗎?

常寧提醒道:“縣君,上蔡伯的食邑在上蔡,在這裏,趙三娘可以用的可不止莊園那點兒人,別說遠在灈陽的刺史,就是您親自帶人,只怕也帶不走她。”

柴縣令臉色有點兒發白,心驚膽戰的回縣衙去了。

再面對使者,他兩腿就有點兒虛,不過還是扯出笑來招待他們,他拿出了趙含章給他的錢和琉璃。

使者們看見這等好東西,臉色總算是和緩了許多,不過依舊堅持兩百匹馬不肯松口,不管柴縣令怎麼說都沒用。

柴縣令沒想到自己給了他們這麼多好處,對方都不肯松口減一些,頓時也有些氣,幹脆露出口風,“趙氏的三娘已經在和人買馬,只是馬匹珍貴,未必能買來這麼多,還請使者們寬容一二,您看一百匹如何?”

柴縣令道:“本來馬場給郡守的馬應該是三十匹,其余的則是各縣均分……”

“這是戰時,誰跟你本來,本來的?”使者甚是傲氣,擡著下巴道:“上面說了要兩百匹便是兩百匹,這馬場放在你們上蔡縣裏,你們既有本事挪用,就要給還回來!”

那也只挪用了九十八匹好不好,剩下的十匹本來就是他們上蔡縣的。

柴縣令被訓斥了一通,最後還是得賠著笑,等回到書房,他臉上的笑容就一落,忍不住狠狠的一拍書案,“欺人太甚!”

常寧若有所思道:“縣君,趙三娘顯然不懼刺史,她現在又占了西平,將來和刺史的官司還多著呢,而上蔡情況特殊,您何不在此時選一方站定?”

“趙三娘不過一女流之輩,你讓我選她?”柴縣令喘著粗氣道:“刺史現在是被困,但他再被困,那也是一州刺史,免我還不是一句話的事?”

常寧才燃起的鬥誌就又熄滅了,他又恢復了死人臉,嚴肅的點頭道:“縣君說的也有理。”

趙含章和汲淵都不急著去見馬商,既然要買馬,那自然要準備一些好東西。

“豫州地處中原,如今戰馬珍貴,很少能有大量的戰馬賣到這裏來,我們一直苦於沒有途徑,這一次總算是有了進展,”趙含章和汲淵道:“先生不要吝惜財物,一定要盡快摸清他們的底細,只要他們能給我們買馬,我們可以適當的多付出一些。”

汲淵也興奮的應下,“買下來的馬駒?”

“先收著,等馬頭出來,我想辦法把他們都弄到莊園裏來養馬,”趙含章道:“可以自己養,還是自己養比較好,不然總受限於人。”

汲淵嘆道:“可惜郎主的人脈都給了二太爺,不然和北邊的將領聯系聯系,從他們的途徑買馬也不錯。”

趙含章:“比如?”

汲淵想了想後道:“比如劉越石。”

趙含章摸著下巴沈思,“劉越石啊……”

趙含章決定回去找趙銘深入的談一談,“這件事我來辦,這邊買馬的事就交給先生了。”

汲先生表示沒問題,然後問道:“縣衙裏的使者怎麼處理?”

他可不會認為趙含章真的會把買來的馬給使者。

趙含章道:“後日我回西平把他們都帶上。”

趙含章還是很禮貌的,她並不想平白無故的殺人,雖然汲淵和常寧都提議殺了才最安全。

但……

誰都是第一次做人,她特殊點兒,第二次做人,那就得更加珍惜生命的不易,所以她也願意珍惜別人的生命。

只要不是在戰場上,她願意對旁人慈悲心一些,於是她親自去縣衙,邀請上三位使者一起去西平取馬。

三位使者第一次見到趙含章,他們在到上蔡後不久就聽到了趙含章的大名。

知道她是趙氏的三娘,趙長輿的孫女,西平縣和趙氏塢堡被圍,是她和縣衙借兵去救,把馬場裏的馬也都給借走了。

不過他們沒想過找趙含章,畢竟他們只負責取馬,所以就盯著馬頭和柴縣令逼就行,至於他們怎麼完成如任務那是他們的事。

被趙含章找上門來,三個使者都有些意外,想了想後問道:“為何不把馬送到上蔡來?”

趙含章道:“使者們要求的馬匹數量多,我一時湊不出來,便和叔伯們借了一些,但叔伯們覺得我年紀小,怕不是被人騙了,所以一定要見到使者們才肯給,故只能勞煩使者們跟著走一趟了。”

使者一聽,本來蠢蠢欲動想去的,立即不想去了,“這是你們的事,我們只管取馬,現在距離限定的時間不差幾天了,你們要是再拿不出來,休怪我們這裏不念情面。”

他們才不去趙氏塢堡呢。

趙氏在汝南郡都是數得著的大戶,連刺史都要退一步,去了萬一被扣下,他們理都沒處說去。

趙含章見他們竟如此警覺,不由嘆息一聲,盯著他們問,“你們真的不去嗎?”

三人對上她的目光,忍不住對視一眼,都升起不好的預感來。

趙含章往後退了一步,兩根手指往前一點,秋武立即帶著部曲們撲上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