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搶人

趙含章對更夫道:“你領他們去縣衙登記。”

趙含章偏頭看向他們,“範縣令戰死,戶籍丟失,這是你們唯一一次有可能重新分到土地的機會。”

有個老人忍不住出聲問道:“那賦稅……”

趙含章道:“西平遭此厄難,還要和朝廷懇求賑濟糧呢,哪兒還有稅糧上交?”

趙含章直接做主,“金秋的稅糧全免了。”

眾人眼中迸發出驚喜,就是交出財寶的人心也不堵了,高興的抱在了一起。

趙銘讓部曲將地上的財物都收起來,跟著趙含章離開。

少年看得一楞一楞的,忙追上趙含章道:“女郎,他們就沒交完,我知道還有好幾家撿到了珍珠和金塊。”

“是嗎?那挺可惜的,”趙含章隨口應了一聲,停下腳步扭頭看他,“你叫什麼名字?”

“我,我沒有名字,我現在是女郎的人了,女郎幫我取個名字吧。”

趙含章想了想後道:“有個字做名字不錯,義,這是西平,你就叫平義吧。”

少年眼睛大亮,壓抑住興奮道:“謝女郎賜名,女郎,我能跟您姓嗎?”

趙含章對他笑了笑道:“那你還得再努力。”

趙駒瞥了那小子一眼,有些不悅。

不是誰都可以跟隨主子姓的,趙氏的部曲上千,能得族長賜姓趙的,也就那麼幾個而已。

這小子剛進來就敢提這樣的要求,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平義身邊的兩個少年扯了扯他的衣角,平義立即道:“女郎,我兩個兄弟也沒名字,您給他們也賜個名吧。”

趙含章看向另外兩個少年,見他們都眼巴巴的看著她,她便指了比較高的少年道:“既然他取了義字,那你就取忠字吧,平忠。”

她看向另一個少年,“平信。”

三個少年都激動起來,跪下給趙含章磕頭,謝她給的名字。

趙含章沒讓他們離開,而是讓他們跟在身邊帶路,別看他們年紀不大,又住在貧民窟裏,但有膽子在兩方交戰時溜出去撿財寶的,知道的消息可就太多了。

比如,“這是宋老爺家,他家被搶去了很多金銀珠寶,我偷偷看見,一箱一箱的往外擡呢。”

趙含章問:“他們家也甘願?”

“不願意有什麼辦法?亂軍打進去了,他們家死了很多家丁,不知道最後躲在哪裏避開了亂軍的搜找,你們打退了亂軍他們才出來的。”

趙含章心中就有數了,她直接去了宋家。

既然要慰問,那自然是平等對待,每一家都不落空。

宋家一片狼藉,的確是元氣大傷,大門處竟然無人看守,部曲敲了半天門才打開。

看到趙含章帶著這麼多人出現在門口,開門的人腿一軟,差點兒跪在地上。

趙含章伸手扶住他,上下打量過他後問道:“你姓宋?”

青年點頭。

趙含章道:“難怪有些眼熟,我是趙家的三娘,來看看你爹。”

青年默默地道:“宋家家主是我哥。”

“哦,”趙含章立即道歉,“郎君看著挺年輕的,令尊真是老當益壯。”

宋智:……

趙含章本想在門口慰問一下就走的,畢竟縣城這麼大,還有許多地方需要她走呢。

但她聽到了宅院深處傳出來的一些聲音,耳朵動了動後也不客氣,擡腳就走進去“我來看看各家的情況,你家還好吧?”

宋智道:“多謝女郎關懷,家中雖悲痛,但還能支撐。”

趙含章點頭,正要順勢問一問他們傷亡的人數,就聽到裏面爆發出女子的大哭聲和尖叫聲來。

趙含章便不問了,加快腳步走過去。

宋智忙跟在身後,竟也不阻攔,見趙含章往裏,還趕忙跑了兩步追上去給她引路。

見她看過來,宋智就對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低頭躬身道:“我大哥在這邊。”

趙含章跟著他走,很快就繞過影壁到了一個院子裏。

院子裏一堆人正在拉扯一個年輕女郎,一個中年婦人正在竭力阻止,擋在那年輕女郎身前。

趙含章站在影壁旁問道:“這是在做什麼?”

氣得臉紅脖子粗的宋老爺臉色凝滯,反應過來,連忙上前行禮,“三娘怎麼來了?”

“城中民心惶惶,我出來安撫一下,”趙含章目光落在那年輕女郎身上,她記性,一眼就認出了她,前不久她剛把人從亂兵那裏搶回來,趙含章收回目光,問道:“宋老爺家中這是出了何事?”

宋老爺自然不能把醜事往外說,因此尷尬的笑道:“沒什麼事,只是家中死了不少人,女眷有些受驚嚇,一時吵鬧起來。”

趙含章就看向那年輕女郎,臉色一沈,肅然道:“這就是娘子的不是了,打仗已經那麼殘酷,人能活下來已是萬般不易,你有幸活著,應該珍惜這條命,撫慰親人,怎能在此悲痛之時讓親人更添悲痛?”

她雙眼含淚的看向趙含章,倆人互相註視半晌,她眼淚簌簌而落,朝著趙含章便恭恭敬敬的跪下,雙手枕在額前磕下,哽咽應道:“唯,謹遵女郎的教誨。”

宋太太驚訝的看著兒媳婦,不由扭頭去看趙含章。

宋老爺臉都綠了。

趙含章卻是一挑眉,本想勸完就走的,她這會兒卻不想走了,幹脆上前兩步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她目光掃過她的發型,笑問,“是宋家的姑太太,還是媳婦?”

她道:“我娘家姓陳,在家中排行四,夫君宋二郎。”

趙含章就問:“宋二郎呢?”

陳四娘眼淚差點兒落下來,她道:“夫君被亂軍所殺。”

趙含章嘆氣道:“節哀順變。”

轉而卻問道:“你識字嗎?”

陳四娘楞了一下後道:“與家兄一起讀過幾本書。”

“那你可願意暫時到我身邊來幫幫我?”趙含章回頭和宋老爺道:“宋家主,西平縣現在百廢待興,正是用人之際,不知您可願意讓陳四娘到我身邊來幫忙?”

宋老爺楞了一下後道:“三娘要是需要用人,不如讓我二弟去幫忙?”

趙含章看了一眼宋智後笑道:“都來,我缺的可不是一個兩個。”

宋老爺沈吟片刻便應了下來。

趙含章這才告辭,和宋智及陳四娘道:“今日你們先休息,明天一早來縣衙找我。”

宋智和陳四娘一起應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