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打探消息

趙淞已經準備好了糧食,還有一箱子珠寶,一箱子琉璃。

琉璃是趙含章前幾日送到塢堡裏拖趙淞賣給西平的有錢人家的。

他直接一箱子擡了出來。

一車車的糧食被運出來,趙銘讓人打開了兩個箱子,讓石勒看到箱子裏的珠寶和琉璃。

石勒看見,忍不住打馬上前幾步,在吊橋前堪堪站住。

趙含章見狀,伸出手讓人遞上來一個琉璃杯,然後沖石勒扔去。

石勒一手接住,放在掌心賞玩,“你們趙氏果然豪富,這樣的好東西竟然能拿出這麼多來。”

“為了送走石將軍,我不得不有些誠意。”

石勒看到杯子才染上的鮮紅,知道這是趙含章掌心的血,他微微一笑,“其實還有一個辦法,你我之間不必這樣你死我活,只要你們降我”

趙含章打斷他,“石將軍,若能投降,昨日我伯父便降了,而我趙氏塢堡以一千多人的人命死守塢堡不是為了到我這兒來投降的。”

石勒目光深沈的看著她。

趙含章道:“你我都知道,石將軍在汝南不會停留太久的,這是中原,朝廷不會坐看中原丟失,總會派大軍前來。到時候石將軍倒是可以拍拍屁股走人,我趙氏的根卻在這裏,到時候我們又該怎麼辦呢?”

所以趙氏不會降。

為百年積累的名聲,還有在外遊歷的趙氏子弟,他們也不能降。

石勒不再說話,手一揚,讓人上前檢查糧食。

趙氏塢堡的人緊盯著上來的人,緩緩的退下,把糧車讓給他們,只是眼中掩飾不住恨意。

趁著他……

第121章打探消息,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們檢查清點的功夫,趙含章和石勒聊點天,“石將軍要招兵買馬靠攏劉淵,為何不去潁川,而來汝南呢?”

石勒疑惑,“潁川?”

“是啊,潁川,”趙含章道:“潁川災情嚴重,百姓流離失所,到處是難民,去那裏招兵買馬可比進汝南強搶快多了。”

站在馬下的趙銘額頭開始跳動。

石勒:“潁川太靠近洛陽了。”

“但汝南在中原腹地,你進來容易出去可不容易,”趙含章道:“劉淵連洛陽都打進去了,還怕區區潁川嗎?石將軍來此實在失策,若是去潁川,劉淵恐怕還要高看您一眼。”

石勒冷笑道:“我來汝南就是劉將軍指使,你一個小小女郎懂什麼?”

“我雖是女郎,但我從小在祖父身邊讀書,自認還是懂得一點兒的,”趙含章道:“要我是石將軍,我就不會想著投靠劉淵。”

她道:“羯胡一直受匈奴驅使,為下等人,石將軍天縱之姿,已經在冀州打下一片天地,為何要轉投劉淵呢?”

石勒並不覺得自己會比劉淵厲害,他是真心想投劉淵,不過趙含章說的話讓他心裏受用,於是多說了一句,“劉將軍為匈奴貴種。”

“石將軍祖上難道就是清貧奴隸嗎?往上數幾代,誰不是將王之後?”趙含章道:“我聽說石將軍的祖父曾是部落首領,所以您和劉淵,誰又比誰低賤呢?”

石勒驚訝的看向趙含章,他是奴隸出身,小的時候是貧農,十四歲上出來做腳夫,然後就開始被官兵們抓去做奴隸,換了一個又一個主子,每個主子都把他牲畜般使喚,被驅使著做最苦最累的活兒。

除了幾個朋友外,所有人都看他不起,這還是第一次有士族跟……

第121章打探消息,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他說他不低賤的。

石勒感興趣起來,幹脆告訴她,“我在冀州把東贏公司馬騰殺了。”

司馬氏是趙氏的主子,趙氏不是忠臣嗎,他倒要看看她還能不能說他不低賤。

趙含章卻眉頭都沒皺一下,和石勒道:“那冀州不就是你的天下了,為何要來汝南?”

石勒興味起來,哈哈大笑道:“我沿路下來,告訴盜賊們我殺了司馬騰,他們皆拍手叫好;告訴晉室官員,他們皆指著我大罵反賊,只有你,竟然問我為何不留在冀州,哈哈哈哈,小女郎,莫非你們趙氏也要反了他司馬家?”

趙含章搖頭:“司馬騰自己就是亂臣賊子,他死了,實乃晉室幸事,石將軍是忠臣啊。”

趙銘:

石勒也楞住了,“我是忠臣?”

趙含章肯定的點頭,“對,石將軍若是帶此功績去洛陽投名,東海王必定要封您一個官做的。”

石勒一聽,撇撇嘴道:“司馬家的人,誰跟誰都是仇人,若是站在東海王那邊算,我說不定還真是忠臣,原來你們趙氏是東海王的人啊。”

趙含章沒反駁,而是與他閑話家常,“石將軍不留在冀州,是因為成都王司馬穎嗎?”

石勒冷笑,“他有何可懼的?要不是茍晞”

他頓了頓,沒再往下說。

趙含章就笑道:“茍晞運兵入神,聽說他有‘屠伯’的名號,石將軍是要暫避他的鋒芒嗎?”

石勒心中冷哼,屁的暫避鋒芒,他是被茍晞打得只剩下一個人了,沒辦法才逃出來的。

本來他想直接去上黨招兵買馬後投靠劉淵,但逃到一半聽說劉淵已經攻入洛陽,不日就要稱帝開國,他想趕上熱乎……

第121章打探消息,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的,於是便也南下,直奔洛陽而來。

他一邊走一邊收集人手,靠著一身力氣和一張嘴巴,也威脅和說服了不少人來給他當手下。

然後快到洛陽時碰到了撤出來的劉淵大軍。

劉淵很高興的接受了他的投靠,又派了他出來劫掠,他們想把豫州這一片都咬下來,以洛陽為分界點,將來東面是屬於他們的,往西則還是大晉的,暫時不動。

石勒自然不可能告訴趙含章這些,但如果一個趙氏塢堡都那麼難啃了,他們真的可以拿下整個汝南,整個豫州嗎?

趙銘留意著石勒的神情,輕輕地拉了一下趙含章的馬鐙,示意她到此為止,再問下去就要壞事了。

趙含章雖然很惋惜,但依舊聽勸的收住了話頭。

石勒的人也檢查好了,確定布袋裏都是糧食,便對石勒點了點頭。

石勒招手,讓人把東西都擡過來,他看向趙含章,“趙娘子,希望以後我們不會再遇見。”

趙含章也道:“我也希望不再遇見石將軍。”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