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任命

不過朝廷沒怎麼把他的折子放在心上,翻了翻後就丟在那邊,都沒拿到朝會上說,只是在東海王議事時提了一句,“被趕跑的匈奴軍潰逃到了汝南郡西平一帶,西平縣縣令及主簿殉城了。”

東海王不在意,問道:“灈陽還在打?”

“是,汝南刺史還在堅守灈陽,正在和朝廷求援。”

大家看向東海王,所以派不派兵去救?

東海王思索片刻,發現自己派不出人手了,於是找了一圈,他道:“令潁川刺史去救。”

眾人:……

潁川去年遭災,今年日子也過得極為艱難,百姓外逃不少,還有不少災民加入了流民軍,自己揭竿到處做盜賊,派潁川去救?

東海王繼續道:“讓汝南給潁川出軍糧。”

眾人一想還真可以,汝南現在缺人,而潁川缺糧,正好。

於是都沒反對。

傅祗聽得額頭一抽一抽的,但想到現在陳兵洛陽之外的茍晞,和收了一大半的京兆郡,他也沒反對這個建議,只是道:“王爺,南撤的匈奴軍必須清理,若不趕他們出江南,洛陽以東的就會丟失。”

東海王簡單粗暴的問道:“我還有兵馬可派嗎?或許你問問陛下可否派禁軍出去平亂?”

傅祗道:“王爺何不說服成都王和茍刺史先一致對外禦敵?”

東海王這段時間壓力極大,煩躁不已,直接道:“難道我不想嗎?奈何門下沒有三寸不爛之舌的謀士,不如傅中書代本王走一趟?”

傅祗沈默了一瞬後點頭應下,表示願意去見一見茍晞。

東海王不覺得他會成功,冷笑著讓他去。

趙仲輿見他們商量完這件事了,便道:“西平縣令殉城,應該給他們派個新縣令去,王爺可有合用的人選?”

東海王現在就缺人,他怎麼會派人去西平那樣被匈奴圍住的小縣城?

又不是什麼重要關塞,因此不在意的揮手道:“諸位愛卿看著辦吧。”

其他人都知道西平是趙仲輿的故鄉,因此也樂得賣他一個面子,紛紛問道:“趙尚書可有推薦的人選?”

趙仲輿道:“縣令的人選沒有,縣丞倒是有一個……”

趙仲輿推薦了自家侄子趙銘。

便有人道:“我記得趙銘早年定品,定了中品,那他出任縣令綽綽有余,為何只定縣丞?”

趙仲輿道:“他沒有經驗,目前只有做縣丞的才能。”

可他當了縣丞,還有誰敢去西平當縣令?

不說趙氏是西平望族,就說趙銘的品級,他都中品了,那當他的縣令,怎麼也得是個中品或者上品吧?

但不管是中品還是上品,誰會去一個小小的西平縣當縣令,而且還有可能受制當地士族?

大家都覺得趙氏太裝,直接縣令就是,假裝謙虛給誰看啊?

不過大家還是很有面子的恭維了一下後同意了,汲淵為主簿的任令也就是捎帶手的事,沒幾個人留意到。

而留意到的人叫傅祗。

趙銘當縣丞已經夠奇怪了,汲淵竟然跑去當主簿,那空出來的縣令到底要給誰?

或者說方便誰?

傅祗覺得他好久沒和孫子聯絡,是時候去信問候一番了。

趙仲輿回到家中,告訴趙濟,“寫信告訴子念,就說他拜托的事辦成了,朝廷的公文不日就會到達西平。”

趙濟應下,他也很不解,“父親,子念為何不直接做縣令,而是要做縣丞?”

他哪裏知道?

趙仲輿道:“你可以去信問一問他。”

趙濟不想問,顯得自己智商很低的樣子。

趙仲輿疲累的揉了揉額頭,沈默了一會兒道:“告訴子念,朝廷如今沒有兵馬援助汝南,讓他一切小心,若不行,便帶著族人北上,暫時躲避此次戰亂吧。”

趙濟聞言一驚,“情勢竟如此嚴重了嗎?”

“有消息來稱,劉淵要北面稱帝了,此時他若能打下豫州,那便是在天下人面前立威。”

趙濟不解:“王爺為何不派兵去驅趕匈奴軍?”

“王爺是沒想到匈奴軍退去時會往南去,他先派兵去收服了長安,如今京兆郡收復了一大半,不能前功盡棄。”趙仲輿嘆氣道:“只能看傅祗能不能說過茍晞了。”

只要茍晞退兵,那東海王就能擠出一點人手來支援豫州。

但是,這都不是一朝一夕能辦成的事,趙仲輿還是希望趙銘能夠立起來,保住西平,保住趙氏塢堡。

他的目光落在案桌上的信上,汲淵給趙銘當下手,他們這是收服了汲淵嗎?

有汲淵在,多少有些勝算吧?

雖然匈奴兵在豫州肆虐,但朝廷的通訊沒有被攔截,趙含章很快收到了公文。

沒錯,公文是直接送到縣衙來的,所以是趙含章收的。

來送公文的士兵很驚奇,他沒想到現在縣衙做主的似乎是個女郎,他左右看了看,問道:“趙銘呢?”

趙含章柔柔弱弱的道:“伯父回塢堡去了,他不知使者會送公文來,我這就派人去請伯父回來。”

士兵沒懷疑,問道:“久嗎,我還得回去復命。”

“不久的,我們趙氏離縣城不遠。”士兵便當趙含章是趙銘的家眷,估計是打理後院的,只不知為何到前院來了。

趙含章起身離開,讓秋武來招待人,“看緊了,別讓他到處亂走,也別讓他聽到不該聽的。”

秋武躬身應下,“是。”

趙含章讓人去塢堡裏請趙銘,她則回書房裏繼續處理公務。

趙銘很快趕來,接了公文以後寫了回執給他,將公文交給了趙含章便拍拍屁股又要走,走到門口他想起了什麼,回頭道:“汲淵……他還在上蔡吧?”

趙含章滿意的看著手中的公文,聞言擡頭沖他笑道:“這裏暫時還用不到汲先生。”

明白了,她就是要確保縣丞和主簿都是她的人,以便她掌控西平而已。

趙銘想了想道:“一旬了,你也該回塢堡見見族老們了。”

現在西平縣已經穩定下來,一切都回到了正軌上,她的確是要處理一些後續問題了。

她不僅要回塢堡,還得回上蔡一趟,不知道這段時間上蔡縣的柴縣令能不能睡著覺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