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貧民窟

縣城裏的情況很不好,家境稍好一些的,基本都被搶掠一空。

有人死亡,也有人受傷,趙含章帶著人一家一戶的看過去,有些人身上還在冒血,沒有藥,只能躺在床上等死,還有的,全家死得只剩下一個人了。

要不是趙含章帶著人進去,把他從死人堆裏挖出來,恐怕不會有人知道還活著。

趙含章讓人把重傷者擡到縣衙醫治,和趙駒道:“讓更夫去傳令,所有受傷者送到縣衙去醫治。”

她道:“縣衙庫房裏的藥材都還在,你親自帶人去接管城中的藥鋪,所用藥材先記著,以後縣衙來還。”

趙駒就小聲問,“那到底是以後的縣令還,還是我們還?”

趙含章瞥了他一眼道:“自然是縣衙以後誰做主誰還,反正先接管了,把大夫都請到縣衙去,還有城中的穩婆,獸醫,有一個算一個,都請到縣衙去。”

趙駒一臉恍惚,“穩婆和獸醫……”

“都是受的外傷,他們多少會處理,比你們還略強一些。”

趙含章感嘆道:“看來我們不僅得要養馬,還得培養一些技術型的人才,比如醫療工作者。”

趙駒只聽懂了一半。

轉過巷道,這又是另一個世界,房屋低矮,是木棚搭建結構,連街道都變小了很多。

趙含章他們一進來,木棚裏便鉆出幾個衣衫襤褸的人來,躲在茅草後面戒備的看著他們。

趙含章上下打量他們,見他們身上似乎沒有外傷,便沖他們招手。

幾人沒上前。

趙駒臉一沈,大步上前,那幾人見他兇神惡煞的,轉身就要跑,但趙駒動作更快,手一伸就抓住了人的後……

第126章貧民窟,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領子,對方正要掙紮就被捏住了後脖子,他立時不敢動了。

另外兩個也沒跑掉,部曲們在趙駒動手時便上前了,很快就把人抓了過去。

三人被押到趙含章面前跪下。

趙含章蹲下去和他們面對面,見他們也才十多歲的樣子,便嘆氣問,“你們跑什麼?”

三人小心翼翼的擡頭看了一眼趙含章沒說話。

趙含章打量了他們一下,沖一個部曲揮手。

部曲立即進屋翻找,很快在床底下翻出一卷布包,打開一看是兩串珍珠和一個銀碗。

部曲拿出來交給趙含章。

看到這卷布包,三人都激烈的掙紮起來,趙駒按住人,拍了對方腦袋一下,“老實些!”

三人漲紅了臉,一個少年大聲嚷道:“這是我們的?”

趙含章問:“哪來的?”

三人沒說話了。

趙含章轉手將這卷東西交給部曲,盯著他們的眼睛問,“殺人了嗎?”

三人恨恨的瞪著趙含章。

趙含章微微一笑,拍了拍他們的腦袋道:“不錯,沒殺就行。”

見他們要走,少年不服氣,大聲道:“這是我們撿的,撿到就是賺到,是我們的。”

趙含章本來都要走了,聞言又蹲了回來,盯著他看了看後一笑,“說的不錯,但這城裏的亂軍都是我的人殺的,殺他們的時候為了不貽誤戰機,我不許他們撿拾財物,現在戰事結束,這些都是戰利品,我自然要拿回來的。”

趙含章毫不介意他身上的臟汙,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子,我不能讓我的人出了血,還什麼都賺不到吧?”

說罷起身就要走。

少年突……

第126章貧民窟,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然喊道:“你還要人嗎?我,我也能打仗。”

趙含章低頭看他,“你?”

少年漲紅了臉道:“我又不比你小,你能殺人,我也能!”

趙含章便點頭,“行吧,那你就跟著吧。”

少年立即爬起來,看了一眼眼巴巴看著他的兩個兄弟,忙道:“他們也行。”

倆人連連點頭。

趙含章很大方,揮手全收下了。

少年咽了咽口水問,“女郎,我們也能和你的部曲一樣,以後打仗也能收錢嗎?”

趙含章道:“那不叫收錢,那叫賺錢,部曲會有軍餉,打仗若順利,還會有些戰利品分。”

“說到打仗,你們這裏似乎沒被亂軍踏足?”

“他們來了,看到我們住得破破爛爛,沒有東西搶就又走了,”少年轉了轉眼珠子,小聲道:“女郎,我知道還有誰家私藏了財寶,若是我告訴您,翻出來後能不能給我一些?”

趙含章轉頭看了他一眼,突然一笑,大步朝前,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和趙駒道:“讓人回去調一隊兵馬來。”

很快,這跨越三個街道的貧民窟就被圍住了,一直躲在屋裏當不知道趙含章他們來的人終於忍耐不住,悄悄的伸出頭來打量。

趙含章掀起眼眸,示意更夫上前。

更夫就拿著鑼鼓上前哐哐的敲起來,他聲音洪亮,悠長延綿,一聲接著一聲道:“老少爺們出來了——趙三娘請諸位出來一見。”

連著喊了三聲,大家都還只是縮在門口和窗口後面張望,沒人到街上來。

趙含章和更夫道:“告訴他們,現在不出來,一會兒我就要讓部曲們一一去請了,我縣衙裏還有人,要不要再調些兵馬過來?”#br……

第126章貧民窟,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r#聲音不小,足夠這破破爛爛,沒有多少遮掩的一整條街都能聽到。

立即有人從門裏出來,拉著一家老小縮著脖子上前,挪了半天才來到趙含章面前,也不敢說話,就往前面放了一把扯斷的銀壺和兩串錢。

趙含章沈默的看著。

有了第一個,很快便有了第二個,大部分人是空著手出來的,只有少部分人拿著東西,皆是路上撿來的財物。

看來膽子大的人還是少部分,不過也不代表他們就全拿出來了。

趙含章看著地上零零散散的東西,並不把它們放在眼裏,也沒有追究可能藏匿的財物,等所有人都到齊了,她才慢悠悠的道:“如今縣城大量缺人,先前戶房被亂軍亂翻,丟失了一些戶籍,不能肯定你們都還在上面,今日既然出來了,你們全都到縣衙去重新登記入冊,待我清點好了縣城裏的荒地,會按戶給你們分一塊地,趁著冬天未至,先把小麥種下吧。”

眾人楞住,怔怔的看著趙含章。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